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伊什塔尔,人类与神明根本无法置于一处。”并未在意金星女神的不满,王自顾自的说了下去,“神明根本不配与人类相比较,比起傲慢狂妄,有着永恒生命的那些神明,这片大地上自我前进着,生生不息的人类,其本质难道不应高于神明么?”

“比起永生的神明,那些只有短短几十年寿命,盛放于春,璀璨如夏,浓郁如秋,凋零于冬的生命,难道不值得你我心生敬意么?”吉尔伽美什也向前迈步,“那些自降生开始,就有着无数未来可能的人类,难道不比神明更有意思么?”

神明降生之时自带有神格,后天他人的供奉信仰是一种提供新神职的方法,但是无论再获得多少的称谓与神格,其主神位还是降生之时规则所赋予的那个。

人类却是截然不同的存在,他们赤裸裸的来,带着无限的可能性生长,然后尘归尘土归土。

“一成不变的事物有多无聊啊,伊什塔尔。”吉尔伽美什这样说道,“难道你从不这样觉得么,想要丰收便要祭祀你,于是你给他们丰收。想要孩子于是祈求你,于是你送去子嗣。想要雨水便向雨神请求,想要晴天便去请太阳……”

“……什么都不需要做,什么都不需要思考,什么都不需要担忧。只需要准备好供奉之物,只需要诚心向他们送上信仰,然后愿望会被实现,然后请求会被允诺。这是安逸,也是一种退化,伊什塔尔。”

“如果有一天,神明不应了呢?”

“如果有一天,神明索求的东西,人类给不起了呢?”王的眼眸中滚动着暴虐,“这不正是你所担忧的事情么,伊什塔尔。但是我们也同样能够看到,在那之后站起来的信仰与光辉,不是么?”

吉尔伽美什靠近了伊什塔尔:“我们或许看到了不同的未来,但是那些无限可能中同样的东西,我们为之倾心。”

是的,比起神明,那些如燎原星火生生不息的人类,那些凭借一己之力上天入地,并将这个机会平等给予每个同类的种族,才是这个世界真正宠爱的存在:“在我决定讲这些事情告诉父亲之前,吉尔……”

伊什塔尔仰头,此刻她离吉尔伽美什只有一步之遥了:“……给我一个将这些叛逆之言忘记的理由。”

两双相似的眼眸彼此对望,远方士兵叫嚣的声音在这一刻淡去,天地间好像只剩下了他们彼此:“本王不打算给你一个理由,也不会有任何的理由给你,”王挑起了嘴角,“但是本王这里有一个邀请。”

“我拒绝。”

“神明依靠人类的信仰而强大,可人类却并非一定要依赖于神明才能存在。”吉尔伽美什似乎没有听到伊什塔尔的话,自顾自的说了下去,“感受到了么,这些年的征战,你身上逐渐成长的神格。”

战神尚未陨落,可新的神格已经诞生,那是乌鲁克的士兵给予金星女神的信仰,是这些年并肩作战后来源于这片土地,与土地上人类的认同:“本王无法给你一个理由避而不谈,但是却有一个理由让你选择人类。”

王向前一步,一把将伊什塔尔拉入了他的怀中。

健硕有力的胳膊圈着伊什塔尔的腰肢,王低头俯视着女神,看着她眼睛中自己的倒影:“若是当依赖信仰的诸神退离时,你也无法幸免,那么就不要成为那些伪神。”

这种假设简直荒唐又可笑:“放弃神明得永生,成为一个普通的人类?”

“不,”便是他,也会对永恒的生命产生窥伺,又何来的立场劝说已经他人放弃已入囊中的宝物,“成为乌鲁克吧,伊什塔尔。”

女神猛然仰头,不可置信的看着王。

“如果信仰崩散,那就不要信仰。如果神明退去,那就成为更为不可消散的存在。”吉尔伽美什抬起手指,将女神金色的发丝别到了耳后,“成为‘乌鲁克’吧,伊什塔尔,那才是真正不灭的,永恒的存在。”

“成为本王的乌鲁克吧,伊什塔尔。只要乌鲁克的血脉还在世间流传,只要本王的名字还被世人所传唱,只要这片土地上仍有生命的气息,那么你就是这片天空上不落的星辰,伊什塔尔。”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吉尔伽美什?”

“本王的乌鲁克,本王自然有权利处置,交与和人,付与和人,皆是本王的自由。更何况这些年,你与本王所走过的土地,所打下的领域,不正是本王做出这个决断的最好副证么?”

“若是迷茫,便看着本王的背影,追随本王的脚步。本王会带着你,见证一个崭新的时代,伊什塔尔。”王低头,一道轻如羽毛,不沾染任何情O欲的吻落在了女神的唇边,“成为本王的乌鲁克吧,本王会爱你如爱她。”

这一刻,怦然心动。

作者有话要说:  王迟早会翻车的

毕竟这可是明明能够日天日地,却总是玩脱的吉尔伽美什啊

第120章 五

“然而你还是犹豫了,”艾蕾什基伽尔坐在王座上,她透过贯穿冥府与人间的镜子,看着自己的姐妹,“因为他的话,你犹豫了。我能够感觉得到,伊什。”


7pp.dzhhyy.com  6sl5.dzhhyy.com  v0xqg.dzhhyy.com  v10ad.dzhhyy.com  765x.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kyaosj.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