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事与你们无干!”郑奕啸带着两个儿子匆匆站起身:“我回来就是为了告知柳小姐,赶快走,以免无辜受害。”

“郑阁主且慢。”曲离伸出一只手拦住想要出门的郑奕啸和他的两个儿子:“就我们得到的消息,此事全因十五年前宗阎剑庄灭门而起。宗阎剑庄灭门,是因为重霄剑谱,此事江湖上尽人皆知。无极门惦记柳玉,此事我们已然牵涉其中。各中利害,还望郑阁主不吝指明。难不成郑阁主会以为,我们武当派会因为重霄剑谱谋害谁不成?”

“自然不会。”郑奕啸连忙摇头:“可是……”

“爹爹!”郑奕啸的大儿子脸上带着几分急迫,狠狠一扯他的袖子:“我们这一次侥幸躲过,但下一次呢?还有娘亲?娘亲怎么办?!曲大侠和曲姑娘出身武当,若是……若是……”

“是啊郑阁主。”听了半日没吭声的墨无影也似笑非笑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眼下大家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郑阁主还是将前因后果讲明白,若是需要帮助,我和曲离也好商量着来。”

“好吧!”郑奕啸犹豫了许久,才又缓缓坐回到椅子上:“曲大侠刚刚说的不错,此事全因十五年前宗阎剑庄灭门而起。十日前与你们会面之后,实话实说,我并不相信曲小姐所言,但事情牵涉到我死去的兄弟一家,还有我兄弟唯一的遗孤,因此保险起见,我还是紧急调来了玄雾阁全部精英,紧急联络江湖上所有能用到的关系。”

“等等!”钱浅举起一只手颇为无理地打断了郑奕啸的话,眼神有些犀利地盯着眼前的父子三人:“阎家遗孤多年来只是江湖传闻,从未有人见过。郑阁主是如何确定当年那个孩子一定逃得性命?若非您亲眼所见,您怎好如此断言?”

“玉儿一定活着!”郑奕啸并没有在意钱浅的无理,反而一脸坦荡地答道:“当年阎家出事后,我就已经核实过了,死在宗阎剑庄的孩子是个女孩,而玉儿是个男孩子!我兄弟的孩子是男是女我还能不知道?玉儿小时我还抱过他呢!”

第705章:侠女,我就是个卖力气的酱油党(80)

什么?!!!钱浅瞪着眼前的郑奕啸,努力想要从他脸上找出说谎的证据。但是无奈,郑奕啸的表情太坦荡,钱浅看不出任何破绽。她努力压抑着自己心里的惊慌和恐惧,拼命控制着脸上的表情。不是的!不是真的!钱浅安慰自己,这位玄雾阁阁主是原剧情中的大BOSS,他说的话不能尽信!

钱浅直直盯着郑奕啸的脸,眼睛一丝不敢乱飘。她不敢看向站在她身边的阎婧玉,就怕被人发现任何端倪。如果……如果阎家遗孤真是个男人,那她身边站着的这位到底是谁?!是谁?又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阎婧玉的确个子很高、手脚很大没错,可她有胸!不不不!钱浅略略惊慌地否定着自己的想法,胸可以造假,这一点她没有亲眼见过,因此不能当做证据。可是除了身材以外,听说话也能知道啊!阎婧玉一张嘴,人人都知道是女人不是吗?!她又不是聋,男人和女人的声音能分不清吗?

就算,就算她聋了,可是裴子空和诸葛流风不能跟她一起聋、一起傻吧?所以她身边这位真的是个女人!!女人!!可是,如果她是女人,那她是谁?!!是不是阎家的孩子?!!如果她是!玄雾阁主为何又如此肯定阎家遗孤是个男孩子?!!

“郑阁主确定那孩子一定活着?”钱浅双手紧紧握成拳,努力稳定着自己的声音,仿佛想要确认什么似的又追问了一句:“您之前真的见过阎家的孩子?”

