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曾经李承乾是太子的时候,魏王李泰住在武德殿一样,这也是一种殊荣。

李厥的事儿一处,朝中的大臣们也看到了风向,纷纷闻风而动。

“姑父,侄儿临出宫之前父皇叮嘱侄儿,要侄儿好好的跟在姑父身边,学些本事。”李厥面对着玄世璟,恭恭敬敬的说道,看上去,并非是王爷对着齐国公,而是学生对着老师一样。

李承乾提前并没有跟玄世璟说这事儿,不过李厥带着圣旨来了,他也拒绝不了,算是收下李厥这个学生了。

李承乾的用意,玄世璟已经猜想到了。

当是在宣政殿的时候,李承乾就有意询问玄世璟,只是玄世璟不想搀和这事儿,三句话两句话就把话题转过去了,现在看来,李承乾是下定了决心了。

他已经登基很长时间了,东宫不能这么一直空着,正是因为东宫空着,所以给了李象希望,李象住在长安城之中,是不是的四处活动,加上钱庄的事儿一出,李象身边儿不少官员都被牵扯进去了,李承乾也看在眼里,所以这事儿,是时候明朗起来了。

“既然如此的话,那臣也就应下了。”玄世璟拱手说道:“明日鄂王殿下再到这边来寻臣,待臣,做些准备。”

“姑父唤小侄厥儿便可。”李厥说道。

他现在也想与玄世璟拉进关系,于公于私,对他来说,都是有好处的。

李厥也从自己的母后那里得知了足够多的消息,对于东宫之主的位子,他也多了几分期待。

若说不想当太子,那是骗人的,只是李厥要做太子的心情并不像李象那么强烈而已。

而且,他的母妃,成了母后,若是他不去做太子,将来他们母子两人在宫中的日子,可就不怎么好过了。

所以李厥必须也要去争。

但是李厥的争,比起李象来,有显得并不怎么上心了,因为李厥知道自己的优势,他不争,就是最好的争。

事实也证明,他和苏皇后的想法是对的。

只要在恰当的时机,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前脚李厥带着圣旨见玄世璟,在朝堂上,李承乾也宣布了这一消息,因此,朝堂上也是议论纷纷,各自有各自的想法,大多数都觉得,李厥入主东宫,算是稳妥了。

先前朝臣们也劝说李承乾册立太子,只是那时候,有人建议立长,有人建议立嫡。

现在,支持册立李象的官员,在朝堂上已经没有动静了,或者说,先前与李象走得近的官员,现在已经没了,因为钱庄案,或是被降职,或是被抄家。

“诸位爱卿,今日朕有一件事,想与诸位爱卿说。”李承乾说道:“关于钱庄的案子,也算是到此为止了,如今,大唐各地的钱庄,百废待兴,朕打算从朝中大臣之中,挑选一名官员,代朕巡视各地的钱庄,但求以最快的速度,让钱庄恢复过来,还是那句话,钱庄的事,关乎到国朝,断然不能再出现什么问题,朕今天也将话放在这儿了,若是钱庄还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的话,那死的可就不仅仅这么多人了。”

钱庄的事儿,不能和稀泥,该杀的就得杀。

这次因为钱庄案子而丧命的人,何止千人?

这是一场声势浩大的清洗,李承乾做到了,虽然中途经历过许多事情,遇到过许多阻碍,但李承乾依旧以他强硬的态度给镇压下去了,这个坎儿,他算是迈过去了。

“诸位爱卿看,这人选,派谁合适呢?”李承乾问道。

朝臣在下头窃窃私语,商议了一会儿之后,这才有人站出来说道。

“启禀陛下,臣以为,钱庄之事,与国库相关,而户部官员,掌管国库,掌管天下钱粮,此番派遣钦差大臣,当从户部的诸位大人之中,挑选一人。”

此言一出,其余人纷纷点头。

现在关于钱庄的事儿,可不是什么肥差了,而是一把刀子啊。

要是没出钱庄案的话,这样的好事儿,朝中人说不定就挤破了头要去抢这差事,但是现在,就是一烫手的山芋,谁都不愿意接。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uoh91.dzhhyy.com  cju.dzhhyy.com  fy0j.dzhhyy.com  tap9b.dzhhyy.com  el6g.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