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这也正是他们所担心的地方,帝释天几次提到,要用佛法去化解血杀宗的戾气,这代表着什么?这代表着,帝释天以后加入血杀宗之后,可能会在血杀宗里,大力的宣传佛教,提高佛教的地位,甚至可能会让佛教的地位,高于赵海的地位,如果真的出现这种情况的话,那赵海是一定会对付帝释天的,到那个时候,帝释天怕是就要倒霉了,不只是帝释天要倒霉了,怕是所有佛门弟子也都要跟着倒霉了。

想要让佛教地位高于赵海的地位,那就等于说是要让赵海也听他们的,那就等于是夺权,虽然这些天,在虎安他们看来,赵海对于权力并不是十分的热衷,来血杀宗里这么长时间了,他们就没有见过赵海,赵海更是一次都没有出现在人前,但是如果真的有人想要从赵海的手里夺权,那跟找死,怕是也没有什么区别。

虎安他们身在血杀宗里,他们太清楚赵海在血杀宗那些弟子心中的地位了,赵海在血杀宗那里弟子心中,就是他们的神,在这种情况下,帝释天要是夺权的话,怕是不用赵海动手,那些血杀宗的弟子,就会把他们所有人,全都撕成碎片。

而这也正是虎安他们最为担心的地方,帝释天没有进入到血杀宗里,对于血杀宗的情况并不是十分的了解,要是他真的抱有这样的想法,那以后他加入血杀宗,也一定会这么做,那样的话,他们这些人,就全都会跟着倒霉的,而他们可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

所以在虎静的话说完之后,其它三人都没有开口,他们全都皱着眉头坐在那里,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好一会儿虎安这才开口道:“必须要想办法改变这种情况,直接对圣尊进言,怕不是一个好办法,圣尊对于血杀宗的态度,我觉得一直都有问题,如果我们直接对圣尊进言的话,那圣尊可能不会听,所以我们必须要想想别的办法才行。”

虎静他们三人都皱了皱眉头,他们也发现帝释天在对待血杀宗的事情上,确实是有一定的偏见,如果他们真的直接晋言的话,怕是帝释天也不会听,相反的,帝释天还会认为,他们背叛了他,那样的话只会把事情弄得更糟,但是如果不对告诉他,那也不行,要是照这样的发展下去,那帝释天怕是只有死路一条,所以他们都感到十分的头痛。

好一会儿虎安才突然开口道:“你们说,我们直接就去联系那些加入血杀宗的各寺主持好不好,让他们更好的,更快的了解血杀宗的情况,这样他们就不会有反抗血杀宗的想法了,只要他们没有了那种心思,以后等到圣尊加入了血杀宗,没有我们的支持,他想大力的推行佛法,也不可能,等到圣尊冷静下来,我们在跟圣尊沉痛利害,那也是一样的,如何?”

一听虎安这么说,虎静他们三人,全都是两眼一亮,但是随后虎祥的脸上就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神情,他看着虎安道:“虎安,如果我们真的这么做了,那算不算对圣尊的一种背叛?圣尊怕是会恨死我们吧?”

虎安苦笑了一下道:“大不了等到圣尊冷静下来,我们在向他请罪好了,说实话,我现在真的是不想与血杀宗为敌,特别是在了解了血杀宗的情况之后,而且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一点儿,现在下面的那些弟子,有很多他们都已经不在听我们的命令了,甚至有一些弟子还要还俗,你觉得我们现在就算是想要大力的推行佛法,会有多少人支持我们?”

虎和苦笑了一下道:“我们是妖族,血杀宗的人,可以视我们为同类,但是血杀宗的做法,却会激起我们心中的野性,我们一直用佛法压制的野性,不要说那些弟子了,这些天就算是我,有的时候都有一种大杀一场的冲动,在这种情况下,还推行什么佛法?没用的。”

虎安他们几人也全都苦笑了一下,他们也发现了这一点,虽然他们现在是人的样子,而且他们也全都是佛法高深,可以说是心如止水,但是这些天他们在知道血杀宗以往的战绩之后,他们也是热血,感觉到自己身体里,一直被自己压制的那种野性的冲动,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就更不要说那些道心并不是那么坚定的弟子了。

本来这种情况,是会出现有一些弟子走火入魔的情况的,但是奇就奇在,那些弟子并不会走火入魔,他们也没有在化成本体的能力,只是变得更加的好战罢了,这也让人感到更加的好奇了。

也正是因为发现了这一点儿,所以虎安他们这才觉得,他们在血杀宗里推行佛法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血杀宗的做法,与佛法完全是两回事儿,他们研究佛法,人是为了使用佛法里的佛力,而佛法里的佛力,可以帮着他们对付影族人,所以他们才会去研究,所以血杀宗的人并不信佛。

同时虎安他们也知道,海族也是最近才加入血杀宗的,他们以前还与血杀宗大战过,而海族就是来自于他们的上一个界面,就是龙界,按说像海族这样的种族,就算是加入到了血杀宗里,也不一定会完全的跟血杀宗的人一条心,但是奇就奇怪,那些海族,对于血杀宗,却是十分的忠心,而且很多的海族弟子,他们都已经被血杀宗给同化了,这才是虎安他们最为吃惊的地方。

虎安他们甚至还与那些海族人接触过,想要了解一下那些海族人真正的想法,但是他们最后发现,那些海族人,对于赵海,真的是一点儿的狠意都没有,因为龙王确实对他们不好,而且也证明,龙王确实是被人控制了,可以说血杀宗在海族人的心里,所扮演的,并不是一个征服者的角色,而是一个解放者的角色,虽然只是一点点儿角色的改变,但是得到的结果却是完全不同的。

