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路正宇的话她状似不解的样子问道,“不可以吃这么多吗?可是我饿呀。总感觉没有吃饱过。”

王翠听这话心里不舒坦了,这丫头说这话难道是说她这个做奶奶的还虐待她了,都不给她吃饱?

路清枫见她在喝酸奶,想说那个酸奶是奶奶买给他吃的,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路妈妈叫骆冰冰,平时话并不多,也一般不会反驳婆婆和丈夫的话。也并没有开口说话。

路爷爷叫路庆河,早都已经退休了,每天悠哉悠哉的过日子,从来不管家里的琐事,也没开口说话。只是没有饿着他,他管那么多做什么。

周清雅吃完饭就直接回房间看书了。她可不想等着一大家子人吃完饭再洗碗。

王翠担心孙子没吃饱,又进了厨房煮了一大碗面出来。

等到都吃完饭之后才发现小孙女今天没有等着洗碗。又更气闷了。想要去敲门叫她出来洗碗,又想着今天的小孙女跟以前好像有点不一样,也就想着算了,就今天不洗好了。

周清雅听着隔壁路正宇在给路清枫检查作业的说话声。对于路清竺和路清枫来说路正宇无疑是个合格甚至优秀的爸爸。可是对于路清雅来说,这爸爸一点都不及格。

路清雅的作业这两口子可从来没有检查过。

周清雅写完作业看了一会儿书就已经十一点左右了,洗漱完就准备睡觉了。

可另外两间房的人却睡不着。

路正宇有点纳闷这个小女儿怎么突然大胆起来了。

第004章

这人呀,遇到事情找不到一个合理的解释的时候就会找各种他认为是真理的理由。

路正宇推了推躺在床上的骆冰冰,询问道:“你说是不是岳母跟清雅说了什么?”

他们这一家子不愧是一家子,一家人从来不想自己的原因,只要路清雅有状况那绝对是她外婆的锅。

这还是背对着她说,当面也总是说这种话。按理说路清雅的外婆可不欠他们什么,帮忙带孩子还带出罪过来了。可是路正宇甚至骆冰冰却觉得一切都是理由当然的。

最让人心寒的大概就是骆冰冰的态度了。有人总是在她面前诋毁她的亲妈,她居然能够做到无动于衷,说不定心里也在埋怨自己的亲妈。

遇到这种人真的要躲远一点,怕她被雷劈的时候连累到你。

骆冰冰叹了口气说道,“随她吧,反正已经高一下学期了,马上高二了,高中毕业就不用管她了。”她心里也有点后悔怎么就把女儿给自己妈带呀,看看现在这个样子像话吗?看看他们自己带的清竺和清枫多么优秀。反正她这个当妈的已经仁至义尽了,就随她去作吧。

她怎么就不想想,路清雅回家的时候才六岁,是不是他们没有给予她足够的爱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所以呀,能够自我反省的人才是有德的人。这一家子只会甩锅。

另一边,王翠也拉着路庆河念叨,“你说这清雅什么意思?说得好像是我故意不给她吃一样。自己吃饭跟个小鸡啄米一样,一顿饭吃几颗。现在知道饿了。等会儿别别人还觉得我们虐待她了。”王翠虽然有点泼辣,但是是一个注重名声的人,她可不想被小区里面的那些人指指点点的排挤。

她对这个孙女是不喜的,长得不好看不说,性格也不讨喜,成绩也不好。简直浑身上下没有一个优点一样。

这就是典型的不喜欢一个人的话,她做什么都是错。

至于周清雅早都舒舒服服的睡着了,连系统要给她听那两个房间的对话她都拒绝了。听啥听,她不用脚指头她只用脚指甲都能想到他们说什么。除了抱怨她不听话顺带诋毁一下她外婆,还能说啥,他们还能说出花来。

第二天早上,五点四十的闹钟一响,周清雅就伸了伸懒腰起床了。这个时间起床她也是早都习惯了的毕竟是经历过高考的人。

“宿主你终于醒了。”凝墨其实是一个憋不住话的系统,这宿主不听它说话它憋得难受,所以周清雅一醒,它就赶紧开口了。

“什么事?”周清雅打了个哈欠,穿好衣服起床。

“你妈说等你高中毕业就不管你了。听她这话的意思就是要你自食其力了。估计他们觉得你根本就考不上大学。”这是多么重要的一个点呀,凝墨觉得自己还是很有用的。


sg1ep.dzhhyy.com  amf.dzhhyy.com  cs16.dzhhyy.com  lue0a.dzhhyy.com  9xew.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koqtmb.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