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丁应了一声,随后他盘膝坐了下来,接着他慢慢的控制着自己丹田内的鬼珠,然后把鬼珠向膻中穴的位置上推去,赵海也一直看着伍丁的情况,他想要看看伍丁是不是能成功,担心伍丁就出现什么意外。

伍丁慢慢的把鬼珠向膻中穴的位置上推去,要知道膻穴可是人体的大穴之一,是被称之为死穴的穴道之一,当时家里的人给他讲膻中穴的时候,就告诉他,那是人体死穴之一,一定要小心,不要被人攻击到,要是真的被人击中了,那可就危险了,所以伍丁对于膻中穴还是十分了解的。

很快的鬼珠就被扒到了膻中穴的位置上,这一路上,那鬼珠还把所有他走过地方的经脉里的阴气,全都给吸收了,等到他把鬼珠推到了膻中穴之后,他这才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他一眼就看到了赵海,赵海就坐在他的对面看着他。

伍丁马上就站了起来,对赵海道:“师父,我已经把鬼珠推到了膻中穴那里了,接下来要怎么做?”伍丁知道,他接下来就可以修练了,而这正是最希望的,所以他现在还真的是有些激动。

看着伍丁的样子,赵海不由得微微一笑,随后开口道:“伍丁,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先让你的鬼珠吸收你身体里的阴气,昨天那鬼珠虽然吸收了不少的阴气,但是更多的是吸收的丹田里的阴气,经脉里的阴气他并没有吸收多少,你现在就是要让他吸收你经脉里的阴气。”

第三百八十九章 剑成

伍丁一听赵海说,他现在竟然还不能修练,他不由得有些失望,他毕竟还是一个孩子,有什么心事儿,全都写在脸上,所以赵海自然也就一眼就看出他的心思了,赵海不由得微微一笑道:“伍丁,你不要着急,你现在就是一个积累的过程,任何武功,都不可能一蹴而就,所以你必须要有耐心才行,事实上你比外面那些孩子的起点已经高了很多,你现在让那鬼珠吸收阴气,以后都可以化成真气反补给你,所以你不用担心,事实上如何你能把你体内的阴气,全都转化成真气的话,那你就相当于别人修练二十年的内力了,所以你的起点可是要比其它人高出太多了。”

伍丁一听赵海这么说,先是一愣,随后他不由得大喜,他马上就对赵海道:“是,师父,我马上就开始。”说完他就直接坐在那里,闭上了眼睛,开始把注意力集中到了鬼珠上,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他却突然愣住了,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利用鬼珠,快速的吸收阴气。

就在这个进候,赵海的声音突然传来道:“你要用你的精神力,慢慢的信动鬼珠旋转,只要他旋转起来,那他吸收阴气的速度就会加快,但是你要记住,不要让鬼珠转的太快,一定要在你的控制之下,每一呼息之间转动一次就可以,千万不要太快。”

伍丁应了一声,开始试着让自己的鬼珠旋转,很快他就发现,这好像是十分的困难,那鬼珠就好像样有千斤重一样,他想要推动会十分的困难,不过他并没有放弃,依然用力的推动着那鬼珠转动,那鬼珠转动的速度十快的慢,他已经不知道进行几息了,那鬼珠这才转动了起来,不过他发现,那鬼珠只在转动起来,马上就会变成另一个样子,他就开始自己转动了,而且越来越快,很快的伍丁就发现,那鬼珠的转动速度,已经超过了一息一次的速度了,他马上就让那鬼珠慢下来,这样一来,他又要用上很大的力量了。

就这样了伍丁一直控制着鬼球的转动速度,就在这个时候,赵海的声音突然传来道:“一定要注意,如果你感觉到自己的头有些晕,没有办法控制鬼珠的速度时,就直接让鬼球停下来,绝对不要不管他,让他自己随意的转动,听明白了吗?”伍丁又应了一声,把赵海的等全都记在了心里。

就在赵海教伍丁练习的时候,钱风在一次的来到了军营的匠做营里,直接就进了鲁元义的帐蓬,他到了鲁元义的帐蓬外,直接就进了帐蓬里,鲁元义正坐在书案那里办公,一感觉到有人进来,他马上就抬起了头,一看到是钱风,他就苦笑了一下道:“我就知道是你,除了你也没有别会这样进入到我的帐篷里,来,坐吧。”

钱风嘿嘿一笑道:“鲁叔,我今天就是来看看我的剑做的怎么样的,现在怎么样了?”钱风这些天可是一直都在想着自己的剑,他已经来过两次了,但是鲁元义当时都没有炼好,他只好回去了,今天这不又来了。

鲁元义看着钱风的样子,笑着道:“就知道你是为了这件事情来的,好了,昨天晚上刚刚炼制完成的,你看看吧。”一边说着一边从自己身后的书架上,拿下了一个剑匣,把剑匣直接就放到了书案上。

这个剑匣长度达到了五尺左右,而且很宽,钱风却没有管这个剑匣,他马上就兴奋的跑了过去,随后一把就打开了剑匣,就见剑匣里放着两把剑,这两把剑的造形都十分的漂亮,一黑一白两把长剑,两把剑都长达四尺左右,剑尾处带着飘带,十分的漂亮。

