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璃被她逗笑了。“要我看啊,惑乱众生的是陆东深不是你。”陈瑜叉了块苹果,小口小口吃的仔细,“你吧,也别五十步笑百步,说我闪婚,你不是啊?肯定是被陆东深骗得一愣一愣的,陆 门现在这种情况你都敢嫁。”

“陆门哪种情况?”蒋璃懒洋洋道。“揣着明白装糊涂,你知道我在说什么。”陈瑜叹道,“说好听点陆东深现在叫放手一搏,说不好听点他是一脚正踩在鬼门关里,换成其他姑娘,嫁也是要等到情况明朗后再 嫁。不过啊,我也没资格说你,感情这种事一猛子扎下去谁也控制不了,你性子这么直接,再说了,陆东深也的确就是唯一能救陆门的人,挺过这一关他就是赢了。”

“成啊陈楠楠。”蒋璃含笑,“也算是没白当陆东深的前女友,这番分析得不错。”

陈瑜形容的没错,陆东深现阶段还真是一脚在生一脚在死,如果陆门真是一夜之间更主,那别人也许全身而退,但他是陆家人,退无可退。今早天未亮陆东深就去了公司,股市上的事她想帮也帮不了,就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也是怕自己在家里待着胡思乱想,所以才去了调配室。其实季菲告诉她关于陆门消 息时,她是暗自松了口气的,至少目前的陆门还是姓陆的。

胳膊被陈瑜猛拍了一下,蒋璃疼得龇牙,揉胳膊,“你这招反击是因为我叫你陈楠楠还是揭露你风流韵事了?”“你以为我怕你叫我陈楠楠?我告诉你,我结婚证上写着的就是陈楠楠。”陈瑜冲她挥舞拳头,“我有什么风流韵事?我曾经倒是想对你家陆东深风流,结果也没风流起来啊 ,什么前女友,你这个女人就是招恨,别人都对这种话题避而不谈,你倒好,哪壶不开提哪壶。”

“都怀孕的人了,手劲怎么这么大!”蒋璃的胳膊红了一大片,展示给她看,“敢情娇滴滴的一面都留给邰公子了,对同性下手这么狠。”

“那是。”陈瑜又恢复了不正经,一脸的风情,“我的美好只有我家业帆才能看到。”

蒋璃抖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装,你就装吧。也就邰业帆那傻子才吃你这一套,被你一脸的无辜相给骗了吧。”陈瑜双手一抬托脸,做花状。蒋璃忍着笑,虽说嘴巴上不饶人,但心底还是祝福她的,想了想,由衷道,“说实话,你当时说你要嫁给邰业帆我还挺担心的,先不说邰业帆 怎么样,就说邰梓莘也不是省油的灯,我主要怕你嫁进去受委屈。“”我当时也挺担心的,毕竟邰梓莘并不是一个很好相处的女人,而且当年她还跟陆东深有过婚约,所有人都认为我跟她其实是情敌关系。“陈瑜坦露心声,”但让我没想到的 是,邰梓莘对我还挺好,也没为难我,过往的事她从来也不提。”

这倒是让蒋璃多少有些意外。

“你见过这么大一块的奇楠吗?”陈瑜朝着蒋璃比划了一下。

蒋璃一愣,摇头,“只见过小块的。”

“对吧,奇楠珍贵,很小的一块就价值不菲,我这不是打算开家香铺馆吗,她就送了我很大一截奇楠,价值连城啊,我打算做镇馆之宝了。”

蒋璃听了这话真是好奇极了,陈瑜开香铺馆,邰梓莘送奇楠倒也很应景,可能找到那么大块奇楠,这着实是挺不容易的事,尤其是对邰梓莘而言,她又不是原料商。

便问陈瑜有关奇楠的由来。关于这点陈瑜记得清楚,“邰梓莘跟一位克拉玛依的原料商关系不错,挺奇怪的一位老人,别的原料商是满世界搜罗,那个人的眼珠子只盯着大漠,听说但凡大漠里的原料没有他找不到的。”

第587章 如果

陆东深当晚没回家,晚上十点多的时候给蒋璃打了个电话报备,告知手头的事情太多,可能会很晚回甚至回不去,要她先睡别等他。

蒋璃自是心疼,也知道在这个节骨眼上要做到理解和支持,但还是忍不住道,“股市暂时算稳定了,你也要多紧要身体啊。”

陆东深在手机那头“嗯”了一声,又沉默少许,跟她说,出了点别的事,正在处理。

当时蒋璃心里一个激灵,闪过脑中的念头就是陆门出事了,但陆东深回答她说不是,要她别胡思乱想。

等挂了电话后,蒋璃有些不安,这种不安描述不出来,也许正是陆东深口中的“出事”,她盘腿坐在沙发上,后颈阵阵发凉,反手一摸感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回头望出去,背后是大片陷入暗影的客厅,并无异常。跟家里有人没人没关系,她清楚知道,这股子寒凉是从心底深处滋生出来的。

这一夜她睡得不是很安稳,做了好多的梦,竟也梦见了陆北辰,但又或者是陆北深,总之就是那张脸,匿在黑暗中,又像是从阴影中来,那张脸都是血。

迷迷糊糊察觉身边有人的时候,窗外已经隐隐透着亮。蒋璃半梦半醒见看了一眼,是陆东深回来了,冲完澡的他一身清爽,但眉宇间西似有倦怠。

像是多舛梦境的终结,他在身边,她就有了安全感,伸手将他熊抱,头埋他怀里。陆东深以为是自己把她吵醒,抽出胳膊让她枕着,低头轻吻她的额头,“睡吧。”

蒋璃这一睡就睡到了日上三竿,没再做梦。醒来的时候身边没人,她以为陆东深走了,不料管家说,陆先生很早就起来了,一直待在书房里没出来。

末了管家又补了句,陆先生也没吃多少东西。

对于管家这般事无巨细的忠心耿耿,蒋璃甚是满意,但与此同时也心生担忧,很早就起了,说明没睡多少觉,又没吃多少东西,看来能让他称“出事”的事,不是件小事。

简单做了些好入口的小点心,配了疏肝解郁的茶,逐一摆好在托盘里时,管家在旁由衷叹道,“陆先生结了婚,这个家才更有家的样子了。”

书房门没关紧,虚掩着。蒋璃还没到门口就闻到了烟味,不是传统香烟,他抽的是她订制的烟草,可即便如此也抽了不少。敲门进来时,眼尖瞧见陆东深按着胸口的位置大口喘息,身形似踉跄,

她一惊。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20nk1.dzhhyy.com  rd0.dzhhyy.com  t9hml.dzhhyy.com  dore.dzhhyy.com  x16bk.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