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明只当余秋和陆婕是一伙的,倒是毫无保留的把知道的都说了出来。张强的弟弟欠的钱自然就是陆家的,也算是有预谋在先,不过也是个以防万一而布下的局,说白了就是如果左鹿这边靠不住,那就靠着张强这一家去逼着左蓝想那些关于过去的秘密,现在呢,还暂时不需要,不过想着马上就需要了,就把人都“请”了过去,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想必皮肉伤也是有的,至于这个阿明的主要任务,就是负责搭上张婷婷也条线,毕竟有个“卧底”也更好应付不是吗?余秋听完后,把阿明打晕,看了眼张婷婷,“人现在交给你处置,别闹出人命来,也别太久。之后带着他一起去这里,老实待着,知道吗?”余秋把扬子的地址给她写了下来,然后就离开了这里。“好…”张婷婷的眼神有些空洞,余秋无暇顾及,在回去的同时给扬子打了个电话说明情况,然后就直接去了陆婕那里。与此同时,夏俊曜和耿凯也在飞机上,回到了虹云市。他收到消息比较晚,最近才知道陆氏集团这匹黑马,以及那个及其像余秋的陆温尘,想到自己哥哥这两年的痛苦,恨不得赶紧赶回来,他和耿凯这两年在国外混的也是风生水起了,原以为之前的事情都已经烟消云散了…他也渐渐的淡忘这些,不愿意再提起那些伤心事,他靠在耿凯的肩上,闭上眼睛,觉得现在的生活也还算不错,唯一就是担心萧景的未来,所以也才会回来的。余秋很顺利的找到了陆婕,或许说陆婕就是在等他。“我亲爱的儿子,原来你还记得你这个母亲啊。”陆婕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身边还有蔺玉书和陈韵,至于左鹿在哪里,暂时没有看到。“小鹿呢?”“回去了,他还得去找王家程呢。万万没想到,竟然是他帮了你亲妈那个贱人,要不是她是狐狸精呢!我现在都怀疑,你到底是不是应睿明的孩子呢。”余秋握紧了拳头,但是理智告诉他不能冲动,现在惹怒了陆婕没有好处,强压下去心里的那股怒火,道:“这些年下来,你到底想做什么?当初应睿明也是受你蛊惑吧?那艘船,是你点燃的火吧?你想杀了他。”陆婕大方承认,“我当然想杀了他。他口口声声说他最在意的人是我,结果不还是跟郑颖结婚,还是跟余旻有了你,看看我可怜的小莹,是个女孩就不被他重视吗?在生下小莹后他就又把你认了回来,那我这些年做的事情,不都打了水漂吗?凭什么啊,凭什么你跟你妈就能这么好运啊,凭什么呢?!我的青春不也是白白浪费了吗!”“不过,你妈也没好到哪里去。”陆婕冷笑一声,却不再多往下说了,“温尘,你就在这里陪陪你的朋友吧,等我找到了王家程,就让左鹿跟你们一起,一起去死!”陈韵看起来仍旧不算很好,脸色苍白,无力的坐在那里,蔺玉书也没好到哪里去,但意识还算清醒,道:“小秋…我现在也很担心我爸,我之前,投了一大笔钱在陆氏集团里…”余秋安慰道:“别担心,事情很快就会结束的,公司是在我的名下,如果来得及我会把钱都还回去的。”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余秋除了担心也无能为力,尽管在来之前都和扬子交代好了,但剩下的事情也只能听天命了。晚上的时候,夏俊曜和耿凯成功抵达虹云市,第一件事就是去了萧景的家里。结果令他意外的是,家里除了萧景,还有衡昶。“俊曜?你怎么回来了?”萧景有些意外,不过把人让进来后又急忙的坐在衡昶身边,看着电脑里东西,“现在怎么样了?我们可以把这些揭发出去吗?”衡昶叹口气,“小景,别担心,我真的是想要帮你。”萧景没有理会他,只是全神贯注的看着电脑,顺便对夏俊曜二人说道:“你们先坐,我现在比较忙,一会再问你。”夏俊曜和耿凯只能听话的坐在沙发上,夏俊曜看了一眼萧景正在看的东西,忽然道:“哥,你在查十几年前的事?”“嗯。”萧景回答道,“很有可能当年的事情,会水落石出。”