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不是传国子监的监生们集体闹肚子吗?怎么没见他们好生休息调养,这大晚上的,还聚在一起?

为了更确切的探听监生们的情况,常乐在监生的宿舍外头隐匿潜伏了下来,仔细听着里头监生们聚在一起谈话。

“说起来,这两天过的还真是憋屈,被先生们约束在这国子监之中,还不能随便出去,简直都快要憋屈死了。”

“再怎么说,过两天就要会试了,先生们也是为了咱们好,要让咱们安心在国子监里读书。”

“但是外面的消息你们听说了吗?不知道谁放出去的消息,说咱们国子监的监生们,集体闹肚子,因此,国子监离的人才闭门不出的。”

“唉?外头有这样的传言?”

“是啊,只是咱们一直在国子监里不出门,对此知之甚少罢了。”

“先生们没有辟谣吗?”

“自然没有,听我家下人说,外头闹腾的动静不小呢,都说国子监的监生集体闹肚子,这是东山县庄子上的书院下的手,或许先生们觉得,这样的话,没有澄清的必要吧。”

“这么说来,这是在给东山县的书院泼脏水啊,有些不厚道啊,虽然国子监与文学院之间有这么一场比试,但是在考试之前,传出这样的事情,对文学院是十分不利的,总感觉,即便是咱们国子监的监生赢了,也是胜之不武。”

“说的也是,先生们这是对咱们的实力没有信心吗?觉得咱们赢不了东山县庄子上的那些泥腿子出身的学生?”

外头的常乐听到这里就明白了,国子监的监生们根本就没有什么事情,而且,这件事,监生们也根本是被蒙在鼓里,完全不知情,是“被生病”。

那这传言是怎么出去的?再就是,国子监的官员们在这件事当中,又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呢?

这传言被传出去之后,国子监的官员不以管理监生,要给监生提供一个合适的温书环境为理由,管束监生,不让监生离开国子监,这是怕事情被暴漏吗?暴漏国子监的监生身体根本就没出现问题。

这件事,国子监的官员们肯定是牵扯其中的,这一点,常乐可以确定了。

监生这边常乐该听的,不该听的都已经听过了,也就没有待下去的意义了,因此,常乐打算去国子监后院儿官员住的地方去看一眼。

官员们应该不会住在国子监,但是现在这般情况,应该会有官员留在国子监,因为要看住国子监的监生们。

现在这种情况,只有到正式会试考试的那天,国子监的监生们才能够离开国子监吧。

那也要是两天之后了,两天之后,即便是国子监的监生毫发无伤的出现在的众人面前,也是正常的,因为外界传言只是在闹肚子而已,又不是什么大毛病。

摸索到后院儿国子监官员的住处,却是发现人家早就已经睡下了,无奈之下,常乐也只能结束今晚上的国子监之行了。

国子监离着道政坊也就只有一条街的距离,从国子监出来之后,躲过了巡城的金吾卫,消失在了道政坊之中。

道政坊平日里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管束的都十分严格,这里住的大多也是有钱有权的人家,因此到了晚上,道政坊门口这边,也是受到金吾卫的诸多关照,常乐没有从坊门进去,而是直接从一处偏僻的地方翻墙进了一号宅。

进了宅子还没走几步,就被宅子里的下人给发现了。

常乐拉下自己的面罩,说道:“我,常乐。”

“常护卫,公爷在书房等着您呢。”下人说道。

常乐点了点头:“好,我这就过去。”

常乐直接进了主宅里,上了楼,来到了玄世璟的书房,玄世璟就在书房里等着常乐把消息送回来呢,不是他着急,只是时间实在是不等人。

第九百二十六章:十年寒窗苦

离着会试满打满算还有二十四个时辰,若是不能在这二十四个时辰之内将这件事情弄明白,公布于众,那文学院的学生们就要顶着长安城之中的流言蜚语,顶着旁人对书院的诋毁去参加会试,这是玄世璟最不愿意看到的。

“回来了?坐下说吧。”玄世璟看着常乐说道。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iub9.dzhhyy.com  1lh1.dzhhyy.com  cdi.dzhhyy.com  de9.dzhhyy.com  tw5f.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