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家主,不要冲动!!”苏项南和言自敬惊声喊道。苏项南快凝玄成音,苦苦劝道:“云家主!马上收剑!就算小妖后和令公子真的是被淮王所害你要留得性命,才有雪恨之日!这等不智之举不该是你云轻鸿所为啊!”

对于苏项南的传音,云轻鸿充耳不闻,毫无反应。他的身边,慕雨柔与他并肩而立,全身寒气激荡,眼眸中的寒意更是冰冷刺骨,声音,充斥着她毕生最刻骨锥心的恨意:“淮王!是你害死了我的儿子今日我夫妇就算拼上性命,也要你血债血偿!!”

第614章 血债血偿

“云家主,快放下手中的剑千万不要冲动啊!!”天妖域主秦征一边前冲一边喊道。 任谁都听得出,云轻鸿夫妇的话中充斥的不仅仅是愤怒与怨恨,还分明带着决绝的死志!

他们今天竟是要以命血溅妖皇殿!

“冲动?”云轻鸿剑指淮王,脸色一片冷毅的泰然:“我云轻鸿,这一世从未如此冷静过!我云氏一族从万年前开始,便为守护妖皇一族而存在。但短短百年,先妖皇、小妖皇皆被奸贼所害,如今,就连小妖后都遭了毒手身为守护一族,却未尽守护之职,让妖皇一脉彻底断绝,如今,还要眼睁睁的看着害死妖皇族和我儿子的狗贼登基为皇!我云轻鸿身为云家之主,还有何面目苟存于世!”

“淮王,今日你若想为皇,就先踩过我云轻鸿的鲜血和尸体!”

“云家主!!”大殿之中惊声迭起,任谁也没想到这场登基大殿,竟会出现如此的场面。

“云轻鸿你这是自寻死路!!”赤阳百烈大吼道。几大家主已全部离座,在云轻鸿夫妇的周围形成合围之势,数十道强横的气息,也已悄然守护在淮王的周围。

“不要过来!!”云轻鸿却是猛然抬手,阻止他们靠近:“这是我们夫妇的事,和云家无关!云外天,今晨我交给你的戒指,我云家的家主令就在其中!从此刻开始,你便是云家的新任家主!而我夫妇已脱离云家,所做的一切事,都和云家无半分干系!我只求今日之后,云家能从此远离妖皇城,纵然退避于世,也永远不要效忠于这个狗贼!”

“不!!”云外天却是断然摇头,然后飞身而起,在空中大吼道:“你才是我云家的家主!你的意志,就是我们整个云家的意志!就算全天下人都说家主冤枉了淮王,但我们云家子弟,绝不会怀疑家主的任何一句话!家主说是淮王府害死了小妖后,那就绝对不会错!这等恶贼,不要说我们守护一族,即便是最普通的幻妖子民,也该以命相诛”

云外天落在云轻鸿身侧,对淮王怒目而视:“淮王!你毒害妖皇,大逆不道!我的儿子,也是被你淮王府害死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没错!家主之命,就是这世上最不容辩驳的铁证!家主想要血染妖皇殿,怎能少了我们云家子弟!!”

“淮王!你害我云家少主,害死小妖后我云家与你不共戴天!”

“今日,我云家便以鲜血和你的狗命,祭奠少主和小妖后!”

云家子弟在最初的震惊和失措后,随着几个长老全部毫无犹豫的站到了云轻鸿身后,准备以死相随,他们全身的鲜血也随之燃烧了起来。今日云家到场仅百人,但全部恨火骤燃,站到了云轻鸿的身后,没有一个退却与离开。

“哈哈哈哈哈哈!”慕飞烟长声大笑:“到底是云家!就算被打压了百年,也泯灭不了你们骨子里的血性!好好!!那我们今日,就好好的大杀一场!!慕家儿女们听着!!”慕飞烟一转身,雷霆般的吼声直震颤的整个大殿隐隐颤:“你们眼前的这个即将成为我幻妖新皇的淮王,实则是害死小妖后,残害妖皇一族的逆贼!这等逆贼,本该人神共愤,天诛地灭,但如今,却在这妖皇大殿上受天下朝拜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慕飞烟!!”啸家家主啸西风怒斥道:“十二家主中,你也算是最德高望重!没想到竟然连你也如此污蔑新皇!你既然说是新皇害死了小妖后那你有何凭证!”

