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捂着肚子小小声抽了口气:挨了打以后,分明是想跑也跑不了……

而且,沢田纲吉生无可恋的在心底吐槽:罪魁祸首的这个耳朵到底算怎么回事啊,还有这个身体强度……

难道世界上还真的有妖怪吗!?

那边厢,妖怪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丧失了继续怀旧的兴趣,再次将山本武从地上提了起来。

“要不是这张脸,我都快要忘记了。”

他眼神微眯,扼住少年人脖颈的手力道越来越大,山本武挣扎着抬手去掰,又因为没有着力点显得异常笨拙——

——“你、你这家伙到底,咳咳,到底要干什么?”

“真是太难看了。”

妖狐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的意思,自顾自的鄙薄着自己的过去:“明明是一点都不值得留恋的东西,却因为看到点有牵扯的存在就忍不住想追究,我明明连她的脸孔都没看清过,居然还能记住你们三个讨厌鬼的长相。”

“朝利雨月。”

他毫无意义的念着这个名字:“其实就算杀了你们也没有什么意义,但谁让我觉得讨厌呢。”

“哪怕只有一点点的关系……我对她,果然只剩下恨了。”

“她?”

随着一发角度刁钻的子弹射来,软绵绵的婴儿音慢条斯理的重复了一下这个人称代词。

姗姗来迟的大魔王一脚踹飞了险些被掐死的山本武,格外灵巧的翘腿坐在了巴卫举起的手臂上。

“中午好啊,”里包恩脱帽行礼:“我能问问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吗?”

装着特殊弹的手枪轻飘飘的抵在了妖狐的眼前。

巴卫眼珠微动,瞥了瞥自己手腕上子弹划过的焦痕,神色终于变得稍微郑重了些,复又低头去看脱离了危险区域的山本武(虽然是被踹的),突然格外嘲讽的笑了笑。

“其实想想看……”

“会想要把你当做朝利雨月杀了,才是我从来都没走出来的证明。”

——“哦呀。”

穿着西装的小婴儿恰到好处的挡了挡妖狐将要转开的视线,自然而然插口道:“原来是和初代有仇吗?”

怎么说呢,里包恩无声间绷紧了所有神经,一边漫不经心的警惕着,一边腹诽:虽然彭格列的初代诸位已经被称颂成了传奇,但每次有这种历史遗留问题出现的时候,他就忍不住要想——那些个传奇年轻的时候,估计也没比他的蠢徒弟省心到哪里去,那些个高大上的人设其实完全经不起思考,越寻思,越容易产生大逆不道的念头!

那边厢,白发的妖魔完全不想再提起和“她”有一点点关系的事情,倒是饶有兴致的打量起了眼前的小婴儿。

“你的身体状况还挺有趣的,是被封印了灵魂吗?”

里包恩避而不谈,特别自然的接着自己刚才的话说:“无论和你结仇的人长什么样,看着和眼前这群傻小子多相似,你也应该知道,人类是活不了这么久的。”

“仇恨必然终结于死亡——难道妖怪都这么斤斤计较的吗?”

巴卫嗤笑:“与你何干?”

里包恩:你上来就打我们家孩子,怎么和我没关系?

那边厢,好不容易喘过了气来的山本武咳嗽着坐了起来,特别不给面子的反驳道:“话不是这么说的。”


fmirs.dzhhyy.com  wpds.dzhhyy.com  6ngi.dzhhyy.com  ndm5d.dzhhyy.com  1oaah.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lvkfjn.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