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莲满脸的纠结。

郁棠忙道:“我不喝鸡汤。你给我沏杯茶过来就行了。”

相氏怂恿她:“天气凉了,喝碗鸡汤正好。”

郁棠道:“我才不喝呢!阿嫂要是喝不下了,就让我阿兄帮忙。我可不想被大伯母骂。”

“不会的,不会的。”相氏讪讪然。

郁棠呵呵地笑,和相氏悄悄说起夏莲和夏平贵的事来。

相氏非常的(地)意外,夏莲给她们续茶水端点心的时候就不时地盯着她看,直至让夏莲觉得自己是不是脸上有什么脏东西,相氏这才放过了夏莲。然后又和郁棠窃窃私语:“我瞧着挺不错的。正巧你阿兄想扩大铺子,有夏平贵在铺子里坐镇,你阿兄和你大伯父都最放心的。”

郁棠也觉得他们合适,在心里思忖着,要是能成,他们家明年是不是要办两场喜事了!

等她和母亲回到家,在门口碰到了郁文。

天气太冷,他冻得直跺脚。

陈氏心疼地道:“你这是去了哪里?没有雇顶轿子回来吗?”

郁文直叹气,道:“这不要祭祖了吗?吴老爷拉着我去定了头猪。结果半路上遇到了沈先生。他在路边的小酒肆里喝酒。我瞧着他那样子不对劲,可吴老爷非要上前去和沈先生打个招呼。结果我们俩都被他留在小酒肆里喝酒。我那酒量你也是知道的,哪里敢多喝。吴老爷是千杯不醉,两个人喝了个旗鼓相当,我净在旁边给两人倒酒了。等到两人喝得差不多了,吴老爷由随从背回了家,我却还得把沈先生给送回县学。不过,我在县学遇到了小川,听县学里的先生说,小川读书十分刻苦,考个秀才肯定没问题。要真能这样,卫家也算是能翻身了。”

卫家有那么多儿子还有那么多地,日子过得依旧紧紧巴巴,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交的赋税太多。如果卫小川能考中秀才,就可以免去卫家的一部分赋税,这对卫家来说可是不小的一笔银子。

陈氏直点头,道:“沈先生一个人在小酒肆喝酒吗?”说着,还看了郁棠一眼,好似在问郁棠“沈太太不是来了吗”。

郁棠也竖了耳朵听。

郁文显然不知道这件事,道:“说是心情不好。今天的课都没有上,请了其他先生代讲。说起来,沈先生也挺可怜的。我送他回去的时候,屋里冷冷清清(的),就一个懵懵懂懂的小童子在那里打着盹,让他帮着沏碗醒酒茶都不知道从何下手。沈先生这么好的学问真是可惜了!”

这与学问多少好像没有什么关系吧?

郁棠在心里琢磨着。

陈氏显然也想到了,她皱着眉道:“我听阿棠说沈太太来了,沈太太就没留个服侍沈先生的人?”

郁文讶然,道:“沈太太来了?什么时候的事?怎么沈先生一句也没有提?”

陈氏迟疑道:“我之前还想和你商量要不要去拜见沈太太,听你这么一说,我反而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郁文沉吟道:“我先去打听打听了再说。”

陈氏应诺。

过了两天,郁文来和陈氏商量沈太太的事,郁棠在旁边听着。

“照理说呢,沈太太难得来一趟,我们又曾受过沈先生的恩惠,就算请不到沈太太来家里做客,也应该去拜访沈太太才是。”他为难地道,“可听沈方说,沈先生和沈太太自成亲起就不和,两人因此只有一个独子。沈太太来临安,也是住在裴府老安人那里,沈先生呢,也完全没有对身边的人透露一句。”

到底去不去拜见沈太太,就变得很为难了。

前世郁棠没有听说过沈先生的事,也不好拿主意。但她想了半晌,给父母出主意道:“要不,我们当做不知道好了。当时老安人没有介绍我到底是谁家的姑娘,沈先生又没有和您透露半句,还是不要节外生枝的好。”

郁文想了想,觉得郁棠的办法可行,并道:“反正我们家和沈家内眷也没有什么来往,不知道沈太太来了也说得过去。”

这件事在郁文那里就算是结束了,但却引起了陈氏极大的兴趣,她悄悄地跑去吴老爷家,问吴太太知不知道沈太太来了临安。

第一百五十五章 不服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fdw3f.dzhhyy.com  afw.dzhhyy.com  c7v.dzhhyy.com  ilk.dzhhyy.com  5u8.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