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气里没有一丝一毫的责怪,反而是信任和肯定。冯疯子真的是一个很好的爸爸。

那一边钱意又被气到了,他道,“什么丧门星。她是人,她叫冯清雅。你们能不能尊重一下人。再说是谢独桃闯祸在先,就算打了他那也互相抵了。你居然还要找麻烦一样。其他同学也都是人证,你要是不信的话我们找其他同学对质。”

“抵什么抵。我们家桃子说了不是他烧的那就不是他烧的,还有对质又怎么样?那些同学不都是你们的人吗?对质不也是站在你们那边。”李芬道。

这就有点胡搅蛮缠了。不过这胡搅蛮缠倒是极有效果。钱意直接被噎得说不出话了。

另一边却依然侃侃而谈,谢凡看着清雅道,“你怎么打的我儿子,让我打十倍,这事就过去了。”李芬扯了扯谢凡的袖子,“还有赔钱,这打人哪有不赔钱的。”

冯疯子近两年倒是平和了许多,对着村里其他人一直都是比较和气的。以至于李芬和谢凡忘了他以前的样子。他就看了李芬和谢凡一眼,反而温和的说道,“赔,肯定赔。但不是现在赔。等我再打一顿再赔。”

夏娟的爸爸也说道,“还有我,真当我女儿好欺负是不是。想都不要想。”

谢凡看着周围看热闹的人没有一点要帮他们的意思。他直接喊道,“乡里乡亲的你们就不帮一下忙吗?任由外乡人欺负我们谢家。”

看热闹的群众轰笑道,“你们谢家哪里需要别人帮。自己就是最牛的存在。”

李芬听到这话有点慌了,他们在村里人缘并不好,等会儿打起来估计是没有人会帮他们的。她只得干巴巴的威胁道,“你们别过来啊。”

谢凡更怂,看着夏娟她爸爸提着棍子朝着他走过来,更是大嚷道,“好,好,好。我们错了行不行,你们大人有大量原谅我们行不行。”说着就将谢独桃扯出来道,“快道歉。”

谢独桃还是第一次觉得他爸特怂。想着估计以前闯的祸也是那种小事,别人都没找到家里来,要不然估计早都见到他爸这么怂的样子了。

至于道歉是什么?他怎么可能道歉。甚至还朝着夏娟他们做了一个鬼脸,就跑掉了。

一直站在旁边没有说话的王翠花和谢明华被李芬安排去追谢独桃。他们看了一下觉得清雅应该不会有事,也就放心的走了。对于谢独桃这个熊孩子他们也无可奈何。他们想要管教一下就要被儿媳妇儿和儿子骂。这孩子再这样下去肯定会惹出大事的。他们实在是担心极了。

夏娟的爸爸妈妈见这孩子不思悔改不说,居然还朝着他们做鬼脸嘲笑他们。要不是已经跑了,他们非得抓过来打一顿再说。

钱意见大家情绪似乎没有那么激动了,他就提议道,“这个夏娟的头发的确是谢独桃烧的,之前你们也说到了赔偿。我觉得应该是你们赔偿给夏娟,那这件事就结束了。”

赔偿个屁。这是谢凡的心声,只是不敢说出来而已。心里不甘嘴上却道,“赔多少?”

李芬却不赞同,指着钱意说道,“之前说抵了的也是你吧。我儿子已经被打了,还想要赔偿你们是不是想得太美了。”说着也指着清雅道,“你们要赔偿就找她啊。”还不忘挑拨离间道,“要是她没有打我儿子,那我肯定是要赔的。”

这话在座的估计没有一个人信。看热闹的村民也都纷纷摇头表示这话估计鬼都不信。

钱意意识到这个是自己的错误,有点不知所措,望着冯疯子他们有点愧疚,“抱歉,我之前说话没有过脑子。”

冯疯子看似温和的对着钱意笑了笑,“没事,不关老师的事。这人不要脸才是天下无敌。老师,对于这种恶劣的学生,我想还是别让他去学校了,免得又祸害别的同学。”

话音刚落就听见谢独桃的叫声,原来是谢明华把他给抓回来了。他还在拳打脚踢,谢明华居然有点制不住他一样。

李芬见公公拎自家儿子跟拎一只小鸡仔一样,一下就不高兴了,等谢明华过来之后语气特别不好的对着谢明华道,“你抓他做什么,放开他。”

谢明华却没有看李芬,只是直直的对着谢独桃道,“道歉。”

谢独桃伸长脖子道,“就是不道歉。你以为你是谁?就是个老不死的。还想管我。”

一个六岁的孩子张嘴闭嘴不是丧门星就是老不死,这已经足以证明这小孩的家庭教育是多差劲。李芬和谢凡这个时候还是有点尴尬了。

李芬讪讪的道,“这孩子乱说话,我回去收拾他。”又想着冯疯子之前的话,于是转移话题道,“这老师,你可不能听这冯疯子的话,凭什么不让我家孩子去读书。他虽然有点调皮,但也是一个好孩子。”

冯疯子不想这样一直纠缠下去,转身跟秦老太悄声说道,“妈,你回去把那个刮头发的小刀拿来。”

秦老太惊了,“拿刀干什么?”这刮头发的刀也很锋利可以伤人的,也不怪秦老太担心。

“妈你想什么呀,我把那小兔崽子的头发给刮掉,看他还嚣张不。”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madlwn.dzhhyy.com

qx7av.dzhhyy.com  mnll.dzhhyy.com  mc5vf.dzhhyy.com  xc94s.dzhhyy.com  7wxt5.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