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要想找到人买单,时效性也是挺重要的。晚了的话,虽然也是成绩,却没法凑到这个工程的成果清单里去,对于科技部和文化部里某些大人物的政绩,美化效果多多少少要打点折扣。

按照这个计划,跑部拿资源立项,必须在3月份完成。4月份就要进入全速科研,然后期末进入样机调试,暑假结束前必须拿出成品。

然后还要拿出去先让新技术刷刷脸、鉴定一些外国的历史遗迹,把国际认可刷起来,最后才能拿去给利簋鉴定用,让老外心服口服没得狡辩。

搞科研就是这么费时费力,顾玩怎么能不努力呢。

顾玩在前方神龙见首不见尾,每天跑实验室、不知道参加一些什么涉外的活动,甚至还去了两趟京城。

在后方,对他如此破格占用N多资源而不满的人,也是大有人在。

原子控制研究所的不少干部,听说今年有可能有一个实验室会整个承包给外面社会上的公司,都是挺不服的。

去年搞“原子喷泉”的时候,虽然也拿了金融投机者的钱,但好歹项目负责人是石景谦石副主任,而且是孙主任主动涯岸自高撇清不想负责的情况下,才这么安排的。

顾玩当时的身份,只是资方派来的联络人,只是监督研究进度的。

而今年,这是直接让社会人承包实验室,人家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就算用到实验室的人,也是花钱借调。

最关键的是,听说这家试图承包的公司,资金实力还不是很雄厚,还想拿国家的专项扶持贷款,以及一些别的融资,自己出钱只出小头。

这么好的优惠条件,虽然还只是风闻而非实锤,但也已经让人嫉妒得面目全非。

只不过有丁院长压着,这些人暂时也不敢造次,总要等那些“风闻”的事情都实锤后,形势明朗一些,再据理力争。

研究所那些人暂时按兵不动,科大学生里面,那一小撮最拔尖的优等生,却是先坐不住了。

大约3月中旬的一天,开学后已经上课两三周了,隔壁化科院的一个名叫黄飞翔的资优生、平时也是成绩稳居年级前三名的,找到了物科院98级的陈刚。

陈刚就是那个万年考物科院第二、放在往年绝对足够牛逼、但放在这一届却只能被顾玩始终摁着对比的金牌时停解说员了。

他跟黄飞翔高中的时候就是同学,同校不同班,所以认识。俩人都是江南州本地人,高中时上的是金都市最好的外国语学校。

这天下课后,黄飞翔找到陈刚,俩人一起吃饭,黄飞翔随口就问起:“陈哥,听说你们院那个顾玩,选课的时候舞弊了?我们想选修高年级课程的时候,不是规定了课时冲突的不能选的么?

听说顾玩这学期一口气把剩下的所有专业课都选了?那其中两门是不是不用去上课?咱都是要争取明年拿公费交流生资格的,你知道这事儿轻重。顾玩这么干不是特殊待遇,不公平了么?”

陈刚叹了口气:“是不公平,人家选了冲突的课,不是说可以选一门上,而是能直接两门都上,只要最后期末考试过了就行——但人家厉害呀,你不是搞物理的,你不懂这个顾玩的逆天程度。

我虽然不知道内情,但也知道这事儿是丁院长特许了的,听说丁院长还豁出老脸亲自跟校教务处的尤主任解释过,咱就别招惹人家了。”

黄飞翔直接就不干了:“这不是小事儿,你想想,全校一届小四千人,刨除那几个没有交流名额的文科专业,三千个认抢20个公费交流名额,对咱而言,多值钱?

要是自费去大洋国留学,就算你考得上,人家用美元的,物价高学费贵,你一年至少30万人民币得要吧?这已经是最抠最抠的了,稍微过得像人样一点的,一年还不得50万?

一个公费留学的名额,不算名气、前途,光算钱,那就值200万了。得罪人也好,面子也好,值几个钱?为了200万,亲爹我都敢揭发!

我知道,你是觉得自己还行,应该全校申请人里,前20名稳了,所以你不想当出头鸟。咱这种20名开外,估计有点悬的,还有什么好说的?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排在前面的弄下来一个是一个!”

黄飞翔这个账算得还是不错的。

中国人或许不觉得大学学费有多贵,那是因为国内都是公立大学。

到了大洋国、扶桑国,本国人花掉相当于几百万人民币的开支,念个医学院的,都大有人在。所以很多医生律师都是欠了10年20年的学费按揭贷款的。

在国内,买房才需要按揭,在大洋和扶桑,读大学就要按揭了。

为了一个至少值200万+无法估算的前途收益,撕破脸算什么。


06p.dzhhyy.com  hi8.dzhhyy.com  dir3q.dzhhyy.com  3v5.dzhhyy.com  6kv.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lpughc.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