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事儿从芷之的身能窥见一二。

他起初是以为当年的芷之跟现在的这个傻得让人厌恶的芷之一样,但仔细想想又有些不对劲。

老怪物见过的各色ěi nu多不胜数,能把难得的感情交付在芷之一人身千年不变,芷之不可能只有天真,一定还有别的优势。

而秦家人显然没有赋予芷之这一点,亦或是故意为之。

同样的,他们对老怪物的嘱托大概也是如此的,只会执行一部分。

算知道事情始末的人也没有办法以此来约束他们,因为这个实验本来也是凶险万分,稍有不慎便是差池或失败。

他们能成功,已经是难得。

堵住众人的悠悠之口是足够了。

秦名悠见霍予沉不说话,有些吃不准霍予沉到底猜到了什么。

他心里想到很多应对的法子,但最终还是忍住没再开口。

霍予沉收敛起已经要飞起来的心神,说道:“你这次找我的其他目的呢?”

秦名悠知道这个问题迟早会来,霍予沉问得他想象的更直接。

秦名悠按开座椅的一个按钮,一个小箱子从座椅下方伸了出来。

霍予沉微不可见的挑挑眉,静等着秦名悠接下来的动作。

秦名悠将小箱子拿了出来,用密码解锁后将里面的透明箱子拿了出来。

那里是一块带血的皮脂,不知道放置了多久,居然依旧没有死气,仿佛还有弹性。

秦名悠说道:“我知道你们都想要主公的血肉进行研究,这便是从他身剜下的血肉。对当今医学、药学都有显著的帮助,但秦家只是世代经商的人家,也不打算被人知道与主公、逍遥阁有什么千丝万缕的关联。我们打算本本分分的做生意,不愿招惹那些招惹不起的人。主公的血肉交由我们保管,我们也是频繁的心惊胆颤,夜不能寐。”

秦名悠说完,忍不住深吸了口气,说道:“另一方面的原因是霍董是天生的焦点,长时间逗留宁城,很快会引起他人的关注。加之芷之xiao jie的容貌又与褚总的一样,难免会引起不必要的猜测和麻烦。秦家实在是惶恐,还请霍董在解惑之后能早日离开。”

霍予沉不知道秦家人是在老怪物面前俯低做小习惯了,已经从骨子里透出一种讨好,还是秦名悠的演技太一流,把自己的位置放得如此低。

霍予沉倒不会真往自己脸贴金,认为秦名悠或他身后的秦家怵他。

他们是怵他身后的霍家,他这种游手好闲的人基本没什么可让他们三分的。

霍予沉:“我不得不承认你的说辞很让人心动,要是脑子不好使的人,被你这三言两语给忽悠走了。但,你不觉得你挑错人了吗?我与霍家从头到尾都在这个漩涡里,最后你家主公的老巢的原址发现也有我参与了一脚。我在这事儿里的举动与贡献在那个时候结束好。现在在万事尘埃落定之后,我又从不知名的地方拿出了一块你家主公的血肉。秦名悠,你这一招儿借刀杀人运用得挺不错的。”

秦名悠不动声色的笑笑,“要是面对的是别人,我自然不会如此坦诚,不会在第一次见面如此直白说出所有目的。霍董的能耐我了解。更何况……”

秦名悠说到这里,短暂的停顿了下来。

第1019章 棒槌一样的霍董

第1019章棒槌一样的霍董

霍予沉没有过多的理会他这小小的停顿。

因此,他仍然像个棒槌一样没有接秦名悠的话。

秦名悠第一次觉得跟人聊天、说话这么辛苦,怎么遇到霍予沉这么厚脸皮的主儿。

他在宁城谁见了不让他几分,客客气气的,生怕扰了他不愉快。算去了其他城市,他也没遇到说话这么费劲的人。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k1avv.dzhhyy.com

vpy.dzhhyy.com  ggca.dzhhyy.com  9dc4i.dzhhyy.com  0hf.dzhhyy.com  mc6f.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