“可是…”夏俊曜心里有些纠结,一方面迫切的想要了解真相,一方面又担心会伤害到萧景,不管怎么说,也是自己守了这么久的人啊。耿凯搂紧他,“别担心,萧景向来有自己的分寸。”过了许久,萧景和衡昶才终于从电脑前抬起头来。真相似乎终于大白了,衡昶在陆婕手下工作多年。陆婕是在20岁的时候认识应睿明的,那时候的应睿明的头上仍然冠着富二代的名号,而并非自己就是个大老板,而陆婕则是个更普通不过的员工罢了。许是她身上也有独特的魅力点吧,应睿明就这么喜欢上了陆婕,是认认真真的那种喜欢。可是人在这个漂浮的圈子中身不由己,迫于无奈,只能娶了郑颖,后来生了应默,陆婕也曾和应睿明断过这样的不正当关系,也是在那个时候,应睿明认识了余旻,那个令陆婕疯狂嫉妒的女人。陆婕清楚的知道,应睿明和郑颖不过是商业联姻,自己任性一点也能在应睿明那里得到更多地关爱,她向来懂得这一套。可余旻那个女人不同,她有她独特的魅力,清高又骄傲。陆婕开始害怕了,她怕余旻抢走本该属于她的位置,怕她抢走应睿明所有的目光,实在是太害怕了。所以,在这一切发生之前,陆婕就要毁掉她。所以,嫁祸给余旻私自动用公司钱的事情,实在是太合适不过了,要不是后来害怕,她把钱放在应睿明的银行卡里,偷偷给了余旻,本来一开始钱也是想要自己留着的。至于再后来关乎这笔钱知道的人,一个是左鹿的父母,另一个则是夏俊曜的父母。当然,除了这笔钱外,他们还知道所有的关于集团的秘密,所以后来在陆婕和应睿明和好后,就说服他除掉他们,也就有了那场车祸,留下三个无知的孩子。应睿明也不是傻子,他一开始留下余秋也是为了给陆婕作掩护,所以才会在后来,把余秋放在左家姐弟的门前。余秋和左鹿的相识,本就是一场阴谋下的笑话。他们之中的每一个人,都是应睿明为了陆婕设下的棋子,真不知道该说他是个浪漫的情人还是狠心的商人。不过这位浪漫的情人,死在自己最爱的人手里时,又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左鹿去找了王家程,距离有些远,而他本人也上了年纪,见到时,左鹿问起当年的事来,他沉默良久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听说是得了阿尔茨海默症,记忆时好时坏,现在就是不记事的时候。左鹿心急如焚,余秋还在等着他,真相也还在等着他,王家程定然知道当年的真相,不然这么多年怎么会躲在这样的地方,一直藏着。衡昶整理好了那些资料,夏俊曜也提供了一些,那是当年他找寻的,但是最终放弃的资料,一起举报到了警局,现在就等着调查了。张强一家已经被扬子找到,连着阿明一起送到警局调查,陆婕已经是通缉犯,但是暂时还没有抓到她。余秋很快被大家找到,只是左鹿仍然没有回来,没人知道左鹿去了哪里,也没人知道陆婕躲在那里。时间越久就越发的让人不安起来,余秋根本不知道那个王家程的所在,郑颖也不知道。余秋不想惊动大姐,一直忍着没敢告诉大姐,这期间一直是萧景陪着他的,衡昶已经去接受调查了,他这些年做过的事,不知到底参与多少,又会受到多少的惩罚。扬子知道事情大约已经落幕了,就和余秋道别了。“扬子,去找她吧。”余秋说道。扬子想了想,道:“如果能再见到她,我就会勇敢一次。”“我知道她在哪里。”余秋告诉了他一个地址,“你可以当我没说过,或者你愿意来此邂逅,都是你的自由。”“谢谢你,温尘。”扬子很遗憾的是没有见到左鹿,值得庆幸的是在扬子离开后的一个星期,左鹿终于回来了,身边还带着一位老人。余秋想都没有多想的就抱住左鹿,“我终于体会到你的感觉了。”左鹿轻声道:“我才不会做出那么混蛋的事情来。”他给大家介绍了一下王家程,虽然他的记忆仍然时好时坏,仍然没办法成为证人,但如果陆婕见到他,说不准会放下恩怨。“可是我们没有找到她。”“我或许知道她在哪里。”左鹿道,“王先生其实是应睿明特意为保陆婕专门找的律师,在你们都不知道的地方,应睿明曾为她买了栋房子,应该在之后也一直住在那里。”

