宋六小姐又道:“郁小姐为何要先给你们家小姐?”

阿福觉得宋六小姐有点胡搅蛮缠了,语气也就带着几分不耐,道:“郁小姐和我们家小姐住隔壁,离我们家近一些,就先送去我们那里了。”

宋六小姐听着就要跳脚,却被宋七小姐一把按住,对阿福和双桃道:“你们快去送东西吧!我们也要回去了。”

阿福和双桃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却看得出宋六小姐很暴躁,宋七小姐很着急,不敢在这里多留,匆匆福了福,就快步离开了这里。

宋六小姐就忍不住发起脾气来:“那个姓郁的到底和裴家什么关系?徐小姐和杨三太太跟裴家的女眷住了最好的禅房我无话可说,那姓郁的凭什么也住了进去?他们裴家这不是欺负人吗?”

话音一落,她顿时知道自己说错了话。

妻凭夫贵。同理,裴家怎么对待宋家,正说明了宋家在裴家眼中的地位。

宋家这几年对裴家奉承得厉害,宋家觉得只有自家知道,自然不愿意让彭家的人知道。

她忙补救道:“彭家姐姐,我昨天可是一夜没有睡着。你们睡得好吗?”

彭家和宋家联袂而来,也就比邻而居。谁知道他们看似住在裴家女眷的隔壁,厢房后面的小花园却紧挨着寺院的外墙,平日非常地幽静,现在山下的小商贩上山摆摊了,不免有人在墙外搭了棚子暂居,市井之人,说话大声不说,还喜欢深夜喝个小酒,吹吹牛。寂静的夜晚,动静就显得格外地大。

宋六小姐起床就发了通脾气,找到宋四太太委婉地问能不能换个地方住。

宋四太太选在这里住,就是因为和裴家的女眷能离得近,怎么会听宋六小姐的抱怨。

宋六小姐回到自己屋里就又发了通脾气的。

这个时候突然发现郁棠住进了东边最清静的禅房,她怎么能不气愤!

彭八小姐望着郁棠院子的方向,目光闪烁,没有说话。

彭七小姐温和地笑道:“我们昨天也没能熟睡。不过,在外面都是这样的,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宋六小姐却是个忍不住的。

宋七小姐脸色很难看,抓住她道:“你想怎样?和郁小姐换个地方住吗?那也要看四伯母答应不答应?裴家愿意不愿意?你是不是准备不管不顾,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宋六小姐想到今早宋四太太紧绷着的脸,喃喃地道:“我,我就是气不过!”

气不过又怎样?他们宋家如今求着裴家,难道还能去质问裴家不成。

宋六小姐神色一黯。

彭七小姐看着,笑了笑,道:“这位郁小姐,是得打听打听了。不知道谁和她熟?”

第二百三十章 不和

郁棠当然不知道她一个小小的举动引来了宋、彭两家女眷的注意。

重新调整了心态后的郁棠,不仅很顺利地抄完了佛经,还兴、致、勃勃地尝了冰米糕。

和他们临安的水晶糕有点像。不过他们临安的水晶糕是用木薯粉做的,亮晶晶的,更晶莹一些。丰城的冰米糕是用江米做的,更白一些。

可见很多糕点都是差不多的,只是换了原料再换个名字而已。

郁棠决定给裴宴也抄几页佛经,让菩萨保佑他一切都顺顺利利地。

去送糖果点心的双桃回来了,还带回了徐小姐送的回礼。她道:“徐小姐为人真好,见我拿着有些吃力,还让阿福陪着我去了几位裴小姐那里。不过,几位裴小姐不在,说是出去逛集市了,我把东西留下后就回来了。”然后还讲了路上遇到了宋、彭两家女眷的事,但没有告诉她宋小姐的刁难,只说了她们采了夹竹桃回去:“阿福见几位裴小姐都不在,就跟五小姐屋里的婆子说了一声。阿福说,反正我们把该说的都说了,至于五小姐屋里的婆子跟不跟二太太提,宋小姐和彭小姐她们会不会因为夹竹桃出什么事,那就看她们的运气了。就是菩萨知道了,也不能说我们没有帮宋家和彭家的小姐们。”她还充满了感激地道,“小姐,我觉得我这次跟你出来跟对了。认识了阿福她们我才知道我有多笨,我以后一定多看多想少说话,好好地跟她们学学怎么服侍小姐你。”

郁棠直笑,道:“你这是准备一辈子都做仆妇了?不准备放籍了吗?”


r81.dzhhyy.com  kmh3.dzhhyy.com  f1kbs.dzhhyy.com  hr0.dzhhyy.com  00476.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mlgsk.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