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锋是血杀宗的一个真传弟子,他的身份在血杀宗里其实并不是很高,这跟他修练的功法有很大的关系,他比较喜欢用毒,这与他的身世有关,他出身一个修士世家,从小就接受修练教育,比起一般的散修,那可是强了不知道有多少,但是比起那些了大宗门的弟子,却又不知道差了多少。

而他们家,原本也是一个正统的修真家族,家族里也有几个虽然算不上高手,但是实力也不错的长老,也算是一方的小豪强,但是后来有一次,家族里的一个弟子,得罪了一个魔门弟子,那个魔门弟子就十分的善长用毒,那个魔门弟子为了报复他的家人,就直接在他的家里,使用了一种毒,把他一家老老少少全都给毒死了,而肖锋因为体质特殊,这才没有被毒死,但是他却从此以后,成了一个毒人,他的身上一直都带着那种剧毒。

就在他家族被灭的那一段时间,也是肖锋最为消沉的时候,他在那个时候是真的不想活了,他觉得活着实在是没有什么意思,不过后来,他却因为机缘巧合之下,加入了血杀宗,成了血杀宗的弟子,到了血杀宗之后,宗门的长老对他也是十分的关心,因为他特殊的体质,所以宗门认为,他最适合修练的,就是那种魔门的功法,让攻的方向,就是用毒。

最一开始肖锋对于用毒也是十分反感的,但是慢慢的他发现,用毒在修真界并不丢人,毒可以杀人,也可以救人,如果你想要杀人,不管你是用毒还是用剑,其实都是一样的,只要你心存善念,那么你就算是学的魔门功法,你也不会走上魔门,要是你心存恶念,那么就算是你成那个大宗门的弟子,你最后也只会成为一个魔头的。

而且与用剑杀人相比起来,用毒杀人更加的方便,更加的诡异,更加的安全,你可以让敌人无声无息的死去,但时却不会让人知道,是你杀了他,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他慢慢的喜欢上了用毒。

后来赵海把术法虫这种方法给传下来之后,一下就把肖锋给迷住了,他觉得这术法虫真的是太强悍了,他们的体积那么小,但是却可以发挥出那么大的做用,特别是当他们的数量达到了一定的成度时,那就真的是太可怕了,所以他的修练一直都十分的认真。

不过血杀宗虽然关于用毒这方面的功法不少,但是毒修在血杀宗里,毕竟是少数,因为毒修的功法,几乎都很少会有招式的,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毒修很难去体悟功法的意境,这对于功法加持是没有一点儿好处的,甚至对于体会法则之力,体会那通天大道的道意,也是没有任何好处的,所以血杀宗里的毒修弟子很少。

可是肖锋却是一直没有放弃,因为他发现用毒真的是一件十分有意思的事情,看着各种各样的普通的东西,在自己的手里变成了剧毒,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种成就,所以他对于用毒,真的是越来越喜欢了。

不过在宗门里,他却并没有大量的繁殖术法虫子,他之所以不这么做,就是他觉得,自己现在的术法虫已经足够多了,够用就行,在加上其它的一些手段,他根本就不用大量的繁殖术法虫,虫族法的繁殖,也是需要能量,他怕繁殖太多的术法虫,会影响到宗门的能量运行,所以他一直没有那么做,平时也只是做一些试验,他现在正在研究的是,如何的利用术法虫,使用诅咒之力。

他在接到温文海的命令之后,马上就来到了那城外,仔细的观察着那护罩,他现在真的是十分的兴奋,所有使用术法虫的人,都是不会嫌弃术法虫太多的,之前在宗门里,他是不想大规模的繁殖,现在他可以放心大胆的去做了,那自然是最好了。

所以肖锋在观察了一段时间那护罩之后,马上就拿出了一个玉瓶,这个玉瓶看起来并不是很大,只有人的巴掌大小,上面刻着几个虫子的样子,这些虫子十分的特别,他的前半段看起来就像是一只蜈蚣,一节一节的身体,长着很多的脚,在每一节的身体上,还都长着一对翅膀,两只很长的毒牙,就支在他头的前面,看起来十分的可怕。而他身体的后关段,却像是蜻蜓一样,长着一个长长的肚子,这肚子是细长的,但是在尾巴处,却还长着一根,像蜜蜂一样的毒针,总之这是一个四不像,但是看起来又十分可怕的毒虫。

这种虫子是肖锋自己研究出来的一种术法虫子,也是一种毒虫,而这种虫子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吸收能量特别快,繁殖能力特别的强,最重要的是,是一种会放毒,会咬人,会自爆的毒虫,自爆起来,威力还十分的巨大。

这种毒虫正好适合现在使用,所以肖锋直接就把这种术法虫给拿了出来,直接就打开了瓶子盖,随后一个法诀就打了过去,马上一团黑雾就从瓶子里飞了出来,这些虫子都十分的小,每一只的体形,怕是还没有一粒沙子大,但是如果你把这虫子给放大,就会发现,这些虫子的样子,跟玉瓶上刻的一模一样。

