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没有活下去的理由,也没有死的自由。

那种痛苦没有人会了解,只有他自己。

他们应该庆幸古时候的帝王没有哪位在位的时候真正实现过长生不死,否则历史将要改写好几回。

因为一个人有过长的时间看世间,他能看出很多不一样的感悟与心得来。

更何况是一位帝王,他有这优质的生活,最高的权利,只要他想世有的任何东西他都可以拥有。

他会普通人看得透彻,更清晰。

起初他可能是爱着他的子民的,但人性又是反反复复且懦弱的。

难保不齐他哪天看到过多人性的肮脏之处,一条法令颁布下来举国皆是流血成河。

他会通过雷霆手段得到符合他偏好的一类人。

禇非悦想了想那后果,也可能会出现长久的盛世。

只不过是兴盛与否全系在那个人的喜怒了。

那个人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他又怎么会让别人有亲友呢?又怎么能理解那些他所没有的感情与感觉呢?

禇非悦想到这里,叹了口气说道:“要是这样好了,真别再出其他幺蛾子了。再折腾一次昨晚的事,我真要尿裤子了。”

“媳妇儿,你这么粗暴真的好吗?”

“怎么可能?我好歹走冷面贵公子形象好吗?”

禇非悦斜了他一眼,“真没看出来你的人设是这样的。”

两人瞎贫了几句,直到饭菜消化得差不多了,才去休息。

禇非悦醒过来时,窗外已经是晚霞漫天了。

她活动了一下还在作痛的手腕,心里一阵怨念。

那人也不挑只手下手,划了她的右手。

右手活动最频繁,结果却光荣牺牲了。

在手好之前,她连刷牙都得用左手,签字什么的基本不用想了。

霍予沉从洗手间洗漱出来看到他媳妇儿盯着自己的手发呆,说道:“我已经联系了美容师,等下他们会过来,手不会留下疤痕的。”

禇非悦刚睡醒,脑子还有点迷糊,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霍予沉说了句什么。

她连忙说道:“又不是在脸,不用这么麻烦吧。”

“媳妇儿,你到底还是不是个女人?在有条件的时候,为什么要在自己的脸留一块疤?有疤很xg gǎn吗?”

“是觉得太小题大做了。”

“要是有一半的人都像你这么想,世很多行业都要消失了。”

禇非悦立刻被麻溜的xi nǎo了,“我错了,我其实也喜欢之前的手,最好一点疤痕的不要有。”

霍予沉飞了她一个“算你识相”的表情,贱兮兮的笑道:“要我帮你洗漱吗?”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mdjbkq.dzhhyy.com

7bk.dzhhyy.com  03059.dzhhyy.com  i3q5o.dzhhyy.com  6nwm.dzhhyy.com  ra7f.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