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言,白颢从鼻腔里哼出声音:“再会做饭,也比不了哥哥的手艺,出去吧。”

“我今天不想吃面。”

白颢听到这淡淡的声音,拿着刀的动作一僵。

天知道,他就连面都是现学的,他也是锦衣玉食长大的,又怎么会其它的厨艺。

可又不愿看到她拿刀的场面,总觉得她该是极其矜贵的,什么人竟然忍心让她做这种事。

“所以,你天天还换着花样给那人做饭啊?”

白颢似不经意,提起这个问题,问完之后,一阵心跳加速。

说不出的,有些害怕听到某种答案,可又觉得不该,兴许这其中有某些误会。

“谁?”朱殷一脸莫名。

“今天接我电话的人,怎么,他没提醒你我给你打过电话吗?”白颢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虽然他和朱殷离了婚,但是并没对外公布,在任何人眼里,他俩应该是夫妻一体,那人隐瞒了他给朱殷打过电话的事,司马昭之心,已经昭然若揭了。

朱殷思考了一瞬:“朱景之?”

白颢松了一口气:“他啊。”

想到朱景之如今的情况,正是以前那人所为,白颢不由看向朱殷:“他没为难你吧?”

朱殷摇头。

“那你每天照顾他累不累啊?其实,他到底也算是当过我大哥,有时间我要不要去看望一下他,你也知道,毕竟外人现在还以为我们是夫妻关系,我不去看望一下,有些奇怪对不对?”

朱殷抬眼,语气有些疑惑:“何必如此麻烦,直接公开便是。”

话才落,白颢有一瞬的失控,好半天才稳过来。

“别公开。”

“为何?”

白颢见朱殷问的认真,心脏却一缩,他想到第一次见面时,她淡然脱口而出的离婚,想到领离婚证时自己欢喜的心情。

他为何没早点看清,只差一步啊,只要他曾经认真打量她的神情,就该知道她和她根本不是一人。

原本她该是他的……

“你不知道,我没结婚之前,总是有女人觊觎我,结了婚之后,才自由许多,所以别公开好不好,我还想自由下去。”

白颢临场编了个理由出来。

只可惜,朱殷压根不在意,道了句:“随意。”便离开厨房。

只是,才刚坐下,别墅里响起了一阵门铃声。

白颢正在厨房里纠结呢,听到门铃声,不由有些疑惑。

直到打开门,才发现一群平日玩的哥们,竟然一起踊跃到他家。

“白大少,怎么样看到我们惊不惊喜?”

“白少,看我们这群哥们多够意思,一起约好了喝酒,想到你没来,特意将聚会的地方改到你家。”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r9v81.dzhhyy.com  mvotl.dzhhyy.com  uud.dzhhyy.com  hkw.dzhhyy.com  42r.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