那团虫子组成的黑雾,在肖锋的指挥之下,开始分散开了,几乎是转眼之间就消失在了所有人的眼中,只有肖锋还能感觉到他们的存在,随后在他的指挥之下,这些分散开的虫子,就慢慢的向着那护罩飞去了。

就在离那护罩还有两里左右的进候,就已经进入到了禁空区域了,那些虫子就落到了地面上,开始飞快的向前爬行着,别看他们的体形十分的小,但是速度却是很快,不到一个时辰,就已经爬到了那护罩上,随后那些虫子就直接把自己的两根大牙,直接就咬在了护罩上,开始疯狂的吸收着护罩的能量。

随着能量的吸收,那虫子的肚子马上就大了起来,慢慢的那虫子的肚子越来越大,比他的身体不知道大了多少倍,当那些虫子的肚子大到了一定成度的时候,他们竟然就开始产卵了,这种虫子竟然可以自己产卵,真的是够神奇的了。

而那些产出来的虫卵,竟然在几分钟之内,就已经孵化了出来,随后变成了跟那种四不像术法虫一样的虫子,他们又开始吸收能量,接着产卵,以一种十分疯狂的速度繁殖着,不到一个时辰,那些虫子的数量,就比刚被放出来的时候,多出了几十倍,这样的繁殖速度,实在是太可怕了。

肖锋却没有停下来,他可不只是有这么一种术法虫,他还有很多的术法虫,这个时候全都给拿了出来,无数的术法虫,向着那护罩飞去,趴在护罩上,疯狂的吸收着能量,疯狂的繁殖着,这样的速度,真的是让人感到无比的吃惊。

与此同时,跟肖锋做同样事情的人,可是一点儿也不少,这些人全都在指挥虫子,吸收那护罩上的力量,虽然他们放出去的虫子不少,但是那些虫子一是体积小,二是护罩的面积过大,所以人们并没有看到护罩上有虫子,最少现在还没有发现。

而这个时候,九算长老也正在指挥着神机堂的弟子和那些温文海调给他的弟子,在死灵一族的大队之中,建立法阵,这个法阵的建立速度却是要慢上很多,因为他们要建立的一个多功能法阵,同时在这样平整个地面上建立法阵,也是要计算好方位的,每一个方位的阵符都不能差,所以建阵的速度并不是很快。

不过死灵一族的弟子,到是都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一个个的都没有着急,全都静静的站在那里,目视着前方,看起来就好像是随时要进攻一样,事实上也确实是如此,现在那护罩还在被攻击,不过攻击的烈度不是很强。

温文海他们全都在看着那个护罩,他们十分的清楚,要对付城里的人,这个护罩必须要破掉,他们也知道,用这种吸收能量的方法破掉这护罩,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完成的,但是他们还是在看着那护罩,就是想看看,那护罩上是不是有什么反应,那怕是一点儿轻微的变化也好啊。

不过可惜的是,他们要失望了,那护罩上一点儿反应都没有,什么都看不出来,看了一会儿众人也就不在盯着护罩了,安排了一下宗门里其它的事情,就全都去休息去了,大家其实都在等着法阵的成功,对于术法之虫,他们其实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术法之虫实在是太小了,虽然攻击起来,威力还不错,但是对于血杀宗的人来说,术法虫子的攻击效力,也就是那样,并不是很强,所以他们也就一直没有把术法虫放在心上,血杀宗的人更信任的还是法阵。

但是第二天,等到温文海他们休息了一晚上醒过来的时候,在一看那护罩的投影时,却全都愣在了那里,这不过就是一晚上罢了,那护罩的外面,却好像是被罩上了一层黑纱一样。原本那护罩就是黑色的,他们已经看不清城里的东西了,但是原本的护罩却是一丝的黑中透亮的感觉,就像是一颗黑色的珍球一样,可是现在却不一样了,那护罩的外面,好像是被人罩了一层纱一样,虽然依然是黑色的,但是却又有着一种朦胧的美感,但是温文海他们却十分的清楚,那像轻纱一样的东西,绝对不只是有美感那么简单。

第四百八十四章 异变

那是术法虫!温文海他们可以肯定,那轻纱一样的东西,就是术法虫,只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术法虫竟然会变得这么多了,只是一晚上啊,只一晚上这术法虫就已经变得如此多了,这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就在这个时候,温文海他们就看到,突的从护罩里,飞出了几件法器,这些法器飞到了护罩那里就停了下来,随后在护罩那里旋转着,每旋转一次,就会有无数的火焰飞出,直卷向那些术法虫,看来这是他们用来对付术法虫的方法。

但是就在那火焰像术法虫卷去的时候,在那法器的周围,马上就发生了一阵阵剧烈的爆炸,随着爆炸,一阵阵五颜六色的烟雾就冒了出来,这些烟雾竟然不怕那火焰,直向那法器卷了过去。那些法器很快就被那些烟雾给包围了。

不一会儿那些法器里冒出来的火焰越来越少了,而那法器也失去了光泽,只要是修士,一看到这种情况就知道,那法器怕是废了,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就是因为那法器被毒素给污染了,所以才会废了。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ks6e.dzhhyy.com  gjbu.dzhhyy.com  9wsv.dzhhyy.com  tfro5.dzhhyy.com  vwf.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