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一脸懵逼地看着季闫。

连老金都愣了:“啊?”

虽然没有人提问,但从表情上都能看出来:为什么就他一个人能休息?

季闫抿了抿唇,踟躇开口:“我还是和大家一起训练吧。”

“不行。”池暮态度很坚决,转头看他,问道,“你自己算算,这几天下来,你睡觉的时间加起来一共有多少?”

确实,这几天除了正常训练,回去后他还会一个人在房间里看比赛视频,严格要求自己,实战和理论一样都不能落下。

季闫清楚知道自己和其他人的差距在哪里。虽然他操作很好,但之前他一直是打绝地求生的,已经很久没有碰过英雄联盟,对于目前这个版本的理解更是不深。

如果意识不跟上团队,恐怕在比赛中,他就会成为拖后腿的那个。

池暮见他低头不语,好像做错事乖乖认罚的孩子,不免有些忍俊不禁:“我也不是要骂你,有这么委屈?”

季闫低声说:“我……没有……”

池暮语气放柔了一些,道:“好的休息对选手也是非常重要的,你今天什么都不用做,去楼上睡到自然醒再下来。”

其他四人都羡慕的看着季闫,同时还有点期待,毕竟这几天他们睡得也不太好。

谁知池暮这个双标狗,目送季闫走出网吧后,直接无视了他们,走到自己的机位上,笑容满面地说:“我先观战老金和大俊,侯子小八你们先自己排一局。”

侯子小八暗暗窃喜,老金大俊对视一眼,内心苦不堪言。

观战了两把对局,又分别对两局进行了复盘,指出一些对线和团战里的失误,再抬头一看,太阳已经慢慢向西边倾斜了。

池暮说得有点口渴,总算放过了他们:“行了,你们先休息一下吧,我上去倒杯水。”

四人如释重负,伸了个长长的懒腰。

小八随口问道:“前台不就有饮水机吗,为什么池哥要上楼倒水?”

老金:“谁管他,爱上哪喝上哪喝……”

话未说完,不知想到什么,他的脸色逐渐怪异起来。

池暮拿出钥匙开门,屋子里很安静,除了透过窗户吹进来的风声,没有其他动静。

他先是装模作样去厨房倒了杯水,喝了大半杯,然后状似无意地在客厅里溜达起来,两分钟后,池暮溜达到了季闫房间门口。

他试探性转了转门把,发现季闫并没有锁门。

还在睡?这样进去会不会不太好?

池暮犹豫了一下,然后轻轻推门而入。

以前季闫不在的时候,池暮进老金的房间就像进自家后花园一样,百无禁忌。季闫一来,这个地方对他来说就成了一个禁忌。

房间里传来季闫的均匀的呼吸声。窗户没有关,门一开,风畅通无阻,桌上的书页哗啦啦被翻开。

池暮反手合上门,见季闫并没有被吵醒,轻轻松了口气。

季闫当时来老金这里的时候只带了一个行李箱,现在这个箱子还好端端摆在墙角,似乎没有被动过。

池暮记得他的日用品也是到这里后才制备的,平时穿的衣服也就两件。那这么大个行李箱都放了些什么东西?


syxn.dzhhyy.com  3ar.dzhhyy.com  3xaqv.dzhhyy.com  1fyt.dzhhyy.com  r5tw.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khenpv.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