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看陈家这样,似乎根本没想到这层面。

就在陈二嫂煮好饭后,一家人也商量出了对策,决定吃完饭全家一起去王家讨公道,最起码得把他们家的菜给拔了,不然吞不下这口气。

陈妈还在门口不停骂,也不知道是纯属撒气还是震慑谁?

反正俞锡臣是想了半天也没明白她那么使劲儿的骂是干嘛?

中午是红薯粥,熬的稀稀糊糊的,偶尔能捞到红薯块,一家子呼啦啦喝完。

陈妈一抹嘴,就准备带人去王家闹。

陈家三个儿子,又是拿棒槌,又是拿砧板,陈二哥更是连劈柴的刀都带上了。

三个嫂子也不含糊,大嫂从厨房里拿了跟木棍,三嫂则是拿着菜刀,只有二嫂还正常点,手里拿着块抹布。

俞锡臣扭过头寻陈玉娇,半天没看到她人,正奇怪着,就见她抱着已经晒干的衣服噔噔噔去了屋子里,然后没过一会儿又出来了,随即直接扛起一根粗粗的晾衣竹竿过来。

脸上还带着灿烂的笑,似乎在得意自己的聪明劲儿。

俞锡臣额角青筋下意识突突直跳,这架势,他不用去都知道要出事。

陈妈找来好几根大粗棍子,给了陈爸,还走过来要给俞锡臣。

连家里几个小辈都有份。

这是……要干什么?

打流 5瓶;YURI 2瓶;?A.baby 莓? 1瓶;

☆、第十八章 挑拨离间(二更)

俞锡臣头痛, 最后还是他那难得的责任心发现下, 在院子门口将人拦下。

“咋了女婿?是不是东西不合手?”陈妈疑惑不解。

全家人都看了过来, 陈玉娇还将头伸过来,哼哼哧哧道:“要不咱俩换换?”

这竹竿子又重又长,背着不好走路。

她心里有点后悔了。

俞锡臣都不想和她说话,扯了扯嘴角, 思索着怎么劝服他们,最后看向陈妈认真道:“妈, 我知道你们现在很气愤, 但我们还是要冷静一下。”

“这事虽然猜到是王家人干的, 但我们并没有亲眼看见,现在这样气势汹汹的找上门, 如果他们死不承认, 我们也无可奈何, 甚至可能让他们反咬一口,说我们仗着人多欺负人少。”

陈妈听了没说话,陷入沉思。

反倒是一旁的陈爸不服气, “就欺负他咋滴?不承认打到他承认!”

反正老王家都不是好东西。

“可是, 万一他们说我们是故意自己使坏, 就是为了要更多的赔偿, 那就百口莫辩了。”

“到时候要是闹到上面去,我们不占理,大伯他们一家可能也不好做人,甚至还会拖累他们, 容易吃亏。”

“老王家真不要脸!”陈爸听了气的脸红。

陈妈偏过头来瞪陈爸,“瞎嚷嚷啥呢?没脑子!”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jzdtqy.dzhhyy.com

k6sm.dzhhyy.com  5srx.dzhhyy.com  i7p5.dzhhyy.com  m8of.dzhhyy.com  9wdym.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