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城的金吾卫一般每两刻钟会从同一个地方路过,长安城一百零八个坊市,每个坊都会有两队金吾卫循环巡逻,一圈儿走下来能有一刻钟多一些,然后回去休息换上另一队,一队回去之后,第二队人会等到一刻钟之后再出发,如此循环。

所以,这大汉心中一直默默的掐算着时间,一会儿从王家这边脱身之后,他们便会分散开来,将身上的衣服和脸上的妆容处理一番,随后再跟没事儿人似的回到小二贤庄。

几人心里都知道他的想法,无人出声质疑,只是按照这大汉说的去做,那大汉讲手上的长刀王地上一扔,操着一双铁拳便冲着王家的那群家仆去了,身后的几人仅仅的跟随在后面。

用刀一旦伤了人,事情可就闹大了。

几人手上的功夫都不弱,对上王家的家仆,一把抓过棍子,便能为己所用,打了一阵,小二贤庄的人便冲着辅政坊里面跑了进去。

还往辅政坊里面跑?这不是自投罗网吗?王大心中冷笑一声,立即吩咐家仆们追上去,自己则是和另一个家仆搀扶着王二。

至于地上的那两个人,早就疼的昏死过去,一会儿自然有人来收拾,一个断了腿的探子,对于王家来说,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给条活路就是最大的恩赐了。

王大搀扶着王二回了王府,而王家的那些家仆仍旧操持这木棍,气势汹汹的在辅政坊中搜索。

王府大宅中,王敬直看到王大背着昏迷不醒的王二的时候,便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王敬直站在原地,将王大招呼了过来。

王大背着昏迷的王二,走到王敬直面前,也顾不得礼数,便将在辅政坊门口看到的事情一一的说了出来。

“混账!”听了王大的话,王敬直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些人,竟敢如此藐视我王家,到底是谁?!”

王大战战兢兢的站在王敬直面前,腿肚子直打转,唯唯诺诺的说道:“那些人没说,只不过,小的听到,他们这么做,似乎是什么侯爷吩咐的。”

侯爷?王敬直皱了皱眉头,据他所知,王家的两个探子是他派遣出去跟踪玄世璟的,那所谓的侯爷,肯定就是玄世璟无疑了。

“东山侯!”王敬直咬着牙恨恨的吐出三个字。

“二公子,这件事情,要不要禀告老爷再做定夺?”王大小心翼翼的说道。

“禀报什么?父亲将这件事情已经全权交给了我,我自会处理,父亲那边,莫要惊动,还有,我大哥那里,也不要走漏半点风声。”王敬直叮嘱道,随后看着王大:“若是这件事情被我父亲和大哥知道了,小心你们兄弟俩的命!”

“是,二公子放心。”王大听到王敬直这么说,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大家族里面的人,向来将他们这些下人不当人看,但也没别的办法,签了卖身契,在主家眼里,不如猪狗的时候多了去了。

现如今王府的气氛十分的微妙,前两天王珪身子不适,一直在府上修养,这几天来来往往到王府的大夫不计其数,府中的下人们暗中都传着说自己老爷似乎有些不妥当了……

王珪的确病的不轻,李二陛下亲自命了唐俭为王珪调理药剂饮食,但是效果似乎微乎其微,现如今的王珪,只能在自己的房间中静养,府上现在已经闭门谢客了。

王珪这次病的突然,两个儿子王崇基和王敬植在朝堂上都没有什么建树,所以现在长安的王府,王珪便是主心骨,这主心骨一倒下,王府中,便有些乱了。

大公子和二公子明里暗里在对付着,这些府里的下人都能看出来,大公子性子儒雅,从明面上看起来,似乎是敌不过二公子,而且,二公子还是驸马都尉,取了当今陛下的三公主南平公主,怎么看,大公子除却是长子之外,相对于二公子,没有任何优势,还有一点便是,二公子与东宫太子殿下,还有些交情,与魏王殿下之间的关系,也甚是不错。

王敬直与李承乾和李泰之间的关系还是得益于王珪,在贞观十一年的时候,王珪出任魏王李泰的老师,也是因为这个缘由,王敬直与李泰平日里见面的次数便多了起来。

所以,相对于王崇基,现在宅子里的大多数人,都是看好王敬直的,就算万一老爷去了,到了分家产的时候,陛下怎么说也要向着自己家女婿些。因此,身为王府管家的王大,对王敬直的态度,也是恭敬有加。

长安城王珪这一脉;是出自太原王家,光是长安城王家,在长安的影响力就不小,加上背后站着的太原王家,更是不容小觑,现如今竟然有人赶在太岁头上动土,这让王敬直很是恼火。

不过也有一点让王敬直十分顾忌,那就是东山侯玄世璟与太子李承乾还有魏王李泰之间的关系,从往常来看,他们之间的关系似乎十分要好,想到这里,王敬直生生的忍下了这口怨气,如今长安王家因为自己父亲卧病在床,已经起了不小的风波,若是这个时候因为玄世璟而得罪了太子和威望,未免有些得不偿失。

王敬直抚着下颌的短须思索着,这个玄世璟暂时王家还不能动,不过不代表别人家动不了,常州被打的那些人当中,不止有太原王家的人,还有卢家和郑家,何不让这两家先与玄世璟斗上一斗,尤其是卢家,卢家的底蕴甚是丰厚,虽说同为五姓七宗,但是若是真的论起来,太原王家比起卢家,还是有些不足的。

小二贤庄的几个人跑进了辅政坊之后,迅速的找到一些不被人注意的角落藏匿了起来,开始除去外衣,撕去粘在脸上的胡子、刀疤等伪装物,随后现身出来,尽量躲避着王家的家仆,绕道朝着东市走去。

东市上人多,而且不是一般的多,到了东市上,就算王家的那些家仆正面碰上,估计也不会认出来。

王府这边两个公子哥儿为了王家的家产明争暗斗,而玄世璟这边,带着两个锦衣卫,看到自己身后干净利索之后,便直奔了先前那大汉所在的院子。


mmva.dzhhyy.com  2npj.dzhhyy.com  og0ri.dzhhyy.com  3kmg3.dzhhyy.com  vyi4.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mfaoli.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