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潘小娘子还是很努力的,按照自己对丫环的理解,她特地穿了干净朴素的粗布衣服,头发梳得整整齐齐,插了一根木簪子,脸上干干净净,一点脂粉也没有施。

总之,是一个看起来规规矩矩的小姑娘。

挑选丫环的婆子看了看她,还算满意地点了点头。

长得是太俏了一点,不过人倒是低眉顺眼看着规矩端庄,又是一双大脚,做丫环的,可不要那种一眼看上去就会勾三搭四的,傻傻笨笨的倒好些,长得不丑也就行了。

再说,这姑娘听说是潘小官家的,他家的姑娘倒是有个好名声,听说虽是长年在外,倒从没有传出一点风言风语。

两个婆子对视了一眼,心中已拿定了主意。

潘小娘子站在烈日下面,只觉得自己已经热得失去意识了,汗珠顺着脖子往下滚,她已经只是吩咐什么做什么了。

好像漫长得过了一万年,金口玉音总算吩咐下来了:

“潘家的,安排去花园洒扫。”

潘小娘子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总算如她所料!进了一个哪个房都不是、也对针线要求不高的地方了。

为了避开潘金莲的Bad End,她真是拼了。

潘小娘子笑得心满意足,旁边的人可奇怪了:“可惜了,生得这么标致,若是能去少爷房里服侍,说不准将来还能沾上些福气呢。”

“呸呸呸!”这便有人嫉妒上了,“她那个样子,怎么可能进少爷的房?连个头都不会梳,还总是一副别人欠她钱的模样!”

潘小娘子慢悠悠地回过头,直直看向那个说话的人,那也是个跟她差不多大的丫头,刚被分到二姨娘的房里,那小姑娘看潘小娘子看向自己,脖子一缩,却也不愿退让,仰着脸道:“怎么?!”

潘小娘子微微一笑:“我进不进得了少爷的房不重要,”四处看了看,见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便凑到那姑娘耳边说,“不过我知道你是肯定进不了的。”

说完拔脚就走,这种感觉真刺激!

那姑娘气得直跳脚,潘小娘子却溜得飞快,她没来得及还嘴,那边人影都没了。

潘小娘子自此便在张家花园兢兢业业地干起洒扫来了,作息变成了极其规律的朝五晚九,早睡早起,不能更健康。

有时候她扫着扫着地,忽然想起来,这种生活不就是自己以前追求很久的健康养生日常吗?!

除了不能见到自己的白鹤,其他倒也没什么。

在进入张府之前,她央了武松兄弟,将白鹤收养。

她很清楚,自己爹妈在自己走后,是不会去管白鹤的,倒不如托付给别人的好。

在张府的生活,累是累一点,不过总算只是耗体力,不是什么宅斗,闲下来缝点针线活,这生活还不是美滋滋?

不知道在张家苟几年才能放出去?实在是不想过早进入命运线啊……于是潘小娘子专门去问了负责这件事的张管家。

张管家倒是疑惑起来,自来清河县的小家小户,哪个进了张家不是想飞上枝头的,再不济也要多呆几年,若是服侍得好了,被主人们看中,做了贴身的丫环,那可比外面的正经人家都体面得多呢!

像潘小娘子这样,好不容易进来的,刚进来没多久就问多久能出去,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你问这做什么?”张管家难得起了细问的心思。

潘小娘子当然不会说是怕你们家老爷变态要收我的房,只是硬挤出了几滴眼泪,用半幅袖子掩着脸,抽抽噎噎道:“我在老爷家里,自然是天降的福气,过得不能更好……”

她叹着气:“只是想到爹娘在外,年纪也渐渐大了,恐怕无人照顾,不能膝前尽孝……”

要知道,在宋朝,什么最重要?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6q2.dzhhyy.com  5c59.dzhhyy.com  gjfr.dzhhyy.com  n5dr.dzhhyy.com  ojo.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