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长得跟细叶蓉又不太像。”

姜教授笑道:“细叶榕也分很多种,平时我们只是把它统称为细叶榕。但如果要仔细划分的话,光细叶榕会分为20几种。我们平时所我经常看到的是这20几种最容易存活的,通常作为景观树移植到各个地方。”

“哦哦,那我还是不问那20几种叫什么了。”肖莜嘿嘿笑道。

向导说道:“你在科室我也曾经有人想花一千多万买走,被我们拒绝了。后来他们还专门派人山打算直接挖走,这边的村民轮流在树下守夜,一连守了一个月那些人才打消了念头。后来这边的zhèng fu打算打造大型的森林公园,这棵树成为公园里的重点保护对象之后才没有人再敢打它的主意。”

队伍里的年轻人说道:“他们把树挖了,也不可能带走啊。我们光爬来都累个半死,这么大的一棵树他们怎么运出去?”

“很多人的目的不是这棵树,只是想让这棵树死了给附近村民添者,跟破坏别人的祖祠、宗庙一个意思。”

陆一语这些年走过不少地方,多多少少也听过一些这样的事,问道:“现在的人也不像以前缺钱,普法和世遗化都传播得很不错,这类事件应该少了很多。”

第296章 我洗澡你都要跟着?

第296章我洗澡你都要跟着?

向导回道:“相对以前是少了不少,现在新的幺蛾子也不少。如周围的几个村子开始争地、争山林,以前又没有土地证,山林划分也是几十年、几百年划分下来的,大家祖祖辈辈都按照以前的划分走。现在看到利益了,都眼红地挤破头也想证明这是他们村、他们家的。面的人也不好管,双方都凭着一张嘴在说,算面的人知道以前的历史划分,也不好出面直接判定,怕其他地方的人效仿,一般都是安抚为主。拿咱们这个项目来说,周围的村镇闹过好几次人命,武警分别在几个村子常驻才消停了。”

向导的这番话让一众没怎么离开城市的年轻人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都一脸新的听卦。

肖莜则枕着陆一语的包呼呼大睡起来,对这些卦并没有什么兴趣。

陆一语听了一会儿之后,拿着相机开始拍照。

拍了不少他们聚在一起的拍照之后,拍山林。

大自然的美不是三言两语可以概括的,每一秒都有不同的美,还有远近的差异、光线的差异。

褚韵峰看着陆一语摆弄相机,站起来走到她身边,笑道:“小语,能不能帮我拍几张照片?”

陆一语讶异于褚韵峰对他的称呼,不过一位长者叫她的小名或昵称也没什么怪的,笑道:“好啊,只要褚教授不嫌弃我的摄影技术差行。”

“你们褚总跟我提过你的拍照技术,我很放心。”

“那好。”陆一语调试了一下相机,笑道:“教授,摆个您觉得舒服的姿势,神情放松,很自然地看镜头或看远方。”

褚韵峰含笑着点点头,目光温柔、慈爱地看着镜头。

陆一语连连按下快门,透过镜头看着与她对视的褚韵峰的眼神。

褚韵峰的目光不像是在看镜头,反倒像是他的孩子或是晚辈。

陆一语不自觉地被那样极具亲和力的目光吸引了。

褚韵峰看着陆一语按快门的动作停了下来,心里微微闪过警惕。

他不应该过多表现出他对小语的感情,在小语的眼里他们只是刚认识没有多久的人,不能给小语太大的心理压力。

她不信任亲情,他得时刻注意这一点。

现在相认对小语而言不是好事。

褚韵峰思及此,收回了刚才的目光与神情,问道:“我是不是表情太僵硬了,你都拍不下去?”

陆一语也连忙回过神来,“褚教授过谦了,您的表现非常好,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您受过专业训练呢,您的镜头感非常好。”

姜教授在一旁闻言哈哈大笑道:“小陆,你这话要是让以前帮褚教授拍照的那些摄影师听到,他们非说你拍马屁不可。每次给教授拍工作照的时候,他们想发疯,一直跟我抱怨,说什么褚教授明明看起来又帅又有风度还有涵养,怎么一拍照整个人这么僵硬,白白毁了这么好的底子。”


9gah.dzhhyy.com  tos.dzhhyy.com  yrp.dzhhyy.com  5fmo.dzhhyy.com  q3e5.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menxas.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