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是在怀疑泉家人会生事端,或者说,泉男建没有死?”苏定方问道。

听到苏定方如此说话,玄世璟来了兴致:“苏将军,如何认为我会觉得泉男建没死?”

“方才侯爷说,去泉男建府邸,府中一片缟素,整个府邸之中,有条不紊的办着泉男建的丧事,这便是破绽吧。”苏定方抚须笑道:“辽东军上午的时候便进了平壤城,过了午饭的功夫,本将便率领着四万唐军随后抵达,进入平壤城驻扎,如今整个平壤城内无不人心惶惶,而泉男建这个时候在府上,自尽了,府上的下人还会有条不紊的去办理泉男建的丧事?不应该是乱成一片吗?”

“苏将军说的不错。”玄世璟笑了笑:“这是其一,一进门的时候就让人觉得不对劲,府上的下人虽然慌,但是干起活来,却是一点儿慌张的迹象都没有,这其二,我进了灵堂之后,见泉男建的棺材不过是一口普通的薄皮棺材,这死者为大,在怎么说,泉男建也曾做过莫离支,即便是高句丽已经亡国了,这棺材也不会这么简陋吧?那口棺材,定然是仓皇之间,随意准备的,若是泉男生真死了,即便是尸体要在房间里先放着,也要弄口好棺材再躺进去吧。”

“有道理,像泉男建这等身份的人,死了之后家里人把他抬进棺材,若无其它原因,尸体就不能再动了,所以入棺这事儿,是件大事,棺材没有准备好,尸体宁可在外头放着。”苏定方说道。

“苏将军说的是其它原因,我去了之后,觉得那口棺材实在是过分了,便说要给泉男建换口楠木棺材,结果他儿子便跳起来说要杀我,接着泉男建的夫人便求情,随后拒绝了我要为泉男建换棺材的事儿,他儿子挑出来的时候一脸的大义凌然,结果被常乐的刀架在了脖子上,立马就不动了,之后常乐将长刀收回之后,迅速的跑到了他娘身后躲着。”玄世璟说道:“这孩子的确是聪明,但是终究是个孩子,即便心里能藏住东西,可是眼睛里藏不住。”

“泉男建府上种种的不对劲,的确是让人不得不防啊。”苏定方说道:“依照侯爷所说的,泉男建有八成是假死,骗过咱们,然后再图谋别的事,而能让他图谋的,估计也就只有城外的五万精锐高句丽大军了。”

“这算是垂死挣扎吗?”玄世璟笑道:“五万大军,如今平壤城可是有六万唐军呢,据城而守,五万高句丽兵,能干什.....等等。”说到这里,玄世璟突然觉得似乎明白了泉男建的意图:“五万大军虽然拿不下平壤,但是如今唐军的兵力都集中在平壤城,薛仁贵将军还在来的路上,带兵不多,五万人若是袭击薛仁贵将军的队伍,或者是,攻打别处城池,取得一席之地........”

“任武估计也要到长安城了。”苏定方说道:“而且,你的后营还在城外不是。”

“想要死灰复燃吗?”玄世璟冷笑一声:“那咱们就一盆水给他浇灭了,不是什么人都能从头再来的,明日我便下令城外后军拔营,即便是粮草送过来了,直接进城就是了。”

“那侯爷觉得,泉男建现在还在这平壤城之中?”苏定方问道。

“会的,至少我去他府上的时候,他还没有离开府邸,说不定就在自己后院房间里装死呢。”玄世璟说道:“我一出了他的府邸,便让常乐去军营之中通知戒备了,所以白天,他出不去,只有到了晚上,才会想混出去,而一旦施行宵禁,他若再想往街上走,一旦被抓到,那可就什么都完了。”

“不如这样,本将手底下还有不少斥候,都派遣到城外,争取能做到疏而不漏。”苏定方说道。

第三百八十九章:抓捕泉男建

“这样最好,咱们都不知道,这泉男建会有什么办法出城,所以谨慎一些也好。”玄世璟说道:“我手底下还有五百精锐,也悉数派出去。”

苏定方点点头:“嗯,早就听闻东山侯手底下有五百训练有素的府兵,现在有了机会,本将一定要好好见识一下,听说比之玄甲军精锐,都绰绰有余呢。”

“苏将军客气了。”玄世璟笑了笑。

原本这五百府兵训练出来,也是想要给李二陛下的,只是证明一下新的练兵方法比较有用,结果到最后兵是练出来了,结果一直驻扎在庄子上,练兵的方法虽好,但是消耗太大,仅仅是关中府兵便有数十万,这还没有算上大唐各道,若是都按照玄世璟的方法来练,恐怕国库都要被兵员给吃空了。

城中的精锐在天黑城门关闭之前便出城了,出城之后一拨人在城外游荡,另外一拨人便在十里外的平壤城驻军的营地外摸索,一旦发现泉男建的身影,他们便会立即现身,将泉男建抓起来。

唯一需要忌惮一点的便是不能让泉男建接触到这五万守军,毕竟早前他们在平壤城之中的时候,便是听从泉男建的吩咐,这是泉盖苏文留给自己儿子的一股力量,高藏几乎都调动不了他们,在玄世璟进城之前,这五万人都是听从泉男建的调派的。

所以要在泉男建进入军营之前,将其抓获,送回平壤城王宫。

玄世璟的府兵,加上辽东军的斥候,再加上苏定方军中的斥候,派出城外的人不少,城中的辽东军,天一黑,在街上巡逻的人便翻了一翻,就是为了防止泉男建趁他们不注意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去出城。

现如今唐军刚刚进入平壤城,对于平壤城的熟悉,可赶不上泉男建,说不准这平壤城之中还有什么暗道一类的东西存在,所以巡逻起来更加不能放松警惕。

入了夜,玄世璟和苏定方也无心入眠,都在王宫正殿之中等着,泉男建的事儿没个着落肯定是睡不着的。

“现在别的不担心,就怕泉男建联系上那五万守军,去对薛将军动手,现在薛将军带兵在来平壤的路上,可是整个辽东,又能调动多少兵员,此次护卫在薛将军身边儿的人,不会多了去。”苏定方说道。

“能不能抓住泉男建,就看今天晚上了,城中有不少锦衣卫,我让他们都潜伏在泉男建府邸外头,说起来,相对于斥候来说,我对锦衣卫那边抱的希望还是比较大的。”玄世璟说道。

“几个锦衣卫能比得上那么多斥候?”苏定方疑惑道。

玄世璟摇了摇头:“不是,只是地点的问题,白天与苏将军你说过,我到泉男建府上的时候,泉男建肯定还没有离开,说不准就在哪个房间之中躲着呢,锦衣卫在泉男建的府邸外头等着,就是在守株待兔,泉男建若是出府,说不准会被锦衣卫逮个正着。”

“原来如此,泉男建的府邸就这么大,也就前后两个门,泉男建要出府,除却这两个门,也就只剩下翻墙了,城中的巡逻这般紧密,若是翻墙,目标也太过明显了一些。”苏定方说道。

两人一直在正殿之中等到后半夜,外头才传来锦衣卫的消息。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mbxptd.dzhhyy.com

4u5g.dzhhyy.com  vrc.dzhhyy.com  j12fd.dzhhyy.com  8u7.dzhhyy.com  4o85n.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