昱琰摸了摸容瑾的头,安抚他:“乖,坐在那里等我,好么?”

知道自己的拒绝是没有用的,容瑾抿着嘴唇1,有些赌气的直接转身坐下,就是不看他。昱琰被他这孩子气的样子都笑了,又摸了一把他的头发,这才转身离开。

昱琰不知道的是,他一转身,容瑾的目光就追过去了。

游乐园有专门的长椅提供给客人休息,容瑾感觉自己身边似乎坐了一个人。不过他不在乎这些,毕竟这又不是他的,直到对方的声音响起。

“你们两个果然在一起了!”女生转过脸来,带着些意味不明的说道。

容瑾转头才发现这个人竟然是秦琪,两人只能算是校友并不怎么熟悉。昱琰客气的对他点头招呼,就转到其他地方去了,对于她的话却并不接口。

秦琪今天穿了一件白色带着绒毛的白色羽绒服,看上去显得人畜无害又楚楚可怜此刻她垂着眼眸将自己往领子毛边的地方缩了缩。她并不在意容瑾的回复,只是自顾自的说:“你们不会幸福的。”

容瑾目光一凝,这才看向她。

“现在你们关系这么好,以后呢?你想过么?”秦琪也转过头看着容瑾,“你知道他是谁么?帝国的二皇子!他以后是需要孩子,需要继承权的!你是男人,你什么都不能给他!”秦琪像条毒蛇一样恶毒的看着他。

容瑾看了他一眼,直接说道:“与你无关。再说要孩子的方式很多。”

秦琪诡异的笑着:“是啊,心虚了吧!想想看,那些顽固派会认可么?孩子是需要精子卵子的结合,你有么?以后你不还是要抚养一个带着外人血脉的孩子?呵呵,说不定那枚卵子就是我提供的呢?你说是不是?”

容瑾的目光越发冷冽,就像两柄冰做成的锥子直接插在秦琪的身上。秦琪却面不改色,依旧挂着那诡异的笑。

片刻后,秦琪移开目光,似乎是感受到周身愈发寒冷的气温,她又将自己缩了起来。“现在他喜欢你,以后呢?万一他登上那个位置,诱惑那么多,他还会喜欢你多久?就像当今圣上一样,之前说多喜欢皇后,现在不也是有了贵妃,以及其他人?那些女娇娥哪个不比你这个硬邦邦的男人好?”

容瑾不愿意深究,只是对这个挑拨离间的女人越发讨厌起来。

“呵呵,总有一天你会被抛弃的。”秦琪怨毒的目光看着容瑾,“两个男人之间谈什么爱?我等着你被留下的那天。呵呵!”

容瑾阴沉着脸,懒得与她争辩。此刻他注视着昱琰离开的地方,果然隐隐约约的看到昱琰过来了。

容瑾起身,留下一句,“你的嘴脸太丑了,我和他之间的事用不着你管。”言罢朝着昱琰走过去。

昱琰看着人过来,马上加快脚步,拿着自己买的饮料炫耀着,自始至终都没有注意到刚才和容瑾坐在同一张椅子上秦琪。

秦琪嫉妒的看着那一幕,昱琰展开的笑容是她从没见过的美好,就像一道光一样引人注目,让人不自觉的想要追随。

秦琪贪婪地看着,同时在心里不断地安慰着自己:再等等,再等等,他一定会是你的。

昱琰感受到了灼热的目光一直跟着他,他瞟了一眼秦琪的位置,随后不在意的转身,和容瑾一起离开。

容瑾一路上情绪都有些低落,尽管知道不应该搭理秦琪,但是她的话还是会造成一些影响的,抛弃那些疯疯癫癫的言论,其实剩下的还是事实。

昱琰敏锐的感觉到了对方的不快,想了一下便明白了,之前还好好地,那就是秦琪说了什么。“秦琪刚才和你说了什么?这么不开心?”

容瑾被他点破,有些惊讶,但还是摇头:“没什么。”

见他不想说,昱琰也不好强逼着他一定要讲出来,只能够更加用力的握紧他的手,坚定地告诉他:“无论别人说什么挑拨离间的话,我们只要过好我们自己就行了,相信我好么?”

容瑾猛地抬头看着他,眼睛中的寒冰渐渐化为潋滟的春水,随后在对方执着的目光中点头。

昱琰开心的和他十指相扣,笑的眉眼弯弯。

是啊,没有什么隔阂是化不去,就像冬天下的再厚的雪只要太阳出来照一照,就会自动消融,最后什么都不剩。

可是,这道隔阂真的消失了么?

游乐园一日游两人玩的不亦乐乎,各种成人项目基本都尝试了一遍,尽管没有想象中的刺激,但也能满足快乐的玩耍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jzxsig.dzhhyy.com

3203l.dzhhyy.com  fs1.dzhhyy.com  bdx.dzhhyy.com  s8mep.dzhhyy.com  ahq.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