余秋没有说话,他握紧拳头,无力感蔓延至全身。只觉得余旻信任的律师竟也是那人为陆婕请的律师,实在是为余旻不值得。

☆、尾声

在左鹿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那栋别墅。从外面就能看出它的华丽来,无一不在彰显着主人对它的重视来。忽然王家程道:“是这里了,应先生一直都希望陆女士能明白他的苦心来。”随后又疯疯癫癫的,只是这句话,若是陆婕能听到,那自然是最好的了。推门进去,连门都没有锁,屋里陈列的整整齐齐的,不染一丝灰尘,忽然楼上响起哭声,那声音是陆莹莹,或者说是,应莹。几人赶紧跑上楼,王家程年纪大了,左鹿便陪他坐在客厅,就等着几人下来,最好能带下来陆婕。莹莹的哭声很快停止,但几人也顺利的找到了陆婕。陆婕坐在窗前,怀里抱着莹莹,莹莹看起来有些惊恐。她看到余秋,忙喊道:“哥…哥,救救我。”这是陆莹莹第一次喊他哥,但他也的确是他哥,却是第一次不想接受这个称呼。陆婕抬都没抬眼看,对着莹莹轻声道:“小莹不要怕,妈妈会陪你,爸爸不爱你没关系的。”“我们找到了王家程,你不是想知道所有事吗?他就在楼下。”余秋说道。陆婕像是终于缓过神般的,看着余秋,笑道:“你长得,可真像那个女人啊,难怪应睿明他喜欢你,不喜欢小莹。”余秋抿着嘴,不欲多说。陆婕终于舍得站起来,拉着莹莹的手,走过他们身边,往楼下走去,她的背影略显落寞,这个渴求一生被爱的女人,事实上早就活在爱里。可怜的人,到底是谁呢?陆婕精神恍惚,王家程也神志不清,俩人却在见到彼此时都愣了一下。“是你。”“陆女士。”王家程给陆婕讲述了之前的所有事情,并且交给她一份转让书:“这是当年应先生留给您的,只是后来突生变故,才一直搁置在我这里,没想到会是隔了这么久,才会转交到您的手上,可惜,早就过了时间,已经作废了。”陆婕忽然就泄了气般的坐在地上,痛哭起来,“你竟然是…”莹莹站在陆婕的身边不知所措,王家程倒是看了看她,摸了摸她的头,“这一定就是应莹吧?应先生后来见到我的时候,总是爱提起他的女儿,说他的女儿可爱又聪明,我想,应先生一定是个好爸爸吧?”王家程在回忆过往的时候,显得十分清醒,又对余秋说道:“对于余女士的事情,其实就是这样,她通过我递交了她捐款的事宜,这件事其实应先生也是知情的。”陆婕大笑起来,“所以我做的一切,他都知道,那他怎么就不知道,跟我解释一下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余秋问道,“那…那我妈呢……她最后,是怎么样的……”“是应睿明他逼着余旻自杀,就为了让这件事永远的沉寂下去,她为了保住你,自然就选择了自杀,没想到应睿明还能让她见你。”余秋没想到的是,原来那次见面就成了永别,而这一切都因为陆婕的一念之间。余秋揪着陆婕的衣领,“你凭什么?我从小都没见过我妈,就那么一次,就那么一次。你看她。”余秋指着莹莹,“她从小生活在你跟应睿明的关爱里,我呢?我呢?哈哈哈哈,我是你们算计的对象。应睿明留下我,是为了给你作掩护,我妈也是。你活得心安理得不说,还觉得不够,还要让我们活的更加的难过……”余秋说着说着,手早就抓不住陆婕的衣领,跪在地上,痛哭着,左鹿上前抱住他,安慰着他,同时也为自己的父母难过着。当初以为是一场意外,结果是场精心策划的阴谋,可笑的竟是为了陆婕能够过上更好的生活,为了她那可笑的嫉妒心。陆婕抬起头,环视一周,余秋、左鹿、萧景、夏俊曜……这其中每个人的背后的故事,都和她脱不开关系,就因为她的一念之差,害死了那个为了她布置一生的男人,为了让她好过一些的男人,为了她犯了很多错误的男人。更害死这些孩子们的童年,让他们必须生活在痛苦之中。陆婕把莹莹推给余秋,“小莹她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没做错,以后能拜托你照顾她吗?”余秋抬起头来,冷笑道:“你凭什么觉得我会照顾她?她算什么?她是见证你害死所有人的证据!她是没错,可她是你的女儿!我看到她就觉得碍眼。”“你会的。你跟你妈一样,都是善良的。”“你少拿我妈来说事!”余秋怒道,“我根本不知道我妈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我不是个善良的人。”陆婕笑着摇摇头,独自爬上楼,大家没有跟上去,想来她也逃不出这间别墅里,莹莹有些茫然的站在人群之中,这里的每个人都让她觉得陌生,可是就连陆婕,都让她害怕。随着“咚”的一声,故事彻底落下帷幕。应睿明做的那些事终于公之于众,应氏集团也终究彻底消失在这座城市里,没人知道郑颖去了哪里。不过这种事情,余秋也不是很关心。衡昶表现良好,虽然帮着陆婕做了很多事情,但之前那些违反事也没参与过,而且陆婕已经自杀,许多事情都是经她之手,现在已经随着她一同消亡,查不出更多内容,后来也放了出来。那之后他来找过余秋,因为萧景不见了。“我不知道萧哥去了哪里,但是你最好不要去找萧哥,我想他应该想要静一静。”余秋平静道。“我…”衡昶对着余秋,有些语塞,不知道怎么跟他说清楚他跟萧景之间的事情来,“我想跟他道个歉,弥补之前对他撒的谎。”左鹿也从房间里走出来,“萧哥大概在国外散心吧,我看他的号码像是国外打来的,但是是哪个国家,我们也不知道。”“干什么要告诉他。”余秋不满道。左鹿笑笑,“能不能找到就看他自己的本事了。”一天后,夏俊曜和耿凯回到了国外,不过此次多了萧景,是余秋和左鹿亲自送的飞机。“萧哥,要是衡昶他…”左鹿小心翼翼问道。“看我们的缘分吧。”萧景释怀的笑笑,“其实我早就知道他不对劲,一直在给他机会亲自告诉我,没想到最后还是要从你们的口中得知。”余秋也低着头,又把那个八音盒给了萧景,“萧哥,这是我当年送给你,所以,现在还是要送给你,要是衡昶他对你不好,我一定第一个揍他!”“好。”莹莹自从那件事后,像是一夜长大,被送到国外上学,独自一人,到她18岁前会给她生活费,余秋觉得,自己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他没办法把她留在身边,那是在一遍遍的提醒他,这个孩子的母亲曾是怎样的伤害自己的母亲的。蔺玉书在事情结束后亲自送陈韵回去她生活的城市。“好好生活。”蔺玉书说,“你会找到更好的,我也一样。”

