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听女儿一次,要换就换个狠的,今晚不在本队玩了,换就远点换到洼后去试试运气说不定能赢几个回来。

不过自己一个人去他有点不放心,若是让人联手宰猪了可冤枉了,最低得找一个伴儿。

在大树屯找别的什么人可能不好找,但找赌钱鬼子那可遍地都是。

如果在大树屯的大街上你迎面遇到一个人,假如它不是女人那么有百分五十的概率他是个耍钱的。

如果在大树屯的大街上你迎面遇到三个人,那么可以肯定这三个人里百分百有一个赌钱的。

陈苍从家里出来还没走出五十米就遇到一个人从对方晃晃的过来了。

看到来人陈苍心里一喜就迎了上去:“三怪,吃没?”

三怪是一个人的外号,大名叫赵文军,三十多岁大树屯在册的赌手之一。

这货这两年正走霉运,他老婆原先是一个渤海青年,去年回城的时候以章成君爱赌钱为由毫不客气地和他离婚了。

一个女儿也被老婆带走了。

赵文军这货有老婆的时候都是晚上鬼不叫不回家白天太阳不照屁股不起床的主儿,这回没了老婆更特么撒野了,一天到晚毛事儿不干,东游西逛靠赌钱过日子,估计是改开后第一批职业赌徒。

“吃了。”三怪含含糊糊地答应,其实他说的吃了是中午饭吃了,至于晚上饭他懒得做。

反正他现在一个人吃饱全家都不饿,除非饿急眼了否则他才不做饭呢,倒是省粮了。

“晚上玩不?要玩咱们今天换个地方。”

“换地方?去哪儿?”

“我女儿说洼后这两天有大局,咱们去试试运气怎么样?”

赵文军有些犹豫:“这也远了点吧?”

从大树屯走到洼后,直线距离都有三四里,要是顺着道走怕是有五里地了。

“能赢钱还在乎道远,咱俩这两天可是都没少输,不如换个地方换换运气,洼后那些人我以前和他们玩过几次一群臭手,说不定今晚咱就翻身了呢。”

赵文军动心了:“要是有自行车就好了。”

“哎呀别想那些没用的了,走!”不由分说拉着三怪就向洼后的方向走去。

在陈苍和赵文军开始向洼后进军的时候,万峰也从姥姥家走了出来,现在还不到晚间六点,天色朦胧。

张闲已经在栾凤家等着他了,放学的时候万峰让周小文告诉张闲晚上到栾凤家等他,张闲天天晚上送郝青到栾凤家干活一点没走多余的路。

郝青脸色红润,似乎正沉浸在一种喜悦之中,这两个家伙是八月十六下午回来的,万峰昨天忙活拖拉机忙活一天并没有看到他俩。

不但没见到他俩连江敏都没见过。

江敏变化不大,依然那副百年不变迁的老样子,如果万峰不去逗她,她总是那副看不出喜怒哀乐的架势。

“敏姐,你爸你妈还好呗?”

正在跑缝纫机的江敏微笑点头,她正在赶制那批西服。

“你爸的轮椅这些天卖得怎么样?”

江敏停下机器从身上掏出三十三块钱递给万峰:“这是我爸让我给你的,上一次的车架子都卖了,幸亏十四那天你让我带两个回去,好像昨天又有一个要的了。”


igi42.dzhhyy.com  i7h.dzhhyy.com  qvibh.dzhhyy.com  rscav.dzhhyy.com  ylcg.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ksfuhp.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