眸光中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叫连清微微一怔,她点点头:“当然好了。”

肯定比做暴君好啊!

戚星枢就笑了。

他真的难得会笑,有一次是受伤醒来捏她的脸,突然笑得厉害,还有一次是她骂雷胜甫,他也是大笑不止,像个真正的神经病,但现在这笑是浅浅的,好像水面泛起的涟漪,荡漾的不行。

说实话,这人真心长得不错,连清差点被他的笑迷住。

就在这时谢峤返回殿中。

见二人亲密的样子,谢峤很欣慰,只要表外甥能保持下去,早晚会让连清动心。

“清儿,既然已把画送与皇上,我们也该走了。”

这么快就走?戚星枢道:“舅父不留下用膳吗?”

谢峤瞄一眼奏疏:“小枢,你要处理政事,我们不便打搅,等过年再聚吧。”

表外甥虽说有所改变,但能改到什么程度,会不会又故态复萌,这是不好确定的,谢峤不能功亏一篑。他不给戚星枢挽留的机会:“与母亲也说好了,午时要回去,小枢你忙吧。”示意连清告别。

连清照做。

戚星枢肚子里有气,奈何他现在要扮明君,早朝要上,奏疏要批,才能让表舅相信他不是一个纨绔子弟,这样他才好去提亲,不然表舅肯定会拒绝。

当然,他也可以强来,他是天子,什么样的女子不能要?可这势必会伤了感情。

偏偏谢峤是这世上他最亲的人了,戚星枢忍着火气看他们离开。

砚田发现主子立刻就变脸了,吓得大气不敢出一声,垂下头。

戚星枢拿起奏疏看,看了会儿就放下,恨不得扔得远远的,他夺走戚星渊的江山,并不是想要这皇权,不过是为了复仇。

如今仇也报了,戚星渊也被关在冷宫,他心愿已了,要不是遇到连清……这江山就算给了舅父又如何?

戚星枢很是烦躁。

董立见状,轻声道:“皇上,要不要奴婢把连姑娘的画挂起来?皇上看,是挂在这书房还是内室?”

她亲手画的,当然是要挂在经常看到的地方。

戚星枢指指右手边:“就挂那里吧。”一转头就能看见。

董立让砚田帮忙。

砚田踩着凳子上去挂,戚星枢在下面指挥,直到挂得端端正正,没有一点歪斜了方才满意。

弄了一身汗,砚田擦擦额头:“连姑娘的画真是奇特,奴婢从未没见过这样的猛虎。”

与舅父一样,连清也希望他做个好皇帝吧,戚星枢捏捏眉心,坐下来继续批阅奏疏。

却说那二人坐马车回家,谢峤很快就发现连清身上的玉佩。

“小枢送你的?”

“是,”连清很无奈,“我不想要,奈何他非得赏赐,只好收下。爹爹,你瞧,这玉佩与我也不配,哪有女孩子戴麒麟的?”

那是周琼在戚星枢三岁生辰时送的礼物,当时她说要一枚好看的玉,这玉还是他替她找来的。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ydyv.dzhhyy.com  wqfd0.dzhhyy.com  7kjsm.dzhhyy.com  5wh22.dzhhyy.com  jla3.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