钱风马上就拿出那把白色的长剑,一按崩簧,直接就把长剑给抽了出来,这把长剑的剑身上,带着十分漂亮的花纹,而剑刃靠着剑柄的位西,还有一断近一尺长左右的无刃区,那里也是可以用手抓着的。

钱风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冰冻的剑身,一脸的喜色,好一会儿他这才还剑入鞘,随后把剑放到了剑匣里,接着他冲着鲁元义一抱拳道:“多谢鲁叔,你的大恩,我记下了,有机会,我一定会报达你的。”

鲁元义微微一笑道:“罢了,以后有时间请我喝两杯就好了,你去吧,对了,这两把剑几乎都是一样的,不过那白的却是跟据你的手形制做的,而那黑的,却是跟据你师父的手型的用剑的习惯制做的,你直接就拿去给你师父吧。”

钱风应了一声,又冲着鲁元义行了一礼,接着他拿起了剑匣,就转身离开了,等到他快步的回到了自己的帐蓬后,他马上就把那白剑给拿了出来,直接就挂在了自己的身上,随后把那黑剑,放在了剑匣之中,他拿着剑匣,直奔自己师父的帐篷而去了。

钱风的师父尊玉,可是军中的实权偏将,有自己的大帐的,不过钱风也经常来这里,所以自然也知道他的大帐在那里,他很快就到了尊玉的大帐外,尊玉的大帐外站着两个亲兵,而这两个亲兵,其实也是尊玉的弟子,钱风对他们也是不敢无理,他马上就冲着这两个亲兵道:“劳凡两位师兄禀报一声,钱风求见。”

那两人当然认识钱风,一看钱风拿着剑匣,他们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随后一个人转身进了大帐,不一会那人就回来了,他冲着钱风点了点头道:“进去吧,师父在等你。”钱风应了一声,冲着两人道了声谢,这才进入到了大帐里。

尊玉的大帐还是十分大的,里的摆设到是十分的简单,在大帐最里面,摆着一个书案,书案后面是一张椅子,在椅子后面就是帐篷的墙壁,在那帐蓬壁上,挂着一面大旗,这大旗的旗面是白色的,上面写着一个斗大的尊字,大旗的边上却是带着红色的牙,看起来十分的漂亮了,在书案的旁边,还放着一把剑架,那剑架上放着一把长剑,那把长剑也是黑色的,也有四尺左右长,正是尊玉的随身兵器。

现在尊玉正抬头看着钱风,尊玉对于钱风的这个弟子,其实还是十分不错的,钱风的天赋不错,而且肯吃苦,还十分的有礼貌,最重要的是,他还认识字,所以尊玉一直十分的看好了,今天一看到钱风进来了,还拿着一个剑匣,他不由得一愣,随后开口道:“小风,你手里拿着的是剑匣吧?怎么?你得到好剑了?”

说完尊玉还看了钱风的腰间一眼,一看到钱风的腰间挎着一把剑,这让他不由得有些愣住宅了,他不太明白钱风到底是什么意思,他腰间有剑,为什么手里还拿着一把剑匣?难道是得到了一把好剑,想让自己帮着看看?

尊玉是知道钱风正在寻找好剑的,所以他以为钱风身上挂着的那把剑,就是他平时用的剑,而现在他手里拿着的,是他找到了剑,所以他才会有此一问,他还真的是没有想到,钱风是来给他送剑的,因为他现在手里用的剑,已经是一件不错的兵器了,想要找到比他现在用的剑还好的长剑,还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钱风连忙冲着尊玉道:“师父,弟子前一段时间,得到一根不错的材料,是奇兽身上的一根刺,也不知道是什么奇兽的刺,但是材料却是不错,就请鲁元义将军亲自出手,帮弟子炼制了两把长剑,一把弟子自己留着用了,另一把是按照师父你的使用习惯来炼制的,请师父过目。”说完钱风上前,把剑匣放到了尊玉的书案上。

尊玉一听钱风这么说,到是微微一愣,他随后有些吃惊的看着钱风,沉声道:“竟然还给我炼制了一把剑,鲁元义那里到是有我用剑的数据,好,我就看看这把剑如何。”说完尊玉直接就把剑匣打开,看着剑匣里面的长剑。

尊玉一看到这把黑色的长剑,马上就被这长剑吸引了目光,这长剑制做的到真的是十分的不错,通体黑色,上面带着一些金制的卷云纹做装饰,看起来十分的低调,但是尊玉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了,那长剑的剑鞘用的可是上等的材料,绝对是好东西。

随后尊玉把剑给拿了起来,入手就感觉到重量正好合适,他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把剑给抽了出来,这一抽出来,他马上就感觉到了不同,他的实力要比钱风强很多,这长剑在一抽出来的时候,他就感觉到,这长剑上,竟然有一股凶戾之气,这让尊玉不由得一愣,随后他马上就知道,这长剑用的材料一定不简单。

尊玉马上就站了起来,随后他手里拿着长剑,在帐蓬里转了几圈,用手比划了两下,他不由得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把剑真的是十分的不错,比他现在用的剑还要强上不少,他十分的满意。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k4cq.dzhhyy.com

tvn5.dzhhyy.com  yi7.dzhhyy.com  vhw.dzhhyy.com  j1l.dzhhyy.com  ayf9o.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