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那茨木童子好像非常惧怕炼魂戒,当炼魂戒中绽放出阴风之后,茨木童子猛的停下了正在冲刺的鬼体,旋即,它直接转身,竟然想要逃走!

可是,茨木童子能逃出炼魂戒中席卷而出的阴风吗?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炼魂戒中席卷而出的阴风,几乎在一瞬间,便席卷了整个储藏间,那茨木童子的鬼体被阴风触及之后,立刻发出了一阵阵轻微的“噗哧”声,好像什么东西被点燃了那般,诡异无比!

紧接着,便见那茨木童子的鬼体,在阴风的笼罩下,直接化成了一缕黑烟,随着阴风,一同钻进了炼魂戒中,然而,与茨木童子一起钻入炼魂戒中的,还有那名黑衣人的残魂……

我本想留下黑衣人的残魂,等到黑衣人过了头七,便直接招魂,审问黑衣人的灵魂,不过,可惜的是,我现在还无法控制炼魂戒,一旦祭出了炼魂戒,那便是对整个区域内的阴魂,展开无差别的攻击,任何阴魂,只要在炼魂戒所喷出的阴风笼罩范围之内,便都会被收入炼魂戒中……

还有,对于炼魂戒的威力,我并不是很了解,我只知道,风水师曾经用炼魂戒干掉了雪女这种大妖,而我如今,也轻而易举的用炼魂戒干掉了茨木童子,我想,鬼将级别的阴魂,应该都挡不住炼魂戒的攻击……

然而,用炼魂戒干掉了茨木童子之后,我全身的力气都仿佛被抽空了那般,无力的瘫倒在了地上,全身还忍不住的打着冷战,就好像,从炼魂戒中绽放出来的阴风,全都转移到了我的体内似的,阴冷无比,并寒彻骨!

我的上牙和下牙直打架,“咯咯”声不断从我的嘴里传出,就仿佛,这一刻,我置身在无比寒冷的北极那般……

我足足在地上坐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的时间,身上的寒气才散去……

看来,这炼魂戒的反噬力,的确不可小觑,不然的话,当初那风水师,也不可能把炼魂戒放在别人手中!

还有一点,通过这次收拾茨木童子,我发现了一个问题,貌似,用炼魂戒对付普通阴魂,我几乎不会受到任何的影响,比如,苍龙的灵魂,但如果用炼魂戒对付强大的阴魂,那我便会遭到炼魂戒的反噬,就像刚才,我发动炼魂戒对付茨木童子那样!

不管怎么说,这炼魂戒,我以后最好还是少用,万一,炼魂戒再产生某种反噬,把我的道行也给吞了,那我岂不是既没了内劲,又没了道术吗?

心有余悸的收起了炼魂戒,我艰难的撑起了身体,走出了储藏室,乘坐电梯,重新回到了六楼,我的套房中。

此时,东方已经露出了鱼腹白,象征着光明的阳光,即将降临整片大地!

然而,当我推开了套房的房门之后,我却发现,张儒,李东,影子,机械师,卢员外,林纤,黄毛,甚至,还有失去了联系的严雷,竟然都聚集在了我的房内!

第一二五二章 染血的春节(下)

我先是仔细的打量了严雷一番,我发现他并没有受太重的伤之后,这才放心的吐出了一口气,“没事就好!”

“师父,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劲?”身为术人的严雷,立刻察觉到了我的不对劲,当即便出言问道。

“我刚刚把偷袭你的阴魂收拾了!”我无所谓的笑了笑。

“师父果然厉害!”严雷瞪大了双眼,道:“若不是祖师爷曾经送给我一张保命符箓,恐怕我就要死在那阴魂手里了,那阴魂,太强,打的我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爷爷还送过严雷保命符箓?

不愧是爷爷,当真是深谋远虑,不然的话,我估计,严雷这次肯定是在劫难逃了!

“先别说这么多了!”我挥手打断了严雷的话,转而望向众人,颇为恼怒的喝道:“我不是让你们离开醉仙居吗?怎么还没走?”

我话音刚落,林纤便笑吟吟的出声,颇为羡慕的说道:“楚风,你的兄弟们说了,没见到你之前,谁也不走,要死一起死。”

“那你呢?”我几乎是下意识的脱口而出,直到我的声音落地,我才开始后悔……

“我?”林纤好像抓住了调-戏我的机会,俏皮的朝着我眨了眨眼睛,“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会选择和你一起死!”

“……”我盯着林纤,一时间,我有些无言以对,当即,我果断的选择转移话题,用呵斥的口吻对李东等人低喝道:“记住,如果这种事情还有下次的话,你们一定要先离开,我的命硬,能杀死我的人,并不多!”

“那我们现在走吧!”李东嬉皮笑脸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装模作样的向外走了去。

“滚一边去!”我笑骂了李东一句,又踢了他一脚,这才扭头对黄毛说道:“地下储藏室有炸弹,还没开启计时器,马上把那东西处理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kvg.dzhhyy.com

ykhm.dzhhyy.com  dmg.dzhhyy.com  qjv7b.dzhhyy.com  gygpb.dzhhyy.com  vrcm.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