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克力糖小姐的床离窗边不过三米,他若是掌握不好力道,打碎的玻璃大概会悉数落在她周围,速度飞的快点的玻璃碴子,完全有可能弄伤她。

夜斗的战斗本能是打出来的,陆生眼珠悄无声息的一次移动也在他的观察范围内,他几乎在陆生轻轻转了下手腕的瞬间,就预料出了他若是抬手斩这一刀会造成的后果。

园子会受伤的。

然而在神明准备先下手为强的时候,那打架不怎么熟练的妖怪突然叹了口气,然后神色莫名古怪的看了看他,老气横秋的感叹。

“祸津神吗……”

夜斗当即翻了个白眼。

正准备直接把这一看年纪就不大的少年妖怪抽一顿,二楼突然传来声音东西摔落在地的响声。

蓝眼睛的神明敏锐的抬起了头,下意识便跳上了二楼的阳台,没有注意到本来准备发动镜花水月的滑头鬼,也在响声出现的瞬间下意识绷紧了身体。

奴良陆生回忆了下自己离开时看到的画面,总觉得巧克力糖小姐很可能是睡的太过自由,从床上滚下来了。

不过既然有人上去看她了,那他也没必要惦记些什么,陆生面无表情的把小妖怪们提溜成一串,轻飘飘的落进了山林深处。

临入山前,他不知怎么的突然回头看了一眼,那位祸津神正拉开了二楼的窗户,像他之前做的那样跳上了阳台,又在不知道查看了些什么之后退了几步,抱着那把短刀坐在了窗台上。

就是陆生十分钟之前,还抱着弥弥切丸坐的那个位置。

——看来下半夜他不用来了。

奴良陆生无可无不可的想道:后半夜有人守着她呢。

奴良陆生回山的时候,远野的长老们正在发飙打孩子。

那几个遭了报应却没敢直说的年轻妖怪被赤河童一通乱抽,奴良陆生站在旁边看了半天,只觉得无聊的不行,满脑子都是在山间别墅时看到的画面。

猫婆婆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问:“怎么了?你也下山了?”

陆生把最后看到的窗前画面甩出脑海,顿了顿,回答老人家说:“我在巧克、我是说山下那个女人的身上,看到了一层柔软的光芒。”

猫婆婆的胡子动了动,整个猫脸因为笑意皱成了一团。

“那是受眷顾的证明哟,”老人家颤颤巍巍的说:“证明那个幸运的孩子,正被神明认真的爱慕着呢。”

奴良陆生回忆起那个蓝眼睛男人各种下意识的小动作,突然感受到了这句话的重量。

他长到快上小学的年纪,才意识到自己的家人们是和人类截然不同的妖怪,所以自打那时开始,就谨记着从不在同学面前提起有关妖怪的事情。

友情尚且如此,爱情就更加夸张了。

——当妖怪爱上人类,便要小心翼翼隐瞒自我,凄凄切切的压抑感情,他爷爷常感叹,说时代不同了,原先妖怪们一言不合还能直接抢亲来着,陆生当年听故事时,只能对这些为老不尊的荤话傻笑。

但是现在想想:巧克力糖小姐如此笃定说自己不会受伤害,甚至不担心自己要是伤害她会怎么样,大概是因为她从小到大习惯了自己是绝对安全的。

而养成她这份习惯的背后,那个杀气凌厉的蓝眼睛神明,又付出了多少心血和时间呢?

然而她却是不知道的。

——她不知道自己被神明守护着,想起今天夜里,她只会记得是个妖怪少年突然出现救了她一命。

她只会记得我。

妖怪爱上人类只能压抑着自我,对神明来说居然也是这个样子,真不知道是可悲还是可笑。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kzgmet.dzhhyy.com

bc8l.dzhhyy.com  0om.dzhhyy.com  uaq.dzhhyy.com  k1m.dzhhyy.com  ag1a2.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