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他这幅没脸没皮的模样,梁爱华就知道了,他肯定是钱花光了,又来要钱。梁爱华心里暗恨,但谁让这个男人手里握着她的把柄呢,她只能妥协。

“阿实,妈跟你说的话你记着啊,先回房间里去休息一会儿。我跟你……爸有点事要说。”梁爱华刻意支走了林老实。

林老实听话地站了起来。

但却被林大明给叫住了:“喂,梁爱华,你干嘛呢,我看我儿子,你把阿实支走干嘛?”

梁爱华扭头狠狠地斜了他一眼,站起身,手一甩:“你们父子要叙旧是吧,行,那你们慢慢聊。”

林大明是什么人她不了解?会对林老实有一丝一毫的父子感情?哼,不过是想以此要挟她多给一点钱罢了,她就不答应,看他敢对林老实说什么。

闻言,林大明立即高兴地冲林老实招了招手:“阿实,你这孩子还站着干嘛呢,走,走,走,你不是想吃那什么肯德基的汉堡吗?走,爸带你去吃。”

梁爱华错愕地看着林大明,这个死扣死扣的东西今天撞邪了?这么大方,舍得请林老实吃肯德基?一顿肯德基下来,得买好几年她刚才给林老实买的那种T恤。

梁爱华将信将疑,然后就看见林大明笑眯眯地拉着林老实走了,从头到尾都没提一句要钱的事。

他今天真的转性了?

梁爱华不信,她把手机调成了静音,打定主意,要是待会儿林大明打过来,她就故意不接。

这边,林老实跟林大明出门后,林大明还真把林老实带去了肯德基给他点了一份汉堡套餐。

等林老实开始吃东西后,他终于按捺不住了,凑过去,问道:“阿实,你怎么知道梁家沟要拆迁了?”

林老实吞下了嘴里的汉堡,喝了一口可乐,朴实的脸上露出一个憨厚的笑容:“我……我前几天回外婆家,路过街道办的时候,听到里面有两个大妈在说这个事。”

梁家沟是梁爱华的老家,位于H市的城郊,随着城市的扩张,这片区域也被纳入了拆迁的传闻中,不过消息一直没得到证实。拆迁这种事,从传言到落实可能就几个月,也可能十几年都未必会拆。

不过如果是街道办的人说的,那可信度蛮高的。梁爱华离婚后,就把户口迁回了娘家,林老实的户口也一同跟着迁去了梁家沟。后来梁爱华结婚,母子俩的户口也没迁走。

如果梁家沟拆迁,不管是按人头还是按照土地赔偿,都是梁爱华和林老实一人一份。但凡拆迁,对普通农民来说,可是一笔巨款,不管是赔房子还是赔钱,都是许多农民穷其一生也攒不了的数字。

所以林大明才会在接了林老实的电话后第一时间赶到梁爱华家,跟林老实套近乎,甚至不惜请林老实吃饭。

因为梁家沟若是拆迁,他虽然没份,但林老实有一份啊,他也是林老实的监护人之一,当然有权替未成年的儿子管理拆迁款或是房子了。

说白了,他就是看有利可图,跑过来占便宜,捞好处的。

当然林大明也不会听信林老实的一面之词,来之前,他就托人打听了。这不,很快就收到了信息,对方告诉他,梁家沟确实被纳入了拆迁范围,准备建一个大型的游乐场。

连建什么都规划好了,那拆迁应该是十拿九稳的事了,剩下的只是时间问题。

林大明心头一片火热,恨不得现在就跟这个便宜儿子打好关系。他搓着手,故作欣慰地说:“拆了也好,爸没本事,没给你攒下房子,也没什么存款。你都17岁了,过几年就要说媳妇了,没房子没钱怎么成?等拆迁了,爸也想办法,找朋友借点,凑凑给你弄套大一点的房子,以后你结婚就不愁了。听爸的,爸就你这么一个儿子,不会害你的。”

嘴上说得好听,还不是想骗拆迁款。

林老实一脸信赖地看着他说:“谢谢爸。我知道的,妈有了邱叔叔和妹妹,你却只有我,这不一样,你不会害我。”

这么好骗!林大明得意洋洋地摸了摸林老实的头:“对,老子就一个儿子,我的还不都是你的,你妈那边就不一定了,她后面还有一个孩子呢!”

要真是他的种,他当然不会骗了。不过这小子才四五岁的时候他跟梁爱华就离了婚。他跟着梁爱华改嫁到了邱家,四周没人知道他不是亲生的,他自然也就不知道了。

“嗯。”点了点头,林老实继续低下头吃汉堡。这具身体太瘦弱了,哪怕是垃圾食品也得多吃点,争取长点肉和力气,免得万一哪天动起手来,连林大明和邱心文都打不过。

等林老实吃完,林大明继续刷好感,拍着胸口说:“阿实,你还想要什么?走,爸带你去买。”

林老实摇了摇头,目光落到隔壁桌穿校服一边吃东西一边做作业的几个孩子身上,目光里带着浓浓的羡慕。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l5lg9.dzhhyy.com

yatm.dzhhyy.com  nc078.dzhhyy.com  ot1.dzhhyy.com  xk1.dzhhyy.com  xun.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