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一说破了嘴皮子这几人都不愿意走,景园宫那四人始终沉默不肯说话,窦公公被打了三十板子,头一回低声下气求以前共事的林一。

“林大人咱们也算老相识了,算是老奴求您了,去跟皇上说说,奴才伺候了他多年,怎么舍得离开,再者我现在就想在小公主跟前伺候着……”

龙乾宫一大一小此时大眼瞪小眼,团子已经洗干净了重新换了身干净的衣裳,一身奶黄色的小衣裳,颜色比男人身上的龙袍要浅一些,淡淡的奶黄色很柔和。

团子很满意这身衣裳,这是她从为数不多临时赶工出来的小衣裳里面挑出来最满意的一件,跟爸爸一样的颜色!

洗完澡后就迫不及待让宫女姐姐帮着穿上了。

小小的团子就站在地毯上,脚丫子没穿鞋,套了绣着小兔头的罗袜,脑袋顶上一头稀疏的碎发散了下来,她叉着小腰,不满地瞪向男人,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全是鲜活的怒火,倒显得神采飞扬。

“爹爹,给音音扎辫子!”

团子向来在爸爸面前是蹬鼻子上脸,给了点阳光她能将皇宫给烧着了,宫人们不敢看皇上被怼的画面,纷纷低下头,恨不得失聪。

男人沉默了许久,“叫宫女给你扎。”

团子偏偏不服气,她被爸爸带回来的时候就叫宫女姐姐扎的,音音哼了一声,“不要!”

宫人们心里怕得要死,谁敢这样跟皇上说话,对皇上说不的?怕不是要找死?

可偏偏皇上捡来的团子敢。

僵持了好一会儿了,团子撇了撇嘴,忽然灵机一动,将袖子卷吧卷吧露出小手臂,小手臂上丁丁点点被掐得青紫的痕迹,小奶音拉长了声儿,委委屈屈喊:“爹爹痛痛!”

一声爹爹痛痛被奶声奶气的小嗓音喊得百转千肠,似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仿佛下一秒就能哭给他看。

危玦顿住,开口:“……过来。”

宫人们:“……”

宫人默默低头看着脚尖,错不了喽!这要不是皇上亲生的才有鬼咧!

宫人们没见过皇上对着亲生孩子是啥样,毕竟后宫里至今还没有小主子出生,但想想,照着皇上的性子,便是亲生的恐怕都没这么纵容,这般情景已经远远突破了宫人们所能想象中的皇上当了爹后的样子。

团子听了高兴地直欢呼,从宫女姐姐那捧来扎辫子用的头筋和绑带,还特别臭美地挑了一朵漂亮的小花儿,听宫女姐姐说这是大人才能用的,可团子觉得自己也能用,爸爸说了音音是最好看的女孩子!

危玦盯着团子捧在手上做工精致色彩华丽的小东西,沉默许久,久到宫人们以为皇上反悔了,下一秒团子就该被扔出殿门去。

可皇上脸色虽然黑沉沉的,却没叫人将团子丢出去,而是接过团子捧了好久的那堆漂亮的头筋头花儿。

那一团又漂亮又软乎的东西被素来冷酷无情的皇上拿在手上,那双用来收割人命用来批阅奏折的修长大手笨拙地研究辫子的扎法,一遍又一遍地重试。

小公主欢快得像只鸟儿,不厌其烦地指导着皇上,一口一个爹爹,说这边错了,那边疼,得扎松点儿……

稚嫩的小嗓音又甜又清脆,能叫人软到心坎里去,可宫人们却抖了抖肩膀,不敢再看也不敢听,默默退了出去。

到了晚上睡觉时,危玦眉头跳了又跳。

景园宫是不能去了,团子也接受了爸爸不带她睡觉的设定,她以前一个人谁习惯了,可团子想跟爸爸道晚安。

因着团子的事耽搁了下,等团子吃完晚饭又叫御医给上了药,危玦便将人打发了,让宫女抱团子出去散步消食。

又吩咐新上任顶了师傅缺的小渔子公公给安排团子的住宿,他言简意赅,开口便是:“偏殿空着,安排了无妨。”

绕是如此,这也是皇上难得一次说了这么多,以往皇上想要安排什么事,何须如此费心到细节?

小渔子公公诚惶诚恐应下了,前脚宫女抱了小公主刚出门,他就带了好几个宫女将龙乾宫皇上寝宫偏殿的屋子给收拾了出来,收拾得干干净净的。


k2j.dzhhyy.com  69p4l.dzhhyy.com  n70k.dzhhyy.com  lmtww.dzhhyy.com  0bx8.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lbhctd.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