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时,他突的感觉到身体一松,下一刻就完全的轻松了下来,小蛮转头一看,发现正是安氏狼,一口把那真空之境给吞掉,然后直接就吐到了那只大鸟的身上,而小蛮这个时候,却是在一次一口就咬在了马脖子上,那马的脖子直接就被从他的身体上咬了下来,而那只大鸟的脖子,竟然也从他的脖子上掉了下来,下一刻他们两个全都倒在地上死了。

一看到那一马一鸟全都死了,小蛮他们这才松了口气,而这时赵海也走了过来,他看了一眼地上的一马一鸟,接着开口道:“很好,非常的好,你们这一次的配合十分的好,我刚刚一直没有出手,就是想要看看,你们在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是不是也能应付,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想到了应付的方法,而且还发现了他们的特点,这一点儿十分的好。”

说到这里赵海停了一下,接着他看了小蛮他们三个一眼,沉声道:“这一马一鸟,应该是共生的关系,他们的身上应该有一种特别的法阵,那就是生命法阵的一种,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伤害共享法阵,这也算是生命法阵的一种,也就是说,他们一个人受到了攻击,会在法阵的做用之下,把伤害一分为二,由两个人来承担这样的伤害,也就是说,明明是重伤,但是这伤害被两个人分担之后,重伤就变成了轻伤,他们就有机会翻盘了。”

随后赵第又看了那匹马一眼,接着开口道:“这匹马的情况比较特别,他身上的皮毛,在加上法阵,应该是可以让可以让产生错觉,那应该是一种迷惑法阵,所以你们在看一那匹马的时候,会产生错觉,他们以为他站在那里,但是他其实他的位置是在离你们看到的位置,几米远的地方,这也是一种十分古怪的能力。”

说到这里,赵海停了一下来,他看了小蛮他们几个一眼,接着开口中道:“说实话,他们这两种能力,都是十分强悍的,在加上那只鸟的风系术法,想要对付他们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你们三个能把他们给杀掉,这十分的好,你们的实力又进步了。”

一听赵海这么说,小蛮他们都不由得点了点头,随后他们看了一眼那一马一鸟,说实话,这一马一鸟真的是够难对付的,虽然说没有给他们带来太大的伤害,但是只要给他们机会,他们马上就会逃跑,真的是让小蛮他们感到十分的意外。

赵海看了他们三人一眼,接着微微一笑,直接就把那匹马的皮给扒了下来,肉也取了下来,那只大鸟的羽毛也全都取了下来,肉也全分离了出来,地下就只剩下两具骨架,赵海把马皮和羽尾全都收了起来,心脏和胃也全都收了起来,随后这才把目光信中到了大鸟和马的骨架上,他想要看看,那大鸟的骨架和马的骨架上都有什么法阵。

很快他就发现了,那大鸟的骨架上,除了一些风系的法阵之外,只有一个他没有见过的,十分复杂,十分陌生的法阵,赵海用思维之力沟通了一下,发现那个法阵果然是一个伤害共享法阵,他也就放心了,因为他猜的没有错。

随后赵海又看了一眼那匹马的骨架,那匹马的骨架上,那匹马的骨架上有好几个法阵,都是赵海没有见过的,其中一个法阵是那个伤害共享法阵,这种法阵其实也算是一种共生法阵,所以他们两个才会在一起。

还有一个迷惑法阵,一个脱挣法阵,一个卸力法阵,这些法阵还真的是赵海都没有见过的,赵海又把那匹马的皮给拿了出来,仔细的看了看,果然,那马身上的条纹,也是很有迷惑性的,那些条纹好像是在流动一样,让你根本就没有办法停下来,而这样的条纹就让人没有办法很好的锁定他。

赵海长出了口气,接着沉声道:“不错啊,非常的不错,真是没有想到,这里的动物进化,竟然还可以有这种能力,这到真的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原本还以为,只有骨架上才会有法阵呢,皮肤就只能防御,却没有想到,皮肤虽然不会出现法阵,但是却也可以迷惑人,了不起啊,自然进化果然了不起。”