虎安他们对于血杀宗的手段,更加的佩服了,但是他们却也没有说什么,因为就连他们的弟子都受到了影响,就更不要说那些海族人了,现在那些海族人和一部分天人界的人,他们的想法就是,追随着赵海,去消灭掉所有的影族人,征服所有的界面,最终走上长生大道,这才是他们最终的想法。

虎安他们对于这种情况,却真的是无能为力,难道他们能去批评那些弟子,说你们不能这么想,你们不能追随赵海,你们这样的想法是错误的。先不说他们跟那些弟子说这些,那些弟子会怎么想,如果他们真的跟那些弟子说这些,那么血杀宗的人就一定会知道,到时候血杀宗的人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怕是会直接就把他们给灭掉了。

你加入了一个宗门,你却不想听宗主的话,不去追随宗主的脚步,那你想要干什么?找死吗?怕是到时候,血杀宗的弟子,会直接就把他们给灭掉,不一会有一点儿客气,同时血杀宗怕是也不会放过天人界这里的人,到那个时候,整个天人界,怕是就真的是难有活人了,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想法,所以他们不敢乱来。

而今天他们在见到帝释天的时候,在听到帝释天那些话之后,他们的心就在不停的往下沉,帝释天不知道血杀宗的情况,他们却是知道的,如果帝释天真的在血杀宗里乱来的话,那整个天人界就真的完了。

越是了解血杀宗的实力,他们就越是觉得,血杀宗是不可战胜的,先不要说那个高高在上,实力没有人知道有多强,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宗主赵海,就说丁春明他们那些人,或是温文海他们那些人,这些人的实力一个比一个强悍,在另上血杀宗那一千多亿的弟子数量,听起来就让人感到绝望,更不要说与他们为敌了。

说实话,他们实在是想不明白,一个人怎么可能把他的内空间建得这么大,要知道他们所在的内空间就已经算是大的了,可是跟玄武空间比起来,他们的内空间,就好像是小孩子在过家家一样,就他们所在的内空间,打死也装不下一千多亿人那,而玄武空间里,装下了一千多亿人,竟然还有很多的地主是完全空着的,甚至可以用地广人稀来形容,这是何等强大啊,当然,虽然这里面也因为有很多的人生活在海里的关系,但海里也是内空间的一部分啊,这还不能说明血杀宗的实力吗?在这种情况下,要跟血杀宗为敌,他们实在是做不出来,他们还没有活够呢。

第九百九十章 试验

朱勇坐在他的房间里,看着他面前的投影,脸上却是带着一丝似笑非笑的表现,他的房间里不像别人的房间里,显得十分亮,就像温文海的房间,他的房间里光线虽然柔和,但是却是很高的,一进入到他的房间里,就会给人一种十分光明的感觉。 .而朱勇的房间却不一样,他的房间里显得有些暗,甚至可以说是十分的暗,他整个房间,只有他背后有一道光源,那光源还并不是十分的亮,因为光源在他的背后发出来的,这让进入到他房间里的人,几乎是没有办法在第一时间看到他的脸,自然也不可能看到他脸上的表情。

而且因为这光线的原因,他的房间里,总是给人一种十分压抑的感觉,所有进入到他房间里的人,他都有一种全身不自在的感觉,特别是他的那些手下,更是会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朱勇是故意这么做的,他就是要弄出这样的一种气氛来,因为他十分的清楚,他是一个搞情报的,他不能与温文海他们走的太近,平时帮着温文海他们出出主意还可以,去找温文海他们谈谈事情也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但是如果温文海他们经常到他这里来拜访他,那是绝对不可以的。

而且在朱勇看来,他必须要让他的那些手下怕他,只有这样,他的那些手下,才不能在别人的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他才故意把自己的房间给弄成了这个样子,这样的房间,会让别人感到不舒服,这样温文海他们就不会来他的房间了,而他的那些手下,却会怕他,畏他,才不敢违抗他的命令。

到目前为止,他做的还是十分好的,他的那些手下怕他,而温文海他们虽然与他有一些交情,对他也十分的信任,但是却从来都没有来他的房间里拜访过他,而他,也慢慢的习惯了这样的环境,习惯了把自己的身形,隐藏在暗处,习惯了不引人注意。

现在朱勇正看着他前面的投影,好一会儿才把设影给关了,接着喃喃道:“看样子还不错了,他们总算是明白人,没有乱来,要是他们敢乱来的话,怕明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这是好事儿,这样天人界这里,在过一段进间,应该就可以同化了,反到了是海族,真是没有想到,他们竟然那么快就被同化了,但是还必须要在监视一段时间,任何人,如果想影响少爷的大业,都必须要死。”

说完这些,朱勇这才站了起来,直接里面的房间里走去,没有人知道,在血杀宗主要人物的房间里,其实都有一个监视法阵,只不过像温文海他们这些人房间里的监视法阵,他从来都没有用过,因为他十分的清楚,温文海他们是绝对不可能背叛赵海的,所以根本就没有必要动用那些法阵,但是像虎安他们这些刚刚加入血杀宗的人,他们房间里的法阵,那可就不是摆设了,是一定要拿出来用的。

朱勇除了在血杀宗里各处安插一下情报部的人之外,就是靠这些法阵来收集情报的,可以说现在血杀宗里不管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的眼睛,在血杀宗里,唯一他没有办法监视的地方,就只有赵海呆的地方,赵海与劳拉她们呆的地方,他全都没有办法监视,那里是属于他的禁区,要是他敢乱来的话,赵海会第一个就收拾他。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mhlkur.dzhhyy.com

j2y1.dzhhyy.com  udfn.dzhhyy.com  38g4.dzhhyy.com  pr8.dzhhyy.com  4qf9y.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