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一语想了想,惊讶道:“你的意思是他们是在看我?陆微言沉默了这么长时间,现在想一招弄死我吧?”

“陆微言能通过什么方法认识黎响的家人?”

“嗯?陆微言应该没见过黎响才对。”

霍予沉微垂着眼,他没看错的话那个男人跟黎响很像,副驾的年女人眉眼也有几分像黎响。

当时后车座应该还有一个人,那道探究、审视的目光来自后车座的人,看来需要好好查查。

霍予沉说道:“陆微言还没有这种本事,你能查到你的行程,还能让人跟踪到望云山。”

“说的也是。陆微言现在跟个定时zhà dàn差不多,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来个大bào zhà。”

“她近段时间没有联系你和你爸妈?”

“我有段时间没跟他们联系了。”陆一语表情有些落寞,“他们估计觉得不好意思吧。”

“会不好意思也是一项进步。”

霍予沉见她开始有点犯困了,说道:“睡吧,要不应付不了那个熊孩子。”

“嗯。霍董,来个晚安吻吧。”陆一语笑道,神情有些腼腆。

霍予沉走过来,俯下身在她唇印了一下。

在她以为他要放开的时候加深了这个吻。

陆一语微微瞪大了眼睛,脸皮迅速变厚,臭不要脸地回应了起来。

怂什么怂,她好歹也是28岁的成shu nu人了好么?

一个吻都怂,说出去丢人!

霍予沉好笑地看着她的反应,慢慢引她享受这个吻。

凌晨四点,陆一语被敲门声和霍宛的声音叫醒了,“陆姐姐,起来啦起来啦,我们去看日出。”

“等着,立马起来。”

陆一语爬了起来,闭着眼睛进卫生间洗漱。

然后,背着一个小背包出门。

霍宛正靠在对面的墙,“陆姐姐,带相机没有?听我二叔说你拍照技术不错,等下多拍点照片哈,也多给我拍几张。”

“昨天给你拍了很多了。”

“真的?昨天你怎么不告诉我?”

“你不知道才好拍,拍出来的照片自然又漂亮。”

霍宛闻言立马露出开心的笑容,把手搭在陆一语的肩膀,“走吧,我二叔和黎响哥哥、雪儿姐姐都在楼下等着了。”

陆一语听到这些称呼,失笑道:“你二叔是怎么得罪你了,硬生生地给他拔辈份?”

“我生下来他是我二叔了嘛,这是改变不了的。我二叔说了没结婚的人都叫哥哥姐姐,跟年龄无关。”

“好吧,你二叔是在给自己挖坑。”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rg4w.dzhhyy.com  tbot.dzhhyy.com  i1q88.dzhhyy.com  se5.dzhhyy.com  6u3.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