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哦……”

夜斗撑着下巴歪了下头,他从一开始就没细想过,如果尸魂界误入穿界门那次是意外,园子后来又是为什么,要执着的穿越第二次和第三次呢?

他似乎无意间问过类似的问题,但园子当时是怎么回答的来着?

【因为有事要办啊】

【不然谁闲着没事跑那么“远”】

除此之外,夜斗下意识瞟了眼那沉默的狐狸:除此之外,园子似乎从来没有具体说过,她有的都是些“什么事”。

时间流过命运便成了定数,没有一而再再而三的道理,能让人止不住一试再试的,八成是为了人。

——最起码电影里主人公穿越都是为了人。

园子自尸魂界回来之后,就不断的想再去战国时代,也是为了找人吗?

想到这里,他先是看着满地散落的字帖,漫无目的的发了会儿呆,后又不由自主的看了那沉默的妖狐一眼,奇异的生出了点不好言说的同病相怜。

夜斗双手抱膝,将脸颊压在膝头蹭了蹭,小声问自己:

“园子想要找的……到底是谁呢?”

作者有话要说:  等下还有一章。

彭格列相关在50章,忘了的欢迎重温一下,还有奈奈生的戏份也在那一章。

我锲而不舍的提起乔托写字丑,就是为了这一天

第147章 蒂花之秀名园子

祸津神的这句问话, 轻飘飘的散在了空气中, “呢”字的尾音, 淡的几乎听不清。

空气像是变冷了一些。

因为大家都沉默了下来, 除了还在挨打的沢田纲吉偶尔会发出两声闷哼, 一时之间,这“盒子”附近的区域,居然称得上寂静无声。

站在远处观望了一早上的桃园奈奈生小姐,终于在这份平和假象的蒙蔽下,稍稍壮起了胆子,试探着走到了自家神使身边。

巴卫看起来就好像一尊生出了心跳的石像。

她脑海中无可无不可的闪过了这样的念头, 下一刻, 随着步伐造就的位移, 她的视线立刻被撂在一旁的盒子吸引了过去。

那幅画……

缘结神小姐伸手勾着边沿,好不容易把它从正在碎碎念的蓝眼睛脚边拉到近前, 等一再确定了那里面画的是什么后,瞳孔的不由自主的收缩了起来。

“——是他们哦。”

因为瑞希的叮嘱,奈奈生知道【她穿越过时空】这件事, 是不能让巴卫知道。

可一旦这个必要条件必须隐藏, 那她为什么会认识画上人的事,也就没法详细解释了。

于是她下意识捂住了嘴, 安静如鸡。

但人神少女的视线, 再次不由自主的落在了盒盖内的油画上。

奈奈生第一个看见的是Gatling。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k9.dzhhyy.com  608yk.dzhhyy.com  3tp.dzhhyy.com  ocdf.dzhhyy.com  rkx.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