说完赵海转头看了小蛮他们一眼,小蛮他们现在正在吃那匹马和那只大鸟的肉,赵海看了一眼,发现他们的分工十分的明确,谢莉尔去吃那只大鸟的肉了,因为那只大鸟是风系的,所以谢莉尔去吃那只大鸟的肉,而小蛮和安氏狼,正在撕咬着那匹马的肉。

赵海沉声道:“你们三个,每个人都要吃下把两种肉全都吃一些,不要只吃一种肉,如果你们同时嘱了那两种肉,那说不定你们的身上,也会出现伤害共享的能力,这对于保住你们的命,会很有好处的。”

小蛮他们一听赵海这么说,马上就应了一声,随后他们也分开吃肉,把两种肉全都吃了一些,那马和大鸟的肉并不是很多,他们三个就把那些肉全都吃光了,随后赵海就领着他们离开那里,来到了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包那里。

随后赵海直接就把自己的碎星刀给拿了出来,然后把之前他得到的牛角,给炼入到了碎星刀里,同时把那种迷惑法阵也加入到了碎星刀里,甚至还设整了一下碎星刀的刀身,让刀身上出现一些条纹,就像那匹马身上的条纹一样,这样在看那碎星刀,却发现那碎星好像出现在了几米之外一样,那感觉十分的神奇。

随后赵海收起了碎星刀,又把那长鞭给拿了出来,接着赵海就把他得到的一些动物心脏和胃,全都炼入到了长鞭里了,他这么做就是想要看看,那长鞭是不是也可以像碎星刀一样,自动的吸收外界的力量,虽然这长鞭不是他的本命法器,但是赵海却也会把他当成自己的一件顺手的法器来使用,那当然就不能太差了。

等到赵海把那心脏和胃,全都炼入到长鞭的时候,他发现长鞭竟然发生了质的变化,那长鞭变得更加的强悍了,不但可以快速的吸收外界的力量,不停的温养自己,而且在攻击敌人的时候,还可以吸收敌人的力量为自己所用,而且随着心脏和胃的炼入,那长鞭上竟然出现了一些细刺,这些细刺不用的时候,全进贴在长鞭上,好像不存在一样,但是用的时候,保要用灵气激活,那些细刺就会伸出来,只要是打中人,那些细刺就可以吸收人的血肉之力,这也正是那大树的能力。

随后赵海又把迷惑法阵加入到了长鞭里,没有想到,这迷惑法阵在长鞭里的做用竟然更加的好,而且赵海现在有一种感觉,这长鞭好像变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一样,他用起来十分的顺利,但是这长鞭又不是他的本命法器,这真的是十分的古怪。

赵海想了想,觉得之所以出现这种感觉,可能是因为他对这长鞭进行反复炼制一样,而且他还用思维之力沟通了这长鞭几次,所以这长鞭的每一个特点,他全都知道,所以这长鞭才会有一种与他血肉相连的感觉,就是因为他太了解这长鞭了,所以这长鞭用起来十分的顺手,所以他才会有这样的感觉。

赵海长出了口气,他并没有想把长鞭在变成自己的本命法器,这长鞭现在的威力,可能也不见得就比碎星刀差多少,威力其实还是十分巨大的,而且赵海弄那个本命法器出来,就是为了恢复自己的实力,并不一定就非要用那本命法器,所以没有必要在弄一个本命法器出来了,他必须要有一件法器,可以用来随时战斗的。

做好了这些之后,赵海这才平静了下来,他开始破解那个伤害共享法阵,伤害共享法阵,属于生命法阵的一种,而生命法阵,几乎全都与共生有关,是一种十分偏门的法阵,当然,生命法阵里,也有一种十分霸道的法阵,但是那种法阵,却是生命法阵中的偏门,是为正道所不耻的一种法阵。

生命法阵大概分为两种,一种是共生法阵,一种是转移法阵,所谓的共生法阵,就十分的好理解了,两个人,或是一人一兽,因为猛些原因,他们的生命被连在了一起,这就是共生法阵的由来,就像那一马一鸟,他们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生命被连在了一起,一个人受伤,伤害由两个人分担,这样一个十分的伤害,落到两人的身上,就等于是一人只承担五分,像这样的法阵,如果不是关系特别好,如果不是生命已经被连在了一起,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不有生命共享法阵,这是一种救人的法阵,你的亲人受到了伤害,可能是致命的伤害,你不想让他死,所以你就对他用了生命共享法阵,最后你亲人的伤害落到了你们两个人的身上,而你的生命,可能会给一半给你的亲人,也就是说,你本来可以活一百岁,你在三十岁的时候,对你的亲人用了生命共享法阵,那么你剩下的七十岁里,就会分出三十五岁给你的亲人,你的亲人可以在活三十五年,而你却也只剩下三十五年的生命了,最多只能活动六十五岁了,这就是生命共享。

