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安将这两本册子还有奏折放在了桌子上,李承乾拿起了来俊臣的那本奏折。

奏折之中所言之事,也是今日早上在朝堂上,来俊臣跟窦衍争议的事,这奏折之中,到底还是将玄家给牵扯进去了。

奏折之中,来俊臣痛斥齐国公玄世璟,查案不明,明明知道窦家在钱庄案当中的所作所为,却依旧隐瞒不报,此乃大罪。

李承乾合上奏折,拿起了那两本册子。

这里头便是来俊臣所收集的证据了吧。

粗略的翻看了一下,李承乾就失去了兴趣。

案子的确是齐国公玄世璟去查的,但是当时还有百骑司在,因此,关于去年的钱庄案,李承乾是丝毫不差的,全都知道,玄世璟知道多少,李承乾就知道多少,甚至李承乾知道的比玄世璟还要多。

这个来俊臣,眼界还是不行啊。

不过正是如此,正好可以为他所用。

窦衍在左武威大将军的位子上坐的实在是太久了,手中掌握着兵权,始终不是什么好事,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收回这个位子。

若是这个位子还是窦衍的话,那玩意以后军中再有点儿什么功劳,又该给窦家什么赏赐呢?

大将军的位子,已经是位极人臣了啊。

李承乾经历过整个贞观年,他是不会给自己养出这么一个有干涉朝政,权利过大的臣子来的。

窦家是世家大族,更是容易滋生这样的人。

?前几年,李承乾也针对窦家做过一些事,不然的话,窦静现在可还是户部尚书,他不腾位子,房遗爱怎么能成为户部尚书呢?

现在就轮到窦衍了。

“来俊臣的胆子,可是越来越大了。”李承乾笑道。

“他的胆子,都是源自于陛下,没有陛下,他什么都不是。”临安躬身说道。

“朕就是要给他这个胆子。”李承乾笑道:“终朕一生,给大唐换一片新的天地。”

关陇门阀,是时候打破他们在朝堂上的统治了,从去年的钱庄案开始,到现在,案子结束了,但是目标,还没有达成,所以,事情依旧没有结束。

说到这里,临安不敢擅自插话了,只是静静的站在李承乾的身边儿听着。

傍晚,李承乾处理好了自己手上的奏折之后,便带着临安从宣政殿起驾,前往苏皇后的宫中去了。

也有些日子未曾到后宫之中去了,到了苏皇后的宫中,随着宫人的一声唱喝,苏皇后带着太子李厥,出门迎接李承乾。

苏皇后和李厥站在宫殿门口行礼。

“太子也在啊,无需多礼,正好,咱们一家人坐在一起用膳。”李承乾见到苏皇后和李厥站在面前,心底也是涌现一抹温柔。

帝王想要享受阖家之乐,难。

一家三口,坐在了圆桌前,尚食局的宫人将精心制作的晚膳都摆放在了桌子上,苏皇后也忙着给李承乾盛粥夹菜。

“来,陛下,多吃一些,臣妾看陛下都憔悴了不少,可得好好补补,这是尚食局炖的参鸡汤。”苏皇后将盛汤的碗,放在了李承乾的面前。

“嗯。”李承乾也没有拒绝苏皇后的好意,端起鸡汤轻饮一口。

“最近朝堂上的事,的确是让朕烦不胜烦。”李承乾放下碗说道:“好在,在你这边儿,朕还能稍微舒心不少。”


1usi6.dzhhyy.com  7vj.dzhhyy.com  wfw0.dzhhyy.com  y6b.dzhhyy.com  kialn.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kapfiy.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