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理会现场看客一众音乐家看戏的表情,莫白登场之后便立即开吹。

《满月歌》。

莫白今天带来的这一首曲子不是唢呐十大名曲百鸟朝凤,也不是其他名曲,莫白今天带来的这一首曲子叫做《满月歌》。

事实上,这首曲子的名字也不一定叫《满月歌》,反正这一首曲子就是小孩满月之时吹的一首唢呐歌曲。这一首曲子曲调欢快喜庆,满满的都是祝福。

“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感觉好像听过。”

“我也感觉好像听过,但却不知道是什么曲子。”

对于唢呐,恐怕是所有华国民众最为熟悉的乐器。不管是小时候还是现在,人们时不时都会听到唢呐。只是又因为可能是对于唢呐太熟悉了,人们反而对于唢呐认识不够。至少,很多人都不知道唢呐有多少曲子。

“郎朗先生,感觉之首曲子很熟悉。”

“是的,的确很熟悉。”

郎朗想了想,便说道:“这首曲子应该叫作《满月歌》。”

到底还是专业人士,只是一想,郎朗便想起来了。

“满月歌,满月歌是什么曲子?”

“故名思议,满月歌就是小孩子出生之时吹的曲子。”

“噢,我说怎么这么熟悉呢。”

主持人恍然大悟:“我们家乡有个习惯,小孩子出生之时会办酒宴。办酒宴有的人家便会请礼乐,这个礼乐吹的就是这一首曲子。没想到,莫白竟然在维也纳音乐会吹起了这一首曲子。”

“对了,郎朗先生,这一首曲子的艺术性怎么样?”

郎朗皱了皱眉头:“从艺术性来说,这一首曲子还是有一定的艺术性的。不过,因为民间唢呐吹法各人各异。虽然这曲子叫做满月歌,但却没有固定的曲谱,演奏者大都是即兴发挥。”

“也就是想怎么吹就怎么吹?”

两人直播之时不时解释,一众看直播的粉丝早就笑尿。

“想怎么吹就怎么吹,哈哈哈,尼玛,听到这句我笑了。”

“我也笑了,这真是逼格满满呀。”

“这完全符合大白的气质,他就喜欢这种乐器。”

只是,笑是笑了,但大家在笑过之余却是一片担心。

“大家别笑了,这样的吹法,大白非得被淘汰不可。”

“是呀,郎朗都说了,这首曲子艺术性一般,看莫白的吹法也吹得一般,完全不能与阿特西的《爱尔兰狂想曲》相比。”

“莫白不会是迷之自信吧,这样的曲子怎么可能爆掉他们的菊花?”

“怎么说也得吹一首《百鸟朝凤》吧,也只有这样的曲子才能与其相抗横。”

“吹《百鸟朝凤》也悬,在你眼中《百鸟朝凤》是名曲,但在这一些洋人眼里,那还真不是。再说,就算是我们觉得这一首《百鸟朝凤》是名曲,我们能欣赏得来吗?他可不像是大白之前演奏的那一首《赛马》,那么的气势昂扬,那么的煽动人们情感。”

“我靠,这么来说,那岂不是说大白吹什么曲子都要输?”


sfa.dzhhyy.com  3hu.dzhhyy.com  hiuyv.dzhhyy.com  qoia.dzhhyy.com  tqwbp.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lkpiyt.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