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几个月的磨练,这些女工大多都是熟练工了,这从水泥瓦的残次品直线下降就能得到证明。

力气大的男人们负责搅拌水泥和往工作台上运送搅拌好的水泥,以及把制作好的里面有水泥瓦胎的模具送到外面的晾晒棚里进行阴干。

带着水泥瓦胎的模具在晾晒棚里要经过二十多个小时的凝固后才可以和模具脱离,模具投入循环使用,水泥瓦胎继续阴干养生。

这就是水泥瓦生产的整个程序,这些程序里搅拌水泥是最消耗体力和耽误时间的活儿了。

现在能不能制作出一个搅拌机呢?

那种圆桶式的搅拌机就俘现在万峰的脑海里。

几十年后大兴土木的时候,这种东西可是遍地都是,万峰上一世在建筑工地搬过砖,送过水泥,对这玩意再熟悉不过了。

一台电动机,一个圆形的搅拌鼓,几道钢丝绳,一个下面带小轱辘的固定架子和几个电源开关。

这就是一台搅拌机的全部组成,没什么技术含量,大概难度最大的就是那个搅拌桶的制造了,不知道以红崖县现在的工业实力能不能把搅拌捅制造出来?

把这个想法印在脑海里后万峰又到晾晒棚里去看看那些正在养生的水泥瓦以及少数过了养生期可以外卖的成品瓦。

现在洼后有两台大车往县城里送瓦,一天送出的瓦达到了千片。

一千片瓦按照合同的价钱是九十块,刨除各种成本外还可以有三十几块的利润,单单水泥瓦一项,洼后小队一个月就有近千块的利润。

赶上年景好洼后队一年才会有个三千两千的盈余,洼后人怎么会没有干劲儿。

社员们四处分散都开始回家了,诸艳和江雪却没有走而是叫住了万峰。

“栾凤让我们下来干裁剪了,你说这个好还是踩缝纫机好?”诸艳发问,江雪在边上听风。

“你们现在做衣服裤子能拿下来吗?”

“能,就是做衣服慢点。”

“就是说学会了呗?”

诸艳和江雪同时点头。

“那么裁剪呢?”

“刚开始学,栾凤才开始教我们,本来我们在缝制上就要开始记件了,现在又得学裁剪,还得学十天半个月的一晚上才两毛钱。”

“要不我们现在开始做衣服,不管后期那些扣眼熨烫只做成型的话一晚上三个小时我们可以做出一件多的衣服,两天就能挣将近七毛钱。”江雪对诸艳的话进行了补充。

典型的小农意识。

“按理说你们在栾凤家也是待了有半个多月了,也应该明白里面的道道了,你们没发现裁剪可是比缝制快很多吗?现在栾凤制订的服装加工价钱是多少?”

“裤子连裁带做是三毛,衣服是四毛,其中裤子裁一毛做两毛,衣服裁一毛三做两毛七,高档的好像是全套一块钱。”

啊,加工费涨价了?这个败家娘们!自己就做主了?她当老子是透明的呀!这个必须要收拾一顿了,三天不打这货就要上房揭瓦了。

按照这败家娘们的玩法,这一件衣服的成本可是多出了足足一毛钱呀!

他们现在的出货量,这一天凭空一块多钱就没了,那可是可以买一斤半猪肉的钱呀。

这哪里是一个合格资本家干的事情?

万峰叹息一声。


u04c.dzhhyy.com  fk792.dzhhyy.com  si7n.dzhhyy.com  r578o.dzhhyy.com  646mt.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mlgkuy.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