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陟扳着Ken的脸借位亲吻,表演摄政王强吻奥拓王子那一幕。萧陟生怕嘴唇碰到Ken,扳着Ken的两只手格外用力,疼得Ken龇牙咧嘴。陈兰猗躲在舞台一角,看着他们笑得直打跌。

国王的仆人刚刚下台,摘了帽子、套身白大褂又上来表演王子的心理医生。

台下有观众无情吐槽:“这是从哪里找来的大叔?是关系户吗?长成这个样子还能一人饰演两个角色。而且那些歌词不应该唱出来吗?他这样念出来是不是太敷衍了?”

说真的,要不是刚睡醒身上乏得很,这些观众肯定毫不犹豫就走了。

唯一令观众满意的是国王这个角色,有人认出酷哥儿,发现他演技更好了,把一个失恋男人的伤心落寞表演地淋漓尽致,在这么个令人出戏的剧院里,不少人都被他唱哭了。

剩下的这半场戏只用了二十多分钟就敷衍地演完了。

萧陟下后台检查了一下积分,一万分整,他抬头环视一圈,却没看到陈兰猗。

系统回答说:“陈先生已经被转移去了休息站了。”

“这么着急?”

系统没说话,萧陟敏锐地察觉到他的心虚,“怎么回事?”

系统操着电子音支吾道:“一会儿您就知道了。”

第69章 同类相残 (惩罚世界:孤岛上的杀戮游戏)

萧陟在树林中狂奔, 雨林里松软的泥土并不适合奔跑,何况他还穿着皮鞋、衬衣和西裤。

萧陟为了在这个新世界给兰猗留下最好的第一印象,特意在快穿休息站挑选了一套高档定制西装,谁想一穿过来就进了热带雨林。

幸好他此时用的是自己本来的身体,强壮、敏捷、精力充沛, 各项身体指标更是被系统调到了他前世的巅峰状态,没有任何疾病和伤痛。他已经在林子里跑了大约半个小时, 依然体力充沛,曾受过箭伤的肺部也没有任何不适。

树枝不停打在他脸上和挽起袖子的小臂上, 划出不少血痕, 但是萧陟毫不在意, 丝毫没有减慢速度。一来是因为着急找到兰猗, 二来是因为这个世界的任务性质。

当时刚进到休息站后, 鉴于他和陈兰猗宿主相认的违规行为, 系统给了他两个选择:

一是把他和陈兰猗关于这几次快穿的记忆都抹去,之后的每一次快穿都当做第一次快穿来做。

二是进到唯一一个宿主可以合法相认的世界, 即“惩罚世界”,如果两人能顺利完成任务,将保有所有记忆。更重要的是,在以后的穿越中, 二人将进入“双人模式”, 即两人共同完成一个任务。

这不是个容易的选择。特殊任务、惩罚世界,一听就不简单。

刚刚跟恶鬼斗了一场,让他意识到普通任务也可以很有难度, 若是比这个再残酷很多,他和兰猗将要面临很大的风险。

但是如果不去惩罚世界,一切又将重来。

见识了付萧与品夕笙之间的悲剧,这二人确实是自食恶果,但也未尝不是运气不好的缘故。快穿世界的偶然性太强,如果他和兰猗也运气不好,没办法解开心结……

系统提示道:“鉴于这次的特殊情况,只有您二人都选择了同一模式,才能进到一个世界。如果您二人中有一人选择了普通模式,另一人选择了惩罚模式,你们将进入不同世界,选择普通模式的宿主依然会被抹去记忆。”

“……”萧陟平生第一次选择障碍了,“兰猗已经选好了?”

“是的。因为您两人已经识别了彼此的真实身份,意识共通,休息站也因此合并。为了防止您二人在选择时互通信息,所以先请陈先生进入到休息站做出选择,现在他已经在新世界就位了。”

很好,这下还有时间压力了。

休息站依然是他做肖久时和子行同居的那个小公寓。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随手拿起一个靠枕。

狗头形状的、造型很可爱的靠枕,还有两个缝在上面的大耳朵,是贺子行买的。

萧陟这会儿还记得当时子行一眼看见这个靠枕时喜欢的样子,拿起来爱不释手,笑着对他说:“久哥,这个枕头像你一样。”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2ie.dzhhyy.com  iirua.dzhhyy.com  tfih.dzhhyy.com  ui5.dzhhyy.com  6ptvo.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