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善舞跟着许宴生二人往郝府而去时,傅家宝刚刚结束早课,一大早就起来读了一个时辰书,好不容易能休息一会儿,傅家宝自然要找点事儿做。郝府里待着能干什么?自然是趁机向同窗宣扬他娘子有多爱慕他对他有多好。

“我同你们说,我家那娘子,实在柔弱可怜,却又一刻也离不得我,可我堂堂一介男子,如何能日日留在家中儿女情长?自然是要出来做一番事业,尽管她苦苦求我,我还是狠心舍下她,来了这儿……”

“夫君……”

郝府学馆的院子里,一群学子围坐在庭院里,傅家宝正坐在中间侃侃而谈,忽然听见身后传来熟悉的呼唤,他以为这是太过思念娘子所产生的幻觉,并不以为意,而是继续对着同窗高谈阔论,抒发自己不囿于儿女情长,而是想要干一番大事业的抱负。

直到身后又传来一道熟悉的呼唤声,而他面前的同窗全都讶异地往他身后看,傅家宝这才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他满脸带着“不是吧”的惊疑,缓缓地、缓缓地回过了身,就见不远处的长廊中,他一个多月未见的娘子正站在那儿,笑盈盈地望着他。

他呆了片刻,忽然睁大眼睛,惊喜地扑了过去。

“娘子!”

林善舞正好撞破傅家宝满嘴跑火车的场面,原以为傅家宝会尴尬会羞恼得无地自容,没想到傅家宝竟然只是看了她一会儿后就扑过来抱她。

她反应不及,被傅家宝抱了个满怀。

不过隔了一个多月,傅家宝竟又长高了些,胸膛也结实了几分,林善舞被他抱在怀里,竟恍惚产生了一种傅家宝值得依靠的感觉。

傅家宝将娘子抱了个满怀,确定眼前的娘子是真的而不是一个幻影后,笑得嘴角都要咧到耳根去了,他激动得两眼放光,“娘子,真的是你!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林善舞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就被傅家宝噼里啪啦一顿话给砸得什么都忘了。

“娘子娘子,我可想死你了,没有你在,我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

“娘子你知道吗?青林县的日子太无聊了,读书也太没意思了,你不在我每顿饭都少吃了两碗!”

“娘子你要来怎么不同我说?我要是早知道你要来,我今儿就跟老师告假不来了,我肯定早早就到城门口去迎你!”

“娘子你这次来了是不是就不走了?你是不是也很想我所以才到青林县来的?”

“娘子你来了就不要走好不好?我一定考个功名给你看!”

傅家宝叭叭叭一顿话,不止砸得林善舞忘了言语,连同带着林善舞进来的许宴生及周围所有同窗都忘却了言语。

这这这……这就是傅家宝口中那柔弱离不得人的娘子?

这是说反了吧!离不得人的分明是傅家宝才对吧!

众人看着眼前抱着娘子一顿诉说相思之情的傅家宝,既为傅家宝这前后不一的壮举目瞪口呆,又被这肉麻至极的情话臊的一阵脸红。

那些成了婚的还好,那些还未成婚的,看着傅家宝的眼神就跟见着了怪物一般,惊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良久,连坐在屋子里的郝大人都听不下去了,走出门来重重咳嗽了几声。

林善舞被傅家宝搅得尴尬至极,见到连先生都出来了,更是恨不得找个洞将傅家宝给塞进去。她扯了扯傅家宝的衣袖,没能叫他住嘴,只好偷偷拧了一把他腰间软肉,才让正滔滔不绝的傅家宝停下来。

林善舞示意他去看后面,傅家宝发热的脑子这才清醒过来,他缓缓转身,就发现满庭院的同窗,连同郝大人都在看着他。

“啊啊啊啊啊啊……娘子,为夫不想活了!”

慢吞吞往小宅行去的马车里,传出傅家宝充满绝望的哀嚎。

林善舞坐在车厢里,见傅家宝捂着脸不断往她怀里拱,一副恨不得钻进她衣裳里去再也不用面对人间的样子,不由笑弯了眉眼。

她道:“这有什么办法?谁叫你在同窗和老师面前胡说八道?谁叫你见了我后还继续胡说八道?”

傅家宝从她怀里抬起头来,“哪儿怪我?都怪娘子!你要来也不先知会我一声,否则我也不至于高兴到将那些人都给忘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kxcnqp.dzhhyy.com

478.dzhhyy.com  fkt1.dzhhyy.com  a98w.dzhhyy.com  tdba2.dzhhyy.com  4oh.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