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巧合?他要是跟那个女人没点什么,会带那个女人去那么贵的地方吃东西吗?”

“生意场的事很难说,总之不像你们看到的这么简单。你跟我们宝贝闺女说了吗?”

“看到她每天这么傻呵呵的,我哪好意思说?我都怕她受打击。”

“这事你先不要声张,先看看是怎么回事。韩俊这个人的风评我是信得过的,也没听他有过什么绯闻。这些年追他的女人很多,都没见他接受过谁。不可能再跟咱们女儿谈恋爱的时候,突然跟变了个人似的,跟其他的女人暧昧。”

夏母惊讶地看着他,“你能确定吗?传言有假的时候。”

“既然你不放心,那我调查一下这件事。在结果出来之前,你先别跟咱们宝贝说,免得影响她心情。”

“我知道。刚才看到她屁颠屁颠的跑来,我都没好意思跟她说。”

夏父笑道:“咱们的宝贝闺女看起来是挺傻乎乎的。她也不是真的傻,她能分辨物质的真假,能看的出真心与假意。她要是觉得韩俊没有诚意,她会我们更早知道。”

“你对你宝贝闺女有信心,我可真的一点都没有。每天看她那么傻呵呵的,我都替她着急。”

“你是关心则乱。之前咱们的宝贝闺女在国外呆了两年,她不是把自己照顾的好好的吗?她不是真的一手不伸,她在需要她变得坚强的环境下她会变得很坚强,在需要她傻呵呵的时候,她傻呵呵的。其实家里最聪明的是她。是你这个当妈的,以为她出门会被欺负呢。”

夏母对这种看法不敢苟同,“只有你对她这么有信心,她现在都快折腾得不食人间烟火了。尤其是在认识韩俊之后,整个画风都变了。我真怕韩俊要是做出什么伤害她的事情,她那个时候该有多伤心。”

夏父多少有些明白她的想法了,说道:“你啊,是想的太多。爱情是两个年轻人的事,两个人一直甜蜜下去没什么问题,但绝大部分的爱情都不可能只有甜蜜,没有其他的味道。你总不能想方设法只给她尝甜蜜的味道,不让她感受一下酸楚和苦难?那对孩子不公平。”

“你的想法我能理解,可我真的做不到。一想到我们宝贝了这么多年的孩子,要被一个外人欺负,我的心啊,真是酸甜苦辣咸,什么味道都有。”

“那你是想把她留在身边一辈子?让她一辈子都在你的羽翼之下?”

夏母不说话了,她倒是真想把总是长不大的女儿留在身边。

可也深深的明白一个道理,凡事不能太按照自己的意思来约束别人。

短时间内看起来是好意,时间长了各自起了不一样的想法,容易拉仇恨。

夏母说道:“我也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了,以后我尽量当一个旁观者,孩子的事我少管。”

“这对了,少管孩子,多管管我。”

夏母瞪了他一眼,随后露出了笑容。

韩俊一开车回到家,被秦宇给震住了。

客厅简直像是刚被洗劫过一样,乱糟糟的,他简直要疯了。

韩俊按着太阳穴正在玄关处,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克制住了要发飙的冲动,喊道:“秦宇,你是不是不想过了?要拆房子!”

秦宇的声音从卫生间里传来,哀嚎道:“哥,我错了,我不该捡了一只狗回来。”

韩俊的表情空白了好几秒,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你捡了个什么玩意儿?”

“狗!”

“什么品种的狗?”

“萨摩耶。”

韩俊居然有种谢天谢地,还好不是哈士的诡异安慰感。

他无力的翻了个白眼,不知道他都被逼到什么份,居然觉得这样也挺好的。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q7sd.dzhhyy.com  db7a.dzhhyy.com  vj9a.dzhhyy.com  yttui.dzhhyy.com  n2488.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