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赵当世的帅旗亦呼应摇起来。接着,李延义部中鼓点急促响起,同时他那五百人小跑着开始朝前方胶着作战的吴鸣凤部支援。

说实话,即便有五百人,赵当世敢肯定,这对于东端局势的补救依然是杯水车薪。祖大弼军已经打出了节奏,上千人的吴鸣凤部就如同一块在风中飘零的破布,任由官军的骑兵们任意拉扯冲击。

眼看着李延义的五百人汇入前方,很快就与纷乱的大阵融为一体,后面一匹塘马快至,塘兵滚下马背道:“张掌盘已答允救援,即刻便至!”

赵当世心里一动,转目朝侧后的远方瞧去,侯大贵这时嗤笑一声道:“一动不动,当咱们都是瞎子不成!”他早就注意了张妙手多时,直到现在,张营的“主力精锐”还是在原地打转,怎么看都没有赶来救援的意思。

“呼。”赵当世吐口气,背过身,不再后顾。张妙手从一开始没有作战的想法,再怎么指望也都是徒劳,与其把精力浪费在虚无缥缈的期盼上,还不如关注前方的战场更加值当。

东端混乱不堪,西端也同样摸不清局势。赵当世看到了费邑宰大旗陨落,但没有接到确切的战情,心中一直像有个水桶吊着七上赫也重伤在治。粗粗算下来,赵营兵士死伤超过两千人接近三千,占此次出阵总兵力三分之二弱。

对于官军方面,也只是暂时的粗略统计,费邑宰部伤亡最大,基本上没有成型的建制,祖杰部因是马军,逃脱者颇多,而祖大弼部伤亡则在一百以内。总的加起来,死伤不及千人。

这样的结果,赵当世满意,也不满意。满意在于此战终归是胜了,杜绝了当初顾忌的会引发的一系列恶果;不满意则在于此战算是赵营有备而来,却差点翻船覆水,暴露出了兵士素质、将帅能力以及各部协同等多方面的问题。

侯大贵看着眼前散落遍布,正在三三两两收拾战场的兵士,身体一松,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口道:“总算打赢了。”

赵当世没有接话,沉默着摇摇头,此战,顶多能称为将官军打退了,完全算不上“赢”这个字。侯大贵看着无言的赵当世与徐珲,似乎也感受到了他俩的心情,亦是低头不语。头一遭,敌军退了,他们却没有喜悦与自豪。远方,不断有欢呼声三五成群传过来,但并没有发展成全军联动的欢呼——因为太多人在这一战中失去了伙伴甚至亲人,悲伤远远超过了胜利带来的快乐。

赵当世低头想了一会儿,可越想,脑袋就越是混沌。耳畔侯大贵“哦”了一声。他将头转过去看,只见斜阳照射下,褒城县的城门,正在慢慢开启。

46杯酒(二)

当赵当世第一眼看到名义上褒城的“新主人”熊万剑时,感觉对方的精神状态并不好,且不说因战事方罢所导致的形态上的颓然,就连他的双眼,也是浑浊无神。本一条雄赳赳的壮汉,当下耷拉着个脑袋,全无生气。

碍于礼节,赵当世依然亲热地主动迎了上去,他与熊万剑短聊几句,绝口不提武大定的事,但熊万剑貌似甚是心不在焉,言语中多次顾左右而言他,敷衍应付之情明显,让赵当世心中有些不乐。

气氛正尴尬间,两人从熊万剑左右侧同时走上来,其中一个长相好些的拱手道:“在下宋侯真,这位是刘拥金,见过闯将。”他说完,一旁的刘拥金也道一声“见过闯将”,这二人的精神状态,却是抖擞许多。

赵当世也没多留意熊万剑,说道:“官军虽退,却未必不会卷土重来。我军力疲,望入城休整。”

他这话是对着熊万剑说的,不过接话的倒是宋侯真,只听宋侯真道:“此理所应当之举,闯将放心,城中空舍百余间,可供贵军壮士们休歇。”说到这里,补上一句,“贵军既然力疲,城外清理点计之事可需我部协助?”

赵当世精得很,自然知道宋侯真说话好听,实际上不过想趁机捡些漏子。对于这一点,赵当世入城前就安排妥当,宋侯真就算出城,也捞不到多少好东西。所以他不担心,也不想坏了和气,悠然道:“那就有劳贵部了。”

宋侯真又道:“城中备战方毕,各方面尚未调整完备。还请闯将先在城里休息一夜,明日我等为你及各位兄弟接风洗尘。”刘拥金亦点头称是。

赵当世笑笑道:“都是兄弟,无需搞得那么隆重,一切从简便是。”言毕,只礼节性地朝熊万剑拱了拱手,话也没再多说一句,便自走去。

褒城的城门不大,等到赵营以及张妙手的兵士全部入城,已然临近黄昏。这期间,外放的斥候们带回的消息里并无半点官军重回的痕迹,城外除了遍野的尸体以及收拾尸体的少数兵士外,再无其他。

赵当世入住了城中一富户的宅邸。说是富户,实则经历了无数次的兵火蹂躏,宅邸只空留一个架子,已无半点稍显昔日富庶繁荣的气象。赵当世在宅邸内草草吃了晚饭,便坐在堂上,听着各部统计过来的精确伤亡损失。侯大贵与徐珲伴随左右。

从上报的确切情报看,前营的郭虎头、李延义、白旺三司,仅有处于阵后的李延义部伤亡相对小,建制还算完整。郭虎头、白旺两部,不但伤亡十之七赫在负责,而主掌情报搜集的,则是百总庞劲明。

庞劲明很快就小跑上堂。来之前,他正按惯例,向全城分派夜不收,以搜集情报、了解情况,突然被找来,一头雾水。

赵当世简单问了庞劲明两句,庞劲明记性好,脱口而出:“属下记得,武大定手下军师叫做昌则玉,颇为有名。”

昌则玉此人,资历深一点的老寇都比较熟悉。赵当世因为早前地位实在太低,加之近几年昌则玉混迹中小型流寇中没有大动静,所以对此人并不是很了解。侯大贵就不同了,他可是强渡过黄河、进击过河南的骨灰级流寇,当初又削尖了脑袋一心想往流寇集团的上层钻,自然对昌则玉十分了解。

不用庞劲明再说,侯大贵如数家珍将所知昌则玉的信息一口气说了出来,情报之完备,远超庞劲明所知。庞劲明只能讪讪站在那里,很是尴尬。

徐珲听了侯大贵的介绍,对赵当世道:“掌盘,在背后主控褒城之局当是这个昌则玉无疑。照此看来,赶跑武大定,很可能也是此人暗中谋划,而熊万剑十有八九是被他当个招牌,扶持上来的傀儡。”

侯大贵撇撇嘴道:“此人既有实权,那为何在城门时,不见此人迎接?”

徐珲不答,赵当世自言自语道:“此人是有难言之隐,还是另有所图?”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pcsy.dzhhyy.com  4kwj.dzhhyy.com  xrn52.dzhhyy.com  lql.dzhhyy.com  x3j.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