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清感觉自己沉睡了许久,慢慢睁开眼睛。

轿中光线昏暗,但并不妨碍她认不出这是什么地方,也不妨碍她觉得这身裙衫眼熟——这里是她死前见到的一幕场景!

连清极为震惊,飞快得掀开轿帘,想验证这一切不是真的,然而外面古色古香的屋舍,来来去去的行人,无一不在告诉她,她穿了,而且还是穿在即将入宫的那个小姑娘身上。

连清颓然的坐倒在轿子里。

她同情那个小姑娘,但真的一点儿都不想变成她,她不想去杀那个暴君。

夭寿哦。

但愿这只是一个梦!

然而轿子很快就被抬入宫里。

小黄门把帘子拉开,一道光线射进来,连清抬头,看到一个广阔的好像故宫一样的地方。

到宫里了,完了!

前世没见过什么大场面,绝对没有执行过任何暗杀任务的连清,脸色发白,双腿发软。

两位宫女上前扶住她,一口一个主子的叫。

连清想骂人。

然后她真的在心里骂出来了:狗比义父!要不是那位义父让这原主进宫,她也不至于穿到这里来。

前世病死了一回,现在还得再作死一回?

呸!

谁想杀暴君谁去,她才不趟这浑水。连清为保命探听消息,低声询问:“两位姐姐,请问你们要扶我去何处?”

十六岁的小姑娘看起来楚楚可怜,惊恐极了。

宫女并不觉得意外。

天下人谁不害怕戚星枢?他十六岁随军出战,手沾鲜血,暴戾无情,但偏偏百战百胜,大燕离不开他,皇帝也离不开。他南征北战,立下无数功劳,性子却越发古怪,百官上奏弹劾,皇帝为此将他调离京都,驻守青州。

后来,他竟在青州起兵,一路杀至京都。

那天,鲜红染红了宫阙,也染红了整个上京。

鼻尖仿佛又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芳草摇摇头,晃去这回忆,柔声说:“主子别怕,奴婢们扶您去扶玉殿,主子以后就住在那里了。”

听名字就不是皇帝住的地,看样子她不会马上被送去伺候暴君,连清心想,既然是选秀,可能一选就选了几十位,她只要低调行事,不出风头,也许就能躲过一劫,从此在这扶玉殿退休养老。

嗯,没错,今世她十六岁就要开始养老了……连清无比“欣慰”。

看宫女把人接走,小黄门急忙去复命。

戚星枢正在云霄殿。

此殿是整座禁宫中最为奢靡之处,万千工匠日夜辛劳,用美玉,宝石,黄金,各色华木,青石,足足花费两年才建成。何为云霄,自然是人间无,天上有。

但此刻这座宫殿里堆满了木头。

好似有股冷风从心头吹过,小黄门浑身一抖,低声回禀:“皇上,连姑娘已经在扶玉殿。”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lcmuhf.dzhhyy.com

xrvqm.dzhhyy.com  igl.dzhhyy.com  btxo.dzhhyy.com  9lu70.dzhhyy.com  be00.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