“自然!”郑奕啸的神色很认真:“我与阎兄弟多年相交,他知道我家里夫人身体羸弱,却也生了两个孩子。因他娘子成亲后失过两个孩子,之后多年无子,阎兄弟虽不计较,但是他娘子却很想要孩子,最后阎兄弟没办法,找我讨的调养方子。玉儿生下来之后,我第一时间就带着夫人上门去贺喜,我当时是带着我家两个儿子一起去的,老二年纪小,但是老大当时已经八岁,应当有印象。”

“对,是个挺漂亮的男孩!”郑大公子点点头:“因此我父亲这些年一直坚信,阎家的景玉兄弟一定活着。”

“景……景玉?”郑奕啸这几句话钱浅信,玄雾阁主的夫人身体非常弱,她知道。她舔了舔干涩的嘴唇,还不死心地想要继续挣扎一下:“只……只有一个孩子吗?江湖传言不是还有个说法是龙凤胎?”

“对!只有一个。”郑奕啸叹着气:“只是弟妹失了两个孩子终是伤了底子,生玉儿一个就已经艰难,当时难产,大人和孩子差一点都活不过来,我还去看过一回。玉儿生下来身体不好,一直汤药不断,养到四五岁才渐渐好些。这也是因祸得福,因这孩子身体不好,阎兄弟一直担心他养不活,因此按照俗礼,也没声张,没办满月酒,也从不给他过生日,就这样安安静静养在后院,一直少见人,到出事的时候,才有人连他是男是女都不清楚。”

“哈……”钱浅干干笑着,决定先将是男是女这个问题放在一边:“原来是这样啊……那……这样说来,确定知道他是男孩子的,应该都与阎家交情不错。”

“不一定。”郑奕啸摇摇头:“当年是重霄剑派先出了事,阎兄弟预感不好,特意透露自家孩子是个女孩的消息,当天也的确有个六七岁的女孩子和阎兄弟夫妻死在一处。但事后我收到消息,阎家灭门后,围在宗阎剑庄附近没散去的江湖人,见过一个六七岁左右的小乞丐走出来,因为那是个男孩子,因此在当时没有引起那些人的注意。”

“此事我也听过。”墨无影点点头:“大约六七年前,我还不是教主,在金陵寒月教分舵,突然有一日就有流言传出,说是宗阎剑庄遗孤带着重霄剑谱流落江南。传言说,宗阎剑庄的遗孤当年扮成个小乞丐从幽州逃出,被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姐收为养子,带到江南。”

“正是!”郑奕啸点头:“因此玉儿出走当日,当日见过他的人,也知道他是男孩子。”

“李云舒也知道。”钱浅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李云舒说,她与阎夫人是闺中密友。”

“无从证实。”郑奕啸摇摇头:“我只是阎兄弟的朋友,以前与裴掌门一家其实并不熟识。但之前阎家出事,阎兄弟给我紧急送过求救信,我已然打算带人出发之时,阎兄弟第二封信到了,说已然无力回天,让我不要去幽州,并且托付我,若有一天玉儿来找我,让我帮忙护住他。因为这句托付,所以我没有去宗阎剑庄,我愧对阎兄弟一家。但我两年后听说,同样接到求救信的裴掌门是带了人去幽州了,只是未能赶得及救援。”

“裴仁楷自己说的?”阎婧玉眼神一闪,平静地开口问道。

“对!”郑奕啸确定的点头:“我愧对阎兄弟,当年并没有去救援,但是无极门去了。我感愧于此,才与裴掌门渐渐熟悉起来。”

“郑阁主对于裴掌门的说法从无怀疑?”曲离笑了笑,提的问题一针见血。

“在见过你们之前,我的确从未怀疑过!”郑奕啸一脸坦荡地回视着曲离,表情真诚无比,如果他在说谎,那演技未免太好。钱浅看着这张坦诚的脸,不禁心里有些动摇。但她依旧拼命告诫自己,这人是原剧情里的大BOSS,一定要谨慎再谨慎。

“怎么?”墨无影也笑了:“郑阁主是个老江湖,阎家灭门时,无极门是否去救援这样的大事,您都没想着核实一下?”

“因为他拿了证据给我。”郑奕啸苦笑起来:“我是在阎家出事两年之后知道这件事的。那一年冬天,裴掌门突然给我送了请柬,邀请我与夫人去无极门,说是有关阎家的事。我当时还以为有了玉儿的消息,立刻带着夫人去了。裴仁楷拿出了阎兄弟给他的信,还跟我说,当天阎家出事,他赶去救援,但去晚了,只来得及杀掉为首的凶徒,夺回阎兄弟的家传佩剑。”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knruxo.dzhhyy.com

lfob.dzhhyy.com  d4i.dzhhyy.com  kif.dzhhyy.com  5mvq.dzhhyy.com  wq3o.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