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云澈血肉模糊的肩膀,蓝雪若的内心剧烈的颤抖起来。她目含水雾,点了点头,然后用力的抱紧云澈的身体:“好我们跳下去。”

这一刻,面对用生命挡在她身前的云澈,纵然面对数千米的高空,她依然选择了盲从。她抱着云澈,在巨雪雕的背上站起,看着茫茫的下方,轻声道:“小雪,辛苦你了回来好好休息吧。”

声音落下,她手背上的印记一闪,巨雪雕一声长鸣,巨大的身体在白光之中消失。

而云澈和蓝雪若的身体也直直的坠落了下去,坠向了不知何处的茫茫下方。

新月城的情节只是一个过渡。因为从流云城一下子就到苍风皇城,实在有些过于突兀了。云澈第一个真正的舞台是苍风皇城,面对的不应该是一个小小的分宗。而是雄霸帝国的四大宗门!

家里出了点事,从上周六到现在好像欠了有六七章。这周六今天要在医院呆一天,有可能还欠,本火星都记着呢,虽然周期可能会有些长,但我以我的美貌担保,一定会补上!!

第100章 坠落

云澈和蓝雪若忽然就这么跳了下去,萧在赫完全始料未及。等他硬生生停住风暴烈鹰时,已经根本看不到了他们的身影。

“哼,简直是疯了,这个高度掉下去,就算是我都会摔的粉身碎骨。不过那小子中了毒火铳,也已经是必死了。”

下方似乎是一片广阔的荒原地带,平静中透着丝丝危险的气息。虽然他确定跳下去的两个人已经是必死无疑,但云澈掏空了他宗门的宝物库,身上说不定有着可以容纳极大空间的空间装备,云澈死活无所谓,他宗门的东西必须找回来。否则,他们宗门将以极快的度衰落。

萧在赫以极快的度直线落下,刚一落下,便遭受了到了一只狂暴真玄兽的攻击,他迅出手灭掉,但没想到却因此捅了马蜂窝,一大群真玄兽从四面八方咆哮而至,让他不得不胆战心惊的迅逃离。

这个荒原地带蔓延数百里,萧在赫像个没头苍蝇一般整整找了两个多时辰,一直到天彻底黑了下来都没找到半点踪影。这里的玄兽出乎意料的密集,而且大多性情凶恶狂暴,不算长的两个时辰,却是整整遭受了几十次的攻击,其中还包括一只低级地玄兽,虽然他依靠风暴烈鹰逃脱,但依旧吓出一身冷汗。

这里的攻击性玄兽异常密集,这么长的时间,早已足够这些玄兽将云澈的尸体啃食的一干二净,已经根本不可能找到。想到这里,虽然一肚子郁闷,萧在赫还是不得不放弃寻找,驾驭风暴烈鹰飞向了新月城的方向。

云澈会让蓝雪若抱着他跳下去,绝不是无奈之下的绝望选择,而是,如果不跳下去,他们一定会死在萧在赫手中,但若跳下去,却是一定会活着。

因为有茉莉。

“你疯了吗!”云澈的这个举动让茉莉大吃一惊。

身体在极下坠,另一个柔软而温软的身体正在牢牢抱着他。但他已经无暇去享受这种美好的触感,他抬起左手,轻握的掌心之中快出现七种药材,微微一握,七种药材在天毒珠的淬炼之力下化成一颗小巧的药丸,然后被他费力的拍入口中,用力咽下。这才对茉莉急促的说道:“茉莉,千万不要出手救我!否则你会死,你现在,把你的力量借一部分给我!能让我做到玄渡虚空的程度就好。”

杀死炎龙之后,剧毒反噬让茉莉三个月之内都不能再动力量。但把小部分力量转移给云澈,而不是由自己而释放的话,则遭到的反噬无疑会小上很多。但是

“玄渡虚空?你难道不知道,要做到玄渡虚空,至少该是天玄境的力量!以你现在的身体,又怎么可能承受的了天玄之力!搞不好,不过几息的功夫,你的玄脉就会直接爆裂!”

“你别忘了,我现在的玄脉是神之玄脉!我相信它绝不是那么容易被毁掉的!而且我也不需要太久,只需要落地前的那几秒就可以!!”

耳边的风声越来越尖锐,下方的景象放大的度也越来越快。蓝雪若紧紧的闭着眼睛,双臂下意识的抱紧着云澈,是对他的保护,更是一种下意识的恐惧。

意识在涣散,但云澈死死的睁大的眼睛,看向自己的下方。脚下的气流冲击开始生明显的变化,证明他距离地面已经很近,再有几息的时间,就会狠狠的砸在地上

“茉莉!!!!”

随着他在心海的一声呐喊,一股庞大无比的力量忽然疯狂的充盈在他的玄脉之中那是一种让他感觉到足以驾驭空间的力量,更是一种强大到让他的玄脉几乎瞬间崩裂的力量。

云澈的眼睛一瞪,眼神瞬间变得无比冷醒。将这些玄力毫无保留的释放,一部分冲击向下方的气流,一部分护在了自己的身体周围。顿时,如同下方被什么东西托住了一般,他和蓝雪若下降的度快落减弱,越来越慢,越来越慢但短短几息的时间,纵然是天玄境的力量,也根本无法化解这种太过夸张的冲击力,在即将砸到地面前的那一刹那,他们坠落的度依然相当之快几乎是毫无犹豫的,云澈的手臂反抱住蓝雪若,一用力,将她的娇躯推向了上方。

蓝雪若一下子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云澈嘴角那丝很轻很淡的微笑,只是这张面孔在她的瞳孔之中逐渐的变远那一刹那,她感觉到自己的内心仿佛被什么温暖而酸涩的东西狠狠撞击了一下,她张开嘴唇,却已经来不及出声音。

砰!!!!

云澈的身体终于落下,重重砸在地面之上,坚硬的土地顿时四分五裂,他还没有来得及感受到疼痛,意识就在一瞬间完全溃散。

“云师弟!!”

云澈落下后整整四息,蓝雪若才落到了地面上。他上推蓝雪若那一下力量很柔和,但却出乎意料的绵长,就如一股温柔而不可抗拒的风,让她下降的度变得越来越缓慢,在临近地面还有十米左右距离时,甚至直接静止在了空中。在她落下时,就等同是从十米的高空落下。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479.dzhhyy.com  clu9e.dzhhyy.com  98g.dzhhyy.com  jaf4.dzhhyy.com  spm7o.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