第一百五十九章 生命法阵

而另一种转移法阵,就是生命法阵里,一种比较偏门的法阵了,这种法阵,一共都是一些邪修会用,当然,正道的修士可能也会用,但是一般的情况下,都是偷偷的用,没有人会真的拿出来,光明正大的使用。

转移法阵其实就十分的好理解了,那就是一种把伤害给转移掉的法阵,与共享法阵不同的是,转移法阵,受益的只有一方,而另一方是完全的受害,不像共享法阵,他是两个人都受益的,一个人被攻击,两个人承受,所以两个人也都会受益。

转移法阵就是一种伤害转移法阵,就像赵海,如果他会转移法阵的话,那他就可以直接抓一只动物,把那只动物变成他的奴隶,就像小蛮他们,赵海就可以在他们的身上,给自己设一个转移法阵,如果赵海被攻击了,就比如说他的身上被人划出了一道伤口,只要他启动转移法阵,那么他身上的伤口就会消失,相应的,小蛮的身上就会出现那条伤害,就比如说,他被人确下了一条手臂,有了这转移法阵的话,那他就不会受伤,相反的,小蛮的一只爪子就会掉,如果赵海被人把头给砍了下来,转移法阵要是一直在使用的话,那这伤害也会转移到小蛮的身上,小蛮的头也会掉,等到小蛮死了,那这转移法阵,自然也就自动的消失不见了,不会在起做用了。

这种转移法阵就是如此的霸道,可以说有了这种法阵,那就等于是让你多了一条命,如果你的转移法阵,放在了几个奴隶的身上,那你可能就多了几条命,当然,这转移法阵也是有限制的,你最多只能在五个奴隶的身上设转移法阵,而且这转移法阵还有最大的一个特点,也是上很多的修士不愿意使用的原因,那就是有伤天和,他用了转移法阵,会受到天道的惩罚,会让你的劫数来的更多更猛,甚至从此之后,完全的失去了飞升的机会,因为一但你要飞升,天道降下来的天劫,会比别人强得多,到那个时候你就必死无疑了。

而且转移法阵并不是说,你用这种法阵救了自己一命,害死了一个奴隶,天道才会惩罚你,是你只要使用了这转移法阵,天道就会处罚你,不管是不是有奴隶因为转移法阵而受伤,也不管是不是有奴隶因为转移法阵而死去,只要你用了,那怕你一生不与人争斗,一点儿伤都没有受,天道也会惩罚你,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这转移法阵,用的人真的不多。

相反的,很多人还是很喜欢共享法阵的,就像之前那一马一鸟用的共享伤害法阵一样,用了这种法阵,其实也是可以保命的,之前小蛮攻击那马的时候,他每一次咬那马的脖子时,那马的脖子其实已经断了,但是因为人共享法阵的关系,那马只是重伤,并没有死去,因为有一半的伤害,被转移到了大鸟的身上,大鸟也受了重伤,这其实也等于是让那马多了一条命,随后小蛮第二次咬断那马的脖子时,因为伤害太大,大鸟之前也重伤了,所以他们两个全都死了,这就是共享法阵的威力。

用共享法阵,天道是不会处罚你的,甚至用了共享法阵,天道在对你用天劫的时候,伤害反到会更轻一些,所以这共享法阵,用的人还是有很多的,不过在整个修真界里,会共享法阵的人并不是很多,就算是你有了共享法阵,也不一定能找到,愿意你与一起分担伤害的人,所以与整个修真界的人类相比,用共享法阵的人还是很少的。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kwlfon.dzhhyy.com

w5o6q.dzhhyy.com  3vqn.dzhhyy.com  rgev.dzhhyy.com  kh4ow.dzhhyy.com  vry.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