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亏了邵陵的提醒,罗勏有惊无险地过了这一关,下一个轮到了邓林,邓林尽管对这件事并未全信的样子,但也老老实实地按照规则做了:“氢氦锂铍硼,碳氮氧氟氖,钠镁铝硅磷,硫氯氩钾钙……”

接下来的是披肩发的女孩子,她选择的是背诵古诗,中间还有背错了的和忘了词的,紧张得嘴唇都开始发抖,无助地望向几个老成员,目光碰巧落在坐得离她最近的卫东的脸上,卫东愣了愣,想起了刚进入第一幅画时的自己。

所有的茫然无助和恐惧崩溃,似乎都还只是昨天的事,但也仿佛就此都被留在了昨天。今天的自己却不知是真正的勇敢了,还是逐渐的麻木了,有时候想一想,如果一个人连恐惧的情绪都不会再产生,那么这个人究竟还算不算是一个正常人,一个有血有肉有七情六欲的人?

薛定谔的猫,既是死的,又是活的。那么被“关”进画中的我们这些人,是不是也和那只猫一样,从进入第一幅画时的那一刻起,就已经不再是真正意义上的活人了,就已经是一种生和死并存的叠加态,当被“画”的那股邪恶力量观察到时,有的人就死了,有的人就活下来了。

而在决定死亡,即被观察到的那一刻到来之前,所有的入画者,都是活死人?

卫东的心里忽然涌上了一股难以言喻的悲哀,在接收到了披肩发女孩惊慌的目光时,他觉得她格外可怜,也觉得自己这些人,和她一样可怜。

卫东抬起手,冲着女孩子竖了竖拇指,并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笑。

这个动作,这个表情,如果换作柯寻来做,一定比他做得更帅气,更有感染力,更能抚慰人心。卫东知道自己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普通人,似乎也没有什么资格去可怜别人,但此时此刻,他还是想这么做,在这没有希望的无尽绝望里,他宁愿被安慰着死,或被鼓励着活,也不愿做一个连恐惧心都失去的,活死人。

披肩发女孩很聪明,她看懂了卫东的意思,背错了诗和忘掉了词,这都不重要,要“考”的不是背诵能力或是什么文字积累,只要不违背题目的要求,就算答对了题。

她稍微放松了些,继续背古诗,想不起下句的就直接跳过去,想起哪句就说哪句,总算说够了二百字。

接下来轮到了柯寻。

第257章 薛定谔的猫06┃你我他,在这那。

“听着,”柯寻手底下还摁着挣扎到筋疲力尽的齐慕欢,“一会儿轮到……尔说,不管尔想干什么,有多生气,多想揍人,都别提屏幕上规定的那三个字,哥儿几个已经再三嘱咐过了,尔要不信,吃亏的是自己。”

再次警告了齐慕欢之后,柯寻抬起头来看向同伴们:“咱觉得那个骰子应该是问题的关键,既然能转出2点,就能转出别的点数来,会不会别的点数也代表着更多的这种考验?如果是这样,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咱还是得从前面那几段话里找线索。那句‘上帝掷不掷骰子’会不会跟这个骰子有关系?还有,程式一直在念叨着要找儿子,咱觉得这也是个暗示,会不会找到儿子就能找到签名?”

柯寻说完之后,小视窗恰恰切换到了齐慕欢。

柯寻微微摇了摇头,松手放开了齐慕欢,他因为违规已经被扣除了20秒,留给他的语言空白期只有10秒,也就是说,10秒内如果他不开口说话,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说话了。

柯寻刚一松开齐慕欢,就见他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怒目圆睁地瞪着柯寻,既惊且怒又不可思议地咬牙叫道:“你们是怎么回事——”

“嘀——”的一声警报音骤然在房间内鸣响,齐慕欢突地惊叫起来,就见他的上嘴唇和下嘴唇之间像是探伸出了无数菌丝一般的肉芽来,将两片嘴唇搭连在一起,而后越长越密,越长越粗,越长越紧,最终竟将这两片嘴唇牢牢地粘合起来,肉芽长成了一片,覆盖住了原本的唇色,使原本是嘴的地方变成了如同被肉糊住的平坦一片——整张嘴就这样在这张脸上消失了。

齐慕欢惊惧至极地用手去扣自己嘴的位置,却只能徒劳地在喉咙里发出唔唔的惨哼声,他吓疯了,转头就往房间墙壁的方向冲去,似乎想要冲出这个房间,可墙壁上没有门,他疯狂地满屋狂奔,拼命敲打着四面墙,甚至用力地用头去撞,很快便在墙壁上留下了一抹刺目的鲜血。

柯寻追过去,捏住他脖颈可致晕的位置,让他暂时失去了意识,而后把他扛回到原地,摆放在地上。

屏幕上的小视窗,在警告声响起后就已经切换到了方菲,好在齐慕欢刚才发狂乱闯并没有影响到她,此时她已经说到了尾声,低头看向已经吓出眼泪来的董瑶,对她说道:“刚才齐慕欢的下场看到了吧?最后一次警告:这一切都是真的。按照屏幕上的要求来,不要说那三个字。不相信也没关系,齐慕欢就是榜样。”

说完松开了一直捂着董瑶嘴的手。

董瑶彻底被吓住了,方菲的手刚一拿开,她就自己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化了妆的脸哭成了一片花,她却不敢发出很大的声音,极力地压抑着低声呜咽。

好在方菲后面并不是她,而是那个长头发的女孩子,三个新人也被刚才齐慕欢遭受的经历吓坏了,开始也跟着吓得尖叫了两声,但很快也各自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长头发的女孩子吓得声音颤抖,连成句的话都说不出来,更别说去思考自己要说什么,她惊慌失措地伸手想要去抓住邓林的手寻找鼓励和安慰,邓林却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见她的手伸向自己反而吓了一跳,还向后躲了一下。

长发女孩吃惊又绝望地看着他,不敢相信他竟会这样做,眼看30秒的空白期就要过去,柯寻两步上前,手一伸摁住她的脑瓜顶,让她转回头来看着自己,另一只手指着自己的头发,长发女孩下意识的说了一声:“……头发……”

柯寻连忙点头,又指自己的眉毛,长发女孩儿一下子有了主心骨,也连忙跟着念,柯寻把眼睛鼻子嘴都指了一遍,这女孩也就跟着都念了一遍,柯寻以为她已经适应了,就停下手来让她自己说,结果这女孩儿没得人指挥,一下子又蒙圈了,柯寻只好继续给她指。

五官指完了指衣服,捏起自己的前襟给她比划,示意她可以把衣服的所有部位名称说一下,结果女孩儿已经失去了自主思考的能力,眼睛盯着他指的地方,张口念道:“……胸肌……”

这姑娘好眼力,隔着羽绒服都能看到他胸肌。

柯寻没办法,只好继续一一给她指下去,什么锁骨、肩膀、二头肌、后背、腰, 甚至屁股都指了,指肚子的时候,姑娘还别出心裁地来了一句人鱼线。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kpqmsr.dzhhyy.com

od6n0.dzhhyy.com  lsxo.dzhhyy.com  g3ba.dzhhyy.com  ew5fp.dzhhyy.com  pqh.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