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她一脸认真的看着白牧野:“小白,你真的是太耿直了,你明知道……我跟齐王殿下可能有很深的关系,居然还敢把实情告诉我,然后又不想杀我,你真是……真是傻呀!”

“我最大的秘密,是宗师。”白牧野淡淡道:“至于其他那些,跟这个比起来,算问题吗?”

“你说的也是。”秦冉冉点点头道:“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出卖你的,我不想跟他们扯上任何关系。不过,齐王他对我……是不错的。如果有一天……我是说如果,你有能力也有机会杀他,能放他一次吗?就当……就当感谢我替你保密,行吗?”

白牧野沉默着。

秦冉冉看着白牧野:“其实……他未必如你想的那么坏。”

“坏不坏我不清楚,我只知道,他一直想杀我。”白牧野淡淡说道。

秦冉冉偏头看着他:“不死不休的仇吗?”

白牧野思考一下,道:“我不清楚。”

秦冉冉道:“那我明白了,我不会出卖你。”

秦冉冉道:“突然间知道你这么大的秘密,心里多少有点不安,要不……我也用一个我的秘密来跟你交换?”

白牧野看她一眼:“你好幼稚啊!”

秦冉冉气得直翻白眼,心说这就是个小混蛋啊!还是熟悉的味道,还是原来的配方,没变化。

“不想听就算了!”秦冉冉傲娇的哼了一声,然后扬了扬手里这本书:“这本书归我啦!你戒指里面的那些书,我要有随时借阅的权利!”

白牧野看着她:“想看随时跟我说,分给你一半都没问题,毕竟是我们一起找到的。”

“别了,我的空间指环不是至尊的。”秦冉冉一脸郁闷的道。

她的空间指环也不算小,但跟白牧野这种动辄搬空一个图书馆的空间指环比起来,实在太微不足道了。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两人一边在那些书籍中寻找地图的踪迹,一边开始缓缓推进,一点点进行寻找。

其实也不算太缓慢,因为两人还有小型飞行器。

接下来这几天的时间里,两人倒是发现了不少各种各样的建筑。所有一切,都在这小世界法则的保护下完好无损,但就是没有人类生活的痕迹。还找到了一些上古时代的兵器,但说实话,那些兵器的品质都很一般。

不知是那个时代的冶炼工艺就这样,还是使用这些兵器的人本身灵力等级也不高。

估计后者可能性更大一些,毕竟这是一个符篆师的宗门,也没几个灵力高的。

两人还找到了一些制符的工具。

符篆笔,没什么太大变化,但上面的毛早已失去活性。

岁月并非对这里一点影响都没有。

符篆染料早已干涸凝固,符纸看上去似乎依然完好,但同样早已失去活性。

所谓活性,其实就是生机。

这世间万物都有生机,即便是一块石头,也有属于它自己的生机。

当生机彻底消失那天,一阵风就能把它给吹散。

所以这些符篆笔、符纸之类的东西,白牧野跟秦冉冉都只是看了一眼,碰都没碰。

“看来,只有像那间图书馆那样的地方,才会有特殊的保护,保证那些书籍历经无尽岁月,依然保持着活性,依然如新,”秦冉冉看着白牧野,“而这些地方,应该是当年宗门里的内门弟子居所。看这制符工具,这些弟子的身份地位似乎不低。”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8loip.dzhhyy.com  jxa.dzhhyy.com  5b52.dzhhyy.com  4vv.dzhhyy.com  yub.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