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叔叔好。”不失礼貌喊道。

黄团长视线转移到陈玉娇身上,再看了看旁边俞锡臣,便知道了俩人是什么关系了,点点头, 还伸出手想摸摸小丫头脑袋。

他有两个儿子, 还从没见过长得这么漂亮小女娃, 军队里也有女孩,但大多跟男孩子一样野, 窜来窜去, 有时候淘气起来还要更无法无天。

哪知小丫头似乎察觉到了他举动, 小眉头一皱, 然后扭过身子,伸出短胳膊直接抱住陈玉娇脖子,不让他碰。

黄团长看了笑,没想到看着软乎乎小女娃,还挺有脾气。

陈玉娇拍了拍小丫头背,解释道:“这孩子怕生呢。”

旁边门卫大叔走过来道:“黄团长,来,登个记。”

将桌子上本子和笔递过去,还笑着说:“您家亲戚孩子挺优秀,都是大学生呢。”

这时候大学生可了不得,多有面子啊。

黄团长拿了笔和本子签名,进部队家属除了随军,都要登记。

听到这话,抬起头来看了俞锡臣,然后眼里带了几分笑意,“是啊,这孩子一向都很优秀。”

语气里还透着几分骄傲。

登记好后,黄团长带着俞锡臣他们离开,门卫大叔还对陈玉娇打招呼,“我等会儿就去找个小伙子,跟他确定个时间,过几天就让他和你同事见个面,行不?”

“行,最好是周末,我们就周末有空。”

打完招呼陈玉娇走在俞锡臣旁边,他另一边就是黄团长,两人说起这几年事。

“嗯,是托了我媳妇家里长辈还有当初邻居徐家婶子功劳,我才能上了大学,边读书边在政府给人帮忙,那里有我认识人,挣钱勉强支撑家里用。”

“还有娇娇,在食堂做了一年帮工。”

现在想想,也亏得陈玉娇大一时候在食堂工作,那段时间花销怪大,尤其是小家伙出生,他们又舍不得委屈了他,尽量买好吃养着,那时他们身上钱看着不少,其实用起来也挺快,好在食堂油水多,让他们减轻了不少负担。

“那就好,我是六年前调过来,对了,好像张建国也在省城吧,怎么样,他如今可好?”

黄团长语气轻松问,当初他调到这边时还特意打听了下,没想到还真有认识人。

他和张建国是同一级,因为俞锡臣外公缘故,虽然不是多熟悉,但见面也能说得上一两句话。

在他印象中,张建国和俞锡臣一家特别亲热,虽然心里却有些不大看得上,能力平平一个人,也不算多吃苦耐劳,但因为有个好爸,所以才能进当初江司令手下。

所以现在根本没怀疑俞锡臣和张家来往,还想着插队在这里倒是挺好,有张家照顾,能少吃不少苦。

俞锡臣和陈玉娇听了这话一时间没出声,都不知道该怎么回他。

他们和张家现在早就没有来往了,怎么样也不想去评价,心里虽然还有些怨,但对外直接告状说他坏话还是有些做不到。

“应该还好吧,不过我们见面机会不多。”

俞锡臣一笔带过道,虽然什么都没说,但又像是什么都说了。

然后笑着转移话题道:“这次也是我外公来信才知道您在这儿,于是便过来拜访一下,上次娇娇到这边来办事,还说听到这边有军人训练声音,我当时心里还想着,会不会有熟人在这里,没想到还真应验了。”

“不知道黄叔叔在这里待了三年,对泰安县发展有什么印象没有?这次过来还想跟您请教请教呢。”

黄团长听了这话,视线在俞锡臣脸上停留了一会儿,随即抿紧唇,心里已经猜到俞锡臣可能和张建国之间发生了什么事闹得不愉快。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0mc.dzhhyy.com  j80em.dzhhyy.com  hc2w3.dzhhyy.com  1kffx.dzhhyy.com  yl3s.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