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均白微愣,随即笑了下,依然笑得温润惑人。

何绝皱眉,“你笑什么?”

“杀了我,还是不要吧?”帝均白看向帝昊天,眼神带笑,还有丝疯狂,“杀了我,她也会死。”

帝昊天的黑眸骤然凌厉,“你对她做了什么?”

“你能找到我,说明你已经知道了。不错,是深度催眠。她现在的心里脑子里只有我,所以你觉得,如果我死了她会好过么?不对,不好过的人应该是你。你知道在催眠最后我下了什么指令么?我死,她死。”帝均白的话不啻于残忍。

“你找死!”帝昊天黑眸带着暴戾。

“是,你现在就可以杀了我,何绝只要扣下扳机,一切都会结束。”帝均白不仅不会求饶,反而希望帝昊天能杀了他的期待。

何绝不用想,也知道如果这是真的,便根本就不能杀帝均白。

哪怕是……假的。

帝少不敢赌。

现在唐宝的状态看得太清楚,她心心念念都要跟帝均白,不惜和帝少对抗。

如果是以前,她根本不敢这么反抗。

是催眠在操控着她。

顾临深看着,难怪帝均白有恃无恐。

有这么个利器在手上,下得了手才怪。

帝均白嘲讽地一笑,“如果不是知道你不敢杀我,你觉得我会这么淡定地过来么?你想不想知道我对唐宝还催眠了其他什么指令?我告诉她,这辈子只爱我帝均白一个,没有帝均白她会死,而帝昊天是只会强迫她的恶魔,逼着她结婚,逼着她生孩子,甚至强奸她。我催眠她的时候她还哭了,有什么用?还不是催眠成功了。”

帝昊天的呼吸粗沉,胸腔内的怒火随时都要膨胀开来,黑眸戾气浓厚,直接冲上去,对着帝均白的脸就是狠狠地一圈——

‘砰’地一声,帝均白撞在车上,嘴里吐出鲜血。

“你去死!你去死!”帝昊天对着帝均白拳脚相加,拳拳到骨头,打得帝均白瘫在地上,鲜血直流。

铁一样的拳头准备击向帝均白的太阳穴,却猛地收住。

帝均白只觉得身体的五脏六腑都碎了,更别说骨头了,但是他还有心情去挑衅盛怒中戾气横生的帝昊天,“再来一拳,我就活不了了,我不反抗,你打吧!”

帝昊天的拳头捏得很紧,攥满了力气,然而却没有落下致命的一击。

原因是什么很清楚,因为唐宝。

“就算是没有我,她待你如朋友,你却这么对她?你知不知道,深度催眠会毁了她!”帝昊天黑眸赤红,低吼。

“我也有过那种顾虑,但是不试怎么就知道不会成功呢?还好,上帝还是眷顾我的,我成功了。”帝均白轻笑,扯到了身上的伤,表情扭曲了下。“不要说我是疯子什么的,和你比起来,我仁慈太多了。你想想,如果没有唐宝,你会对我仁慈么?不会。帝昊天,只要她一天是你的软肋,我就可以多活一天,不是么?”

“你可以用任何方式来对付我,为什么是她!”

“因为只有她才能让你痛苦!”帝均白情绪激动,“看到你痛苦,我就会非常愉快,比得到整个帝氏集团还要有成就感!从现在开始,我就看着你想爱的人得不到,这一生都痛不欲生!你不要想着再次使用催眠术让唐宝清醒过来,那才会毁了她。她根本就承受不了第二次深度催眠,从她一开始总是晕倒就可以看出来了。”

帝昊天放下拳头,松开他,站起身,后退两步,黑眸阴森戾气地看着他,“我不会给她催眠,就算她现在想的人不是我。但是你也不要高兴,这一辈子,下辈子,几辈子,她都只能是我帝昊天的!”

“是么?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帝均白看了下腕表,“既然不杀,我就回去了。毕竟很晚了,要睡觉。”说完,吃力地站起身,浅色的西服上都是血,他没有进医院,而是转身往停车场外走。

一点不担心把后背留给要杀他为快的人。


aorqr.dzhhyy.com  s8iw.dzhhyy.com  9kx.dzhhyy.com  2j44w.dzhhyy.com  rgpsd.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lsyfkt.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