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军将将沾满面部的无数细小水珠拭去,猛点头道:“掌盘子料事如神,营西放哨的兄弟接到常营传递消息,赵贼一部自西突袭而至,已冲破北工事!”

“中看不中用的草包!”刘希尧暗骂道,但骂完却不禁有些窃喜。赵营出密林径攻方塆固然令人惊诧,但早到晚到不过时间问题,多少有些心理准备。然而常国安辛辛苦苦修筑了数日的工事竟如此不堪一击,着实叫人大跌眼镜。墙垣壕沟既是豆腐渣工程,那么便再也不必担心风头给常国安抢了过去。只要此次顺利击败赵营,甚至可以在罗汝才面前狠狠打压常国安一番。

“赵贼多少兵马?”刘希尧足不点地,转身疾步朝营地方向走去,边走边问。

那军将回道:“千人以上,常掌盘子收缩了兵力,正与赵贼缠斗。”

“甚好。”刘希尧暗自点头,同时传令,“留百人继续驻防,其余的即刻整顿,随我出战!”虽说赵营来得又急又猛,但常国安手底下毕竟有二千人,短时间内将赵营牵制住没有问题,趁着双方鏖战,自己带千余人出其不意再杀进去,必能一锤定音。

刘希尧越想越兴奋,脑海中甚至都浮现出了赵当世兵败受俘、跪在自己脚前的惨淡姿态。不过,及至辕门外,他忽想起一事,招手将那正要去通传军令的军将召回,吩咐道:“安排几个人,火速前往时家小冲,请王掌盘子支援。”做事需留后手,赵营能战之名在外,刘希尧自觉胜算虽大,尚未到十拿九稳的地步,为以防万一,他想起了驻扎在北面数里外的王光恩等部。把他们叫上,抢不了自己固守方塆的功劳,又能加一道保险,何乐而不为?

常、刘二营的驻地并不远,刘希尧率千余人沿着北面工事南侧而行,不三里,即抵达了常国安大营的东端。灰暗的天光下,旗帜曳乱、兵戈交对,喊杀声充盈四野,刘希尧举目四顾,局面已经完全演变成了混战,他自盘算作战事宜,前方大道上,乌乌泱泱忽涌来数百兵马。

“且慢!”前部弓弩手欲要阻击,刘希尧却瞧见那数百兵马中歪斜着的旗帜像是常国安部的旗号,起手制止。话音刚落,对面一将纵马而出,高声呼喊。刘希尧凝目细视,果是贯甲提兵常国安。

“战况如何了?”两人靠近,刘希尧满脸矜傲,故意拉长了声调。

常国安一改往日针锋相对的态度,讪讪答道:“赵贼奸滑,趁我逻兵换防之际踹入营中,兄弟措手不及,一时落了下风。”又道,“赵贼兵沿北工事向东推进,来势汹汹,我营前部数百人抵在那里相持,兄弟则带着剩下的数百人往后喘息备战。”

刘希尧暗笑不已,口道:“常兄勿虑,有我在,赵贼再难猖狂!”却是绝口不提王光恩等部亦将赶来的事。

“刘兄来的正是时候。”常国安显然是惊魂未定,雨水从他的头盔缝隙肆意流淌上面庞,沾湿了的发须交横,与他微颤的唇齿、空洞的眼神相配,一派颓丧之气。

常国安投来的殷切目光,令刘希尧很是扬眉吐气,但大敌当前,他也无暇继续嗤笑常国安的无能,乃道:“常兄少歇,我先走一步。”

“刘兄只管向前,后边有兄弟守着,万无一失!”常国安颇有些谄媚的笑了笑。

“见风使舵的小人,先前的威风哪去了?”刘希尧不屑想道,敷衍地朝常国安抱一抱拳,将手一抬。左右传令兵见状,各挥令旗,原地待命着的兵士再度动起脚步。常国安同样回马队列中,手下数百兵立刻左右分开一条路,容刘希尧带兵通过。

方塆地势低平,落雨依旧濛濛,风势则转变大了许多。北面工事立有墙子两道,每隔一定距离都凿有供鸟铳射击、大小不一的枪炮眼若干,总体堪称密集。横吹的风穿过这些口眼,发出凄厉婉转的尖啸声,仿佛荒野孤魂野鬼的嚎哭,直叫人不寒而栗。

“好事不干一件,装腔作势到头来济得甚事!”刘希尧本来就对常国安修筑的工事看不顺眼,这时听着不绝如缕的风声心中发毛,更想起不久前在沙河岸边差些栽跟头的窘态,满心不悦,“等退了赵贼,需拿这毫无用处的工事好好挤兑挤兑姓常的。”

越往西,风声中夹杂的拼杀声越是清晰,两面大旗飘扬在在不远处的草地上空,一曰“徐”、一曰“韩”,两旗当中,一数丈高的长杆挺立当中,悬挂着的大纛在风中飒飒招展,上头那白底黑字的“赵”字格外醒目。

“赵贼亲自到了吗?”刘希尧一想到这里,半是紧张、半是激动。联想起罗汝才头前所许下“拿得赵当世首级者,我与之结兄弟谊”的承诺,战意顿时升腾到了极点。

“轰——”

蓦然间,一道闪电劈开昏暗的苍穹,滚滚雷声随之炸响,雨滴渐大,似是暴风雨将至的前兆。刘希尧刚将目光移向上空,耳畔又起“砰砰”之声。

“这是雷声?”刘希尧一怔,旋即反应过来两者的差别,后头的响动,应是炮铳所发无疑。与此同时,自己阵列的前方,乍起波澜。

“赵贼来啦!”

惊呼陡传,在刘希尧的阵列中瞬间传遍。刘希尧勒马横刀,召集几名心腹军将道:“按计划行事,让姓常的人顶在前面,咱们分兵左右抄进!”

才说完,前方指挥的一名军将急至身前,禀道:“掌盘子,事情不对!”说着话脸都青了,“我军才与前方常营接触,彼等不进反退,正冲杀我军前部!”

刘希尧脑袋一浑,讷道:“亮过我军旗号了吗?”

那军将道:“旗号、口号都传过了,彼等倒戈相对,并无犹豫!”

“什么?”

刘希尧不禁愣住,还没回过神,后方又有军将火速传报,道:“后部休整的常营兵猝袭我军,我军后方已乱!”

一茬未完,左右两边亦是变生肘腋,各有传报——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losztj.dzhhyy.com

ks39d.dzhhyy.com  cak.dzhhyy.com  nvx83.dzhhyy.com  to54i.dzhhyy.com  q3ad.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