“你也要……好好生活。”错过蔺玉书是她的一大损失,而错过她的蔺玉书也许能有更开阔的视野。张强一家都回去了,卢欣终于狠下心来同他离了婚,虽然在村里难免被指责,总好过带着孩子一辈子窝窝囊囊的。左家父母的事情终于真相大白,大姐一家三口和左鹿、余秋一同回了老家,探望他们。余秋还是对老家有些阴影,那场泥石流虽然将他带回现在,了解真相,也了解了自己的内心,却害怕这杨的事情,再来一次。幸运的是,并没发生这样的事情来,那天的天气很好,阳光明媚,给每个人的心里都带着一种久违的幸福感。梓熙难得假期,没在这样的地方玩过觉得尤为的新鲜。“爸妈,我把小鹿健健康康的养大了。”大姐自己在父母的墓前轻声的诉说着,“他现在有他喜欢的人。我没有过问过,但那孩子也是我看着长大的,我很相信他,所以我决定支持他们。我希望他们能好好的生活下去,那我的支持一定是很重要的事情,也是因为那孩子,我们现在才能过上幸福的生活,我才能认识卢昊,生下梓熙。爸妈,我们现在都过得很好,你们就,放心吧。”之后左鹿也偷偷把余秋领了过来,想在父母面前,告诉他们,自己现在有了喜欢的人,有了想要在一起的人。“爸妈,这是余秋,是我哥,也是…我喜欢的人。”左鹿微微有些脸红,像是第一次带着喜欢的人回家的男孩那样,既欣喜又有些担忧不被家里人喜欢,“我…我很喜欢他,所以,我们决定以后都一直在一起。”余秋拉起他的手,“爸妈。”余秋这一开口,左鹿的眼睛就微微的有些红。余秋继续说着:“我欠小鹿很多,我也知道,我之前对他不够好,所以我会用我的一生来对他好的。爸妈,你们就放心的把小鹿交给我吧。”“哥,你对我已经很好了,我从小时候就知道。”余秋低头轻轻吻在左鹿的唇上,不够,还是不够,幸好,现在能够跟他共度一生。

