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傲雪拍拍三个孩子的背,心中微微叹息。

赫连沧月。这三个孩子,我替你照顾好。故人又何时归。

三个孩子哭够,白傲雪转头淡淡道:“。”

身影一闪便出现在了白傲雪眼前,恭敬道:“王妃有何吩咐。”

“这次要麻烦你了,带他们去处理赫连沧月的后事。简洁一些便可,想必赫连沧月也不想铺张。”白傲雪看着缓缓说道。

点点头道:“属下遵命。”

“你们一会便和这个叔叔来将军府找我便可。”白傲雪看着莫殇三人道。

三个孩子齐齐点头。

白傲雪交代好,才转头看着一旁静静等她的君夜魇。

“处理好我们便走罢。”君夜魇抬手抚了抚白傲雪的脑袋,轻轻说道。

“恩!”白傲雪灼灼一笑,向着君夜魇走去。

三个孩子目送白傲雪与君夜魇离开。

“阿雪,你知道赫连沧月的身份吗?”君夜魇缓缓问道。

白傲雪听了君夜魇的话,偏头看着君夜魇道:“故人。”对于赫连沧月是什么身份,她不好奇,因为她终究是自己一生中莫名结交的故人,虽然短暂却足以铭记一辈子。

“齐天策这个名字,你听过吗?”白傲雪看着君夜魇问道。

“独步长枪,扬名天下。齐天策是个传奇,是江湖上的传奇。可惜这个传奇早已消失了,有人说他仇家太多,早已殒落。”君夜魇思考片刻,薄唇微启,说出了白傲雪需要的答案。

“需要找他?”君夜魇再次问道。

白傲雪摇摇头,轻轻道:“不找罢。遇到便是缘分,遇不到便是遇不到。”

君夜魇轻轻道:“赫连沧月是扬州赫连提督家小姐。当年君无痕下旨,将赫连府上上下下满门抄斩,那个时候,赫连沧月在江湖历练,得以逃过此劫。她有个弟弟,名赫连沧熙。”

白傲雪听了君夜魇的话,微微皱起眉头:“旨意?”

“煽动人心,谋权造反。当年赫连家是二皇子的人。二皇子倒台赫连家必定是活不了的。不过是君无痕登基后的垫脚石罢了。”君夜魇淡然说道,这一切好似都与他无关。

白傲雪听了君夜魇的话,微微思考,却错过了君夜魇欲言又止的模样。

白傲雪是知道的,当年先皇退位,五个皇子除了君夜魇都谋划着如何夺位,最终还是君无痕胜利,其他三个,二皇子死了,另外两个去了边境。

而个个皇子身边的亲信,大都被君无痕以各种理由处死。

这就是皇家的悲哀。

“走罢,快一点或许能赶上舅舅用早膳。”白傲雪轻轻说道。

君夜魇点点头道:“那我们便快一点吧。”

说罢,不等白傲雪说话,再次将白傲雪拦腰抱起,身形瞬闪,风驰电骋一般。

白傲雪感受着耳边呼呼的风声,再次感叹君夜魇的深藏不露。

转眼来到将军府后院,白傲雪轻轻一笑道:“我们这样好像来偷东西一样。”贼兮兮的模样,可爱极了。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4sibg.dzhhyy.com  sgs8u.dzhhyy.com  qw8e.dzhhyy.com  2yrh.dzhhyy.com  m7g.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