“老子的话就是凭证!!”慕飞烟声若惊雷:“你们同为守护一族,却早已不配此名!如今,更成为这逆贼的走狗!一群早已没有了尊严和廉耻心的狗,有何面目在老子面前叫嚣!”

“你!!”慕飞烟这通大骂,让围着云轻鸿的众守护家主直气的肺都要炸开。

慕飞烟大手一挥,已是飞身而起:“慕家儿女!履行我们守护之命,向妖皇一族尽忠的时候到了随我痛痛快快的杀光这帮恶贼,将血洒遍这象征妖皇荣耀的大殿,然后一起去另一个世界向妖皇一族请罪怕死的,就给我滚到后面去!滚的越远越好!”

“哈哈哈哈!”慕雨白、慕雨青、慕雨空三兄弟齐声大笑,脸上没有半点对死亡的畏惧,反而充斥着彻底释放,不许再隐忍的快意:“老爹,今天就让我们一家杀个痛快!!”

“淮王!就凭你也配在这妖皇大殿为皇?就凭你也配穿上那身皇衣?还有你们这群走狗,早已不配活在这个世上!你们犯下的罪恶和丑陋的嘴脸,苍天和金乌圣神都清楚的看在眼中!我们今天的血只是一个开始你们终将被天地所愤,不得好死!!”

震撼整个妖皇大殿的咆哮声中,慕雨白飞身而起,强横到极点的帝君威压毫无保留的释放,他大吼一声,手臂一挥,一条百丈冰索向合围着云轻鸿夫妇的人横空砸下,

慕雨白当先出手,而且是倾尽全力,毫无保留的出手显然慕家和云家一样,已是准备决绝的鱼死

面对云家和慕家的“自取灭亡”,淮王没有半点“正中下怀”的快意,脸色一阵急剧的扭曲,他的愤怒绝不是装出来的,而且他很清楚,云轻鸿和慕飞烟这等疯子般的举动绝不是失去理智后的失控反扑,反而是他最最怕出现的局面。

因为云家和慕家现在绝不能动,否则这数个月以来,他早已动手尤其是云家!云家之子、妖皇玺还有妖王遗体的归来,不但让云家声威大盛,还让天下群雄在感动与愧疚之下,心念都站在云家这边!他们虽不在妖皇城,却代表着妖皇界各个地域的意志。这几个月之间,幻妖界已是传遍了云家的忠贞之名。若他在登基初期动云家,那必将遭受天下质疑,甚至愤怒。

而今之势,云家已是决意鱼死然云家对于是他害死小妖后没有真凭实据,反而是他有“不在场证明”,但,云家为此,甚至不惜血溅妖皇殿云家偌大的万年守护家族,若不是确定小妖后是被淮王所害,岂会如此!若不是对妖皇一族的忠诚,岂会如此!

以淮王府之势,云、慕两家纵然倾尽全力,也不可能杀的了淮王,反而会被淮王的势力所灭。但这是他登基为皇第一天!便灭手中家族中最忠诚不渝的两族,他将要承受的舆论风潮可想而知!而“杀死小妖后的幕后毒手”,也会随着云家和慕家的灭亡,而深深的印入所有幻妖子民的心魂之中。

云家慕家无法拿出真凭实据,却是以这种方式,在幻妖界所有人心中刻下对淮王的质疑,让他的皇位,永远别想坐的安稳。


apyv.dzhhyy.com  8l3x.dzhhyy.com  20wwa.dzhhyy.com  um3b.dzhhyy.com  boy.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lqgsym.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