作者有话要说:  后天更新番外。

番外几乎每个人都会再出场的~

☆、番外一:萧衡篇

萧景虽然是和夏俊曜他们二人一起去的国外,但是这两人总是腻在一起,就是萧景对此免疫看多了也难免想起自己坎坷的情路来。

每每看到两人在一起,就忍不住的大叹一口气,心道这衡昶怎么还不来找自己?!

饶是夏俊曜二人可以体谅萧景,时间久了,总是听到他的叹气也担心起来,就联系了余秋询问这衡昶的进度。

这让他哥等这么久,等他来了得急急他!

“衡昶呢?你们没告诉他我哥去哪里了吗?”

余秋道:“没有啊。就告诉他在国外,哪能那么便宜他,直接让他找了过去,萧哥心软,得难为难为他。”

夏俊曜咬牙切齿道:“你不知道我哥其实也挺想见到他的吗!为难的事我来就可以了,你快让他过来!”

“那我怎么知道他现在去哪里了。”余秋说,“那天他问完之后自己就走了,我怎么联系的到他?”

夏俊曜的脸更黑了一点,耿凯只好接过电话,“小秋啊,如果能联系到衡昶,就让他过来吧,萧景整天都在唉声叹气。”

“嗯,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的余秋心里也不舒服,就对左鹿抱怨,“本来就不想衡昶太快找到萧哥,他骗了萧哥那么久……”

左鹿幽幽道:“那你不也是?”

一提这事余秋就心虚,讨好道:“好好好,那我现在告诉他。”

衡昶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就找到了萧景,萧景总想着要见到他,可人真在眼前了,却发现自己还是没整理好情绪,整日都避在房间里,悄悄从窗户看着夏俊曜和耿凯难为着他。

有时候也有冲动想要下去拦住,有时候又觉得衡昶窘迫的样子有些好笑。

衡昶比他要大上十岁,带着成熟稳重的样子,所以能见他这种模样,实在少见。

这一闹就过去了半个月,衡昶还是坚持不懈的来,然后被他们赶走,转天再来。

那天萧景心情好,无意的去门口散步,趁着夏俊曜不注意的那种,赶在衡昶来之前的那种。

衡昶一来,就见萧景明显是在门口等人,脸上不自觉的就带上了笑容,萧景在看到他后,立刻做出在散步的假象,故作无意道:“哎,今天闷得慌,没想到就遇到你了,俊……”

话没说完,便被衡昶的吻堵住,他微微挣扎着,心想,算了本身也没他力气大,更何况这个吻的感觉还算不错。

而门内的夏俊曜对耿凯道:“我好像听到我哥的声音,在门外。”

耿凯递给他一杯牛奶,“听错了吧,萧景肯定还在楼上呢。一会儿说不准衡昶就过来了。”


a595.dzhhyy.com  pljtq.dzhhyy.com  qvt8.dzhhyy.com  lci.dzhhyy.com  